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89章 古德恶魔再次来袭(1)
    第1889章 古德恶魔再次来袭(1)

    P国。

    明媚阳光高挂,椰林十里飘香。

    陆卉儿穿着沙滩裙,坐在休闲椅上,宽大的墨镜为她遮挡了太过明亮的光线。

    自从她怀了身孕后,就觉得自己变得一天比一天懒惰,总想躺着歇息。

    不知不觉的,她已经怀孕差不多六个月了。

    而随着孕期的增长,她原本纤细的腰身变得越来越圆润,看上去有些大腹便便。

    不过这对高挑的她并没有太多影响,反而平添了几分孕期独有的魅力。

    陆卉儿在沙滩边坐了一会儿,有些昏昏欲睡,随手将沙滩帽往下拉了些,准备打个盹儿。

    “宝贝儿,渴了没?”

    达尔贝的声音轻柔响起,右手端着杯刚榨好的柳橙汁,送到了陆卉儿面前。

    陆卉儿拉高沙滩帽,对上达尔贝深情的眼眸,笑得格外灿烂,“忙完了?”

    “还没,”达尔贝笑着摇头,矮身坐在陆卉儿身旁,“是怕你在外面晒得渴了,才过来看看。”

    最近这几个月,达尔贝都在忙着开启王陵墓地,着急寻找能制服古德公爵的东西。

    虽然自从上次他扭断了古德公爵的脖子后,那个邪恶的存在就再也没出现过。

    但是达尔贝却从未放松过警惕,心头始终有片乌云挥散不去。

    因为他隐隐有种预感,那个邪恶的公爵,迟早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为了保护他的所爱和他的王国,他都必须将这种萌芽扼杀在罪恶的摇篮里,不给古德公爵任何作恶的机会!

    陆卉儿低头喝了口刚榨的柳橙汁,脸上的笑容越发闪亮,“好甜。”

    达尔贝伸出手指,帮陆卉儿擦掉嘴角的柳橙汁,声音格外温柔,“你喜欢就好。”

    这段日子他虽然忙得厉害,却没忽略对陆卉儿的关怀。

    眼看着陆卉儿的身形越来越笨拙,达尔贝更是小心翼翼照顾着,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捧在手心。

    凉爽的海风吹过来,拂起陆卉儿耳畔的乱发,达尔贝连忙帮她拢在耳后,“出来这么久累了吧?我陪你回去。”

    “好。”陆卉儿轻轻点头,“我还真的想回去睡一会儿,最近越来越困,马上就要变成贪吃嗜睡的小猪了。”

    达尔贝扶着陆卉儿站起来,动作格外小心翼翼,“傻瓜,那是因为我们的宝贝在成长啊,辛苦你了。”

    陆卉儿低下头,右手贴上自己已经隆起的小腹,笑容里溢满慈爱,“一点都不辛苦,我等着他的降临,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现在可不行,”达尔贝异常认真地摇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你这还早呢。再辛苦几个月,等小家伙出来,我打他小屁股。”

    陆卉儿被达尔贝孩子气的话给逗笑,“真是,好好的,为什么要打他小屁股?”

    “谁让他害你这么辛苦,等出来了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你呀,居然跟孩子置气……”

    两人并肩朝沙滩外的小路上走去,身影渐行渐远,甜蜜的低语也跟着悄然远去。

    达尔贝护送陆卉儿回到他们住的寝殿,就继续去王陵墓地督促发掘工作。

    王陵墓地坐落在P国的半山腰,气势磅礴,居高临下。

    大将军查玛正领着上百名士兵,小心翼翼清理着陵墓的入口。

    皇陵入口有九重,他们发掘了好几个月,已经打开了八道封门,眼前这道是最后一重。

    达尔贝站在门外,脸色有几分凝重,帅气的眉头悄然皱着,心里有些担心。

    之前每处封门内都藏着皇室的珍宝,却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古德公爵的记录。

    希望这最后的一重封门打开后,能够有所发现。

    “轰隆!”

    沉重的石门缓缓升起,扬起的灰尘纷纷扬扬,有些呛人。

    等石门完全洞开,大将军查玛这才恭敬地向达尔贝请示,“国王,我先进去探查。”

    “嗯。”达尔贝轻嗯了声,知道一贯忠心的查玛是不想让他去冒险。

    得到达尔贝的允许,查玛这才转身朝最后一道封门走去,高大的身影很快走了进去。

    他沉着的在封门内转了一圈,确认并没有危险,这才退出来走到达尔贝跟前,“国王,我已经确认过,里面暂时没有危险。”

    “很好,那就进去吧。”达尔贝整理了下自己的仪态,这才抬脚朝里面走去。

    之前那些封门内葬着的,都是皇室里的成员。

    唯有这第九道封门后,埋葬的是历代的国王和王后。

    达尔贝怀着沉重的心情走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双亲的棺椁。

    他恭敬地行了大礼,低声祈祷着,“父王母后庇佑,让儿臣能顺利找到能克制古德公爵的法器,护佑国运昌盛不衰!”

    诚心祈祷完后,达尔贝这才沉声吩咐一旁等待着的查玛,“仔细搜寻,这里一定有关于古德公爵的线索。”

    “是。”

    查玛不敢怠慢,立即带人在陵墓内仔细搜寻起来。

    达尔贝静默站在一旁,等待着好消息传来。

    时间在查玛他们的搜寻中悄然过去,然后直到日落西山,查玛依旧一无所获。

    达尔贝看了眼外面渐黑的天色,心里记挂着陆卉儿,吩咐查玛继续搜寻后,离开了陵园墓地。

    他带领几名随从,还没走回皇宫,远远就看到了陆卉儿痴痴守望的身影。

    “卉儿,不是让你多休息么?怎么又站在这里等我?”

    达尔贝迈开脚步来到陆卉儿身旁,一把握住她的手,“你看,手都被风吹冷了。”

    “我刚睡醒不久,闲着没事就站在这儿等你。”陆卉儿笑得眉眼弯弯,轻声问道,“是不是还没有什么发现?”

    她刚才就看到达尔贝走过来时步履消沉,猜到他一定没什么收获。

    “还好,已经有了些进展。”达尔贝不想让陆卉儿担心,岔开话题道,“对了,小家伙有没有趁我不在时踢你?”

    陆卉儿已经怀孕近六个月,胎动自然会变得越来越频繁。

    “都说了他不是在踢我,是在里面伸懒腰。”陆卉儿笑着摇头,右手拂上隆起的腹部,“宝贝,你才不舍得踢妈咪,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