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91章 他竟然惧怕卉儿腹部里的宝贝…
    第1891章 他竟然惧怕卉儿腹部里的宝贝…

    他的手腕硬生生被古德公爵给扭脱臼,明显损伤了里面的骨头。

    钻心的疼痛随机袭来,达尔贝额头瞬间蹿出密麻的冷汗。

    他咬紧牙关,顾不上痛到钻心的右手,左手握拳砸向古德公爵的咽喉。

    “轰!”

    这一拳快、狠、准!稳稳砸中了古德公爵的喉结上。

    强烈的冲击令古德公爵不得不倒退两步,他下意识摸了下自己被砸扁的喉结,声音变得沙哑不已,“我倒是小看你了。”

    “哼!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达尔贝英武地瞪视着古德公爵,眼眸杀机四起。

    古德公爵笑得猖狂,“很好,那就看到底是谁被虐杀吧!”

    话音刚落,他就以更加凌厉的攻势,朝着达尔贝扑了过来。

    达尔贝毫不相让,哪怕右手掌已经骨裂脱臼,毅然勇猛地跟古德公爵缠斗在了一起。

    两人缠斗的战场不断扩大,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唯有达尔贝身后还保持着原貌。

    因为那里站着的,是达尔贝在用生命护佑的陆卉儿!

    即便古德公爵摧毁掉整个皇宫都无所谓,他是绝对不会让古德伤害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

    陆卉儿的视线早已经被泪水模糊,她没想到古德公爵居然这么强悍难缠,心里默默为达尔贝祈祷着。

    达尔贝,你一定要赢!

    陆卉儿无声祈祷着,眼眸紧紧锁在达尔贝身上,生怕他再受到半点伤害。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陆卉儿期望的那样发展,一场硬碰硬下来,达尔贝身上已经血迹斑斑。

    当然,强悍如达尔贝都会受伤,跟他撕打的古德公爵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原本就枯瘦如柴的古德公爵身上同样满是伤痕,黑紫的血痕几乎染满了全身,腐朽的死亡气息几乎要令人窒息。

    “小子,没想到你这么难缠!”古德公爵心里早已经愤怒成焚,故意卖了个破绽。

    达尔贝浑身痛的厉害,却仍是咬牙追击着古德公爵,“少这么多废话,今天你必须死!”

    “是么?那就看谁的本事厉害了!”古德说着,虚虚朝达尔贝挥了一拳。

    这一拳令达尔贝下意识后退,古德公爵却以奇诡的姿势转身,目标赫然是另一个方向的陆卉儿!

    “卉儿,小心!”

    眼前突起的异变吓得达尔贝几乎心脏停跳,他立即奋不顾身扑了过去,以血肉之躯,牢牢挡在了陆卉儿面前。

    古德公爵狞笑着挥掌,他等得就是这个时机!

    “嘭!”

    古德公爵用尽全力,重重砸在了达尔贝的背上。

    这一掌又重又狠,当即把达尔贝和他护在怀里的陆卉儿砸得倒退好几步。

    “噗!”

    殷红的血液从达尔贝嘴角喷、射,有些甚至喷溅到了陆卉儿的脸颊上。

    温热的血液令陆卉儿吓得胆颤心惊,顾不上自己大腹便便,用力扶住身形虚晃的达尔贝,“达尔贝,你怎么样?”

    “哈哈,他马上就要死了!”古德公爵厉叱一声,趁着达尔贝刚中了自己一掌,再次扑了过来。

    眼前是个大好时机,他要趁着达尔贝受伤,趁机要了他的命!

    达尔贝被古德公爵那一掌拍中,心肺都被震得挪了位置,当即就喷出了口心头血。

    他浑身痛得厉害,却仍是敏锐察觉到了背后袭来的冷风。

    不,他一定不能让卉儿受伤!

    强烈的执念驱使着达尔贝,令他猛然转身,挥拳迎向再度扑来的古德公爵。

    “嘭!”

    达尔贝的胸膛挨了古德公爵一击重击,他同时也用拳头砸中了古德公爵的面目。

    古德公爵被达尔贝砸得当即口耳鼻淌血,狼狈地倒退了三步。

    而达尔贝也被砸得倒退两步,前胸被重拳砸断了几根肋骨,身形摇摇欲坠。

    “不,你们不要再打了!”陆卉儿早已经泣不成声,勇敢地挡在达尔贝面前,瞪视着古德公爵,“你这个恶魔,赶快离开这里!”

    “卉儿,快……躲到我身后来……”达尔贝伸手拽住陆卉儿的手臂,想让她躲到自己身后。

    此时的他浑身痛得厉害,已经虚弱到几乎拽不动陆卉儿。

    “不,我不要总是被你保护!”陆卉儿坚定地挡在达尔贝面前,瞪视着古德公爵的眼神格外坚毅,“我们是夫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好一个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既然你这么不想活,那我就成全了你,送你们一起去死!”

    古德公爵阴测测冷笑起来,踉跄着朝陆卉儿隆起的腹部扑来。

    他干枯的利爪弯曲着,似乎想要活生生剖开陆卉儿的肚子。

    不知道为什么,古德公爵十分忌惮陆卉儿那隆起的腹部,总觉得那里对他造成了莫大的威胁。

    面对穷凶极恶的古德公爵,陆卉儿毅然将受了重伤的达尔贝护在身后,紧紧闭上眼睛。

    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恐怖的古德公爵的对手,却并没有因此有半分惧怕,而是下意识想用生命保护好身后的达尔贝。

    这么久以来,都是达尔贝在保护着她。

    这一次,该换成她来守护了!

    “卉儿,让开!”

    达尔贝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胆颤心惊,他宁愿自己死在古德公爵的利爪下,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受到半点伤害。

    被吓到心跳骤停的达尔贝用尽全力将陆卉儿往自己身后拽,然而古德公爵风一般扑了过来。

    他狰狞的黑爪已然逼近陆卉儿耸起的腹部,下一秒几乎就要划开她的肚皮。

    “不!不要!”

    达尔贝又急又恼,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拽回陆卉儿,索性用自己的头狠狠撞向古德公爵。

    他的右手早已经脱臼,左手也被重伤到使不出太多力气。

    好在他的头还能自由活动,这一次,达尔贝卯足了所有的力气,想要与古德公爵来个玉石俱焚!

    “砰!”

    就在达尔贝毅然豁出去性命不要时,一道光骤然自陆卉儿腹部亮起。

    这道光耀眼明亮,划开了黑沉的夜色,直直刺向古德公爵的双眼!

    “啊——!”

    古德公爵被这道光晃得看不清任何东西,挥出的利爪没了方向,奇诡地刺入了自己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