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血玉出现……

    他的手指尖锋利异常,顺利切入自己的腹部,发出沉闷的血肉声。

    钻心的疼痛自古德公爵小腹蹿起,他的双眼又看不到任何东西,仰头发出凄厉的叫声。

    凶残多年的古德公爵从来没有吃过这种闷亏,他狼狈地抽出刺入自己小腹的利爪,茫然挥舞着,“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失去视线的古德公爵不知道,达尔贝早已经因为刚才的竭尽全力,力竭昏厥了过去。

    陆卉儿无力地拥着达尔贝,小声啜泣着,将整个背部都暴露给了古德公爵。

    她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就算死,也要跟达尔贝死在一起!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

    古德公爵仍在凄厉怒吼着,狰狞的利爪上布满了黑紫的污血,正随着他的挥舞点点滴落。

    陆卉儿小声啜泣着,紧紧拥着怀里重伤昏迷的达尔贝,“达尔贝,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她的哭泣声被看不到东西的古德公爵给捕捉到,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恶狠狠朝着陆卉儿扑了过来。

    “咚!”

    残暴扑来的古德公爵并不知道,有道光犹如透明的防护罩,牢牢将陆卉儿和达尔贝护在了里面。

    而古德公爵那一扑,准确扑在了那道透明的防护罩上,被狠狠反弹了出去!

    “啊——”

    看似凶狠暴戾的古德公爵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犹如苍蝇般被防护罩弹飞到半空中,重重跌落在地。

    “咚!”

    古德公爵狠狠坠落在地,硬是将坚硬的地面砸出半尺深的坑洞。

    这一摔极重,几乎将古德公爵的灵魂给摔出窍,也令他原本被耀眼的光刺道看不清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

    古德公爵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断裂了,他挣扎着从坑洞里爬起来,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再度朝着陆卉儿和达尔贝扑了过去。

    他不甘心!

    那个不识好歹的达尔贝,还有那个孕妇,他都要捏死他们!

    古德公爵杀机满满,还没等扑到陆卉儿跟前,眼睛却愕然瞪大了起来。

    他看着笼罩在达尔贝和那名孕妇前面的那道透明的光罩,不敢置信地打了个寒噤。

    “不可能的,不会的,这根本不可能!”

    眼前的防护罩散发着柔和的光,宛如道肥皂泡般透明,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

    可是这样柔和的光,却令古德公爵想起了被自己撕下的半张人皮卷。

    “血玉,血玉……不可能!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古德公爵满脸的惊诧,甚至忘了满身伤痛,踉跄来到那道透明防护罩前,迟疑地伸出手指。

    他干枯的手指缓缓逼近那道透明防护罩,随着距离的拉近,古德公爵惊诧的发现,他的手指端居然凝结了肉眼可见的霜雪。

    刺骨的冰寒自被冻住的指尖往古德公爵体内扩散,他宛如被电击般往后跳去,疯魔了般拔地而起,“不可能!那不可能是血玉!”

    古德公爵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就这么冲上半空中,很快消失了身影。

    整个皇宫早已经因为他刚才的肆虐,变得一片狼藉,几乎片瓦不存。

    陆卉儿对古德公爵的离开一无所知,只紧紧拥着昏厥过去的达尔贝,眼泪长流不已,“达尔贝,无论生死,我都会跟你在一起。”

    等黑风退散,闻讯赶来的查玛大将军才姗姗赶来。

    他看着已然变成废墟的皇宫,恭敬跪在了陆卉儿的脚下,“王后,请允许我护送国王回寝殿。”

    说来也怪,那道庇佑着陆卉儿和达尔贝的光罩在查玛大将军到来时顷刻间消失。

    它似乎知道危机已经解除,悄无声息地敛去了踪迹。

    查玛和他身后的侍卫们并没有发现那道透明光罩,只恭敬跪在陆卉儿脚下。

    陆卉儿被查玛的呼声喊回神,下意识茫然四顾,这才发现,古德公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一脸庆幸地看向查玛,低声说道,“好,你帮我把达尔贝送回去,他很累,需要好好睡一觉。”

    “是,王后。”

    查玛恭敬来到达尔贝面前,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刚才在半山腰忙碌着挖掘王陵,就听到手下说有几名随从被怪异的黑风卷了过来,摔在了王陵前的空地上。

    查玛立即赶了过去,听到一名重伤的随从说了经过,立即果断停止发掘工作,带着人手匆忙赶来了皇宫。

    一路上,查玛都做好了要跟那个邪恶的古德公爵打一番恶战的准备。

    查玛知道古德公爵十分难缠,却没想到他们的国王受了那么严重的伤!

    眼前的达尔贝浑身血迹斑斑,显然受了很重的伤。右手手腕更是软绵绵下垂着,一看就脱了臼。

    “你们几个小心些,别加重了国王的伤势。”查玛命令身后的随从小心挪动达尔贝,然后才恭敬地扶住大腹便便的陆卉儿,“王后,我送你回去。”

    “嗯,我要跟达尔贝在一起,无论生死。”陆卉儿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达尔贝身上,早已经遗忘了外界的一切。

    她只顾着喃喃倾诉自己的心意,宁死也不愿跟达尔贝分开。

    查玛是个铁血铮铮的汉子,看着眼前的一幕,为陆卉儿和达尔贝坚贞不渝的感情动容,微红了眼眶。

    他小心翼翼扶着陆卉儿回了寝宫,达尔贝则被侍卫们抬了回来。

    “达尔贝,达尔贝……”陆卉儿泪眼婆娑地看着满身伤痕的达尔贝,心疼地快要死去。

    查玛不敢耽误,立即吩咐侍女们将皇宫的医官请过来,为昏厥的达尔贝诊治。

    医官很快拎着药箱赶来,小心翼翼帮达尔贝处理身上的伤口,擦拭掉的鲜血染红了十几盆清水。

    陆卉儿心疼地看着满身伤痕的达尔贝,眼睛早已经泪水涟涟变得红、肿不已。

    “王后,请你暂时回避一下,我要为国王接骨。”医官有些不忍心地看向陆卉儿,不想让她看到这么残忍的一幕。

    陆卉儿却坚定地摇头,“不,我要留在这儿陪着他。”

    她不知道达尔贝什么时候会醒来,只是想让他睁开眼睛,第一个就能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