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3章 达尔贝昏迷…

    见陆卉儿坚持,医官不再多说什么,低头帮达尔贝那松垮下垂的右手掌接骨。

    “咔嚓。”

    脱臼的手掌应声接上,昏迷中的达尔贝却没有任何反应。

    陆卉儿的心痛得厉害,她宁愿看到达尔贝因为疼痛皱眉,也好过他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样的他看上去,就像随时都会离她远去似得……

    皇宫内乱成一团,陷入了风雨飘摇,如今达尔贝又昏迷着,令陆卉儿整个人陷入茫然无措中,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医官身上,急切问道,“他什么时候才会醒?”

    医官立即跪在地上,表情诚惶诚恐,“王后,国王的伤势太重,小臣也不知道……”

    “好了,我知道了。”陆卉儿生怕从医官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连忙阻止了他,“他一定会醒来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下去。”

    医官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谦卑地跪在地上。

    他从医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重的伤势。

    甚至刚才为国王接骨时,那种钻心的疼痛都没能令达尔贝醒来,可想而知他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

    至于达尔贝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医官真的半点把握都没有。

    他甚至有些怀疑,国王还能不能够醒过来?

    不过这种猜测,就算打死医官他也不敢多说,只是尽职地帮达尔贝医治着。

    至于最后的结果,只能交给天意了。

    夜色越来越深沉,皇宫内却喧闹成一团。

    大将军查玛正率领着手下打扫着狼藉的宫殿,努力收拾残局。

    唯有达尔贝和陆卉儿住着的寝殿一片宁静,里面亮着幽幽的灯光。

    陆卉儿坐在达尔贝旁边,伸手轻抚着隆起的小腹,双眼心疼地凝视着人事不省的达尔贝,低声喃喃着,“老公,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和孩子都在等着你苏醒,我们需要你。”

    达尔贝静静躺着,帅气深邃的眼眸紧闭,五官优雅俊朗,就像沉睡的王子。

    只是他的沉睡,却揪住了许多人的心,令他们坐卧不安。

    大殿外,收拾着残局的侍卫们低声议论着,脸上满是担忧。

    “没想到那个可怕的什么公爵居然还没死?而且又疯狂地找了过来。”

    “他好像叫古德公爵,当时你不在场,不知道场面有多吓人。”

    “说得好像你在场似得,我就知道咱们有几名兄弟被那个公爵的黑风卷走,摔成了重伤,唉!”

    “是啊,就连咱们的国王都受了重伤人事不省,如果那个恶魔再找过来,可怎么办才好啊!”

    “谁知道呢,咱们可没有国王那么厉害的本事,只能任他宰割了。”

    这些侍卫们越说越心凉,手里打扫的动作跟着慢了下来。

    在未知的恐惧面前,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自保。

    就连他们一向敬重的国王都不是那个古德公爵的对手,又何况平凡的他们呢?

    大将军查玛注意到侍卫们的交头接耳,立即阔步走了过来,威严地扫视了他们一眼,“你们在瞎议论什么?”

    侍卫们立即缩起肩膀,停止了议论,“回将军,我们没在议论什么。”

    “没有就最好,如果被我发现有人撒播谣言,想要动摇人心,结果你们是知道的!”查玛厉声呵斥了几句,确认侍卫们不会再乱议论,这才转身朝达尔贝的宫殿走去。

    其实刚才侍卫们的议论声,查玛听了个一清二楚。

    可是眼下他们的国王确实受了重伤,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暂时堵住悠悠众口。

    只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果眼前的局面得不到改善,国王始终不能够清醒,到时候恐慌就会像瘟疫一样散播开来。

    查玛人高腿长,很快来到达尔贝的寝宫,恭敬站在门外,“王后,查玛想要看看国王。”

    陆卉儿轻柔的声音很快从寝殿内传出来,“可以,进来吧。”

    查玛这才走了进去,看到陆卉儿红着眼圈守在达尔贝床边,心跟着凉了几分。

    刚才过来的路上,查玛都在期许着,能看到他们的国王复健如初。

    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只是奢望……

    查玛静默地站在一旁,看了眼始终昏厥着的达尔贝,又看了眼脸色苍白的陆卉儿,良久才小声说道,“王后,请不要担心,国王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陆卉儿轻轻点头,语气格外笃定,“是的,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如果换了普通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一定非常危险。

    但是达尔贝的体质,跟普通人根本不一样啊!

    所以陆卉儿坚信,他一定能够醒来!

    查玛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又站了一会儿准备告辞,“王后,你只管转心照顾国王,外面的事情小臣会暂时帮国王处理。”

    “辛苦你了,查玛。”陆卉儿知道查玛对达尔贝格外衷心,微微冲他点头表示感谢,“谢谢你。”

    查玛立即单膝跪地,右手握成拳放在心口的位置,谦卑低下头,“王后,能够为国王分忧解难,是小臣莫大的荣幸!”

    陆卉儿并不太懂这些宫廷礼节,不过却像达尔贝一样信任着查玛,“一切就拜托你了。”

    查玛再次行了礼,这才无声离开了寝殿,留下满脸哀愁看着达尔贝的陆卉儿。

    夜色越来凝重,陆卉儿心里记挂着达尔贝,压根没有半点睡意。

    她坐在达尔贝身旁,伸手跟他十指相扣,感受着他冰冷的温度,心如刀绞般疼痛。

    之前她为达尔贝注射了能够改善他体温的试剂,他的体温明明都渐渐恢复了。

    可是现在,又变得像冰块一样冰冷……

    “没事的,达尔贝,你告诉我,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陆卉儿哽咽着喃喃,泪珠早已经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接连滚落。

    那些炙热的泪珠自她脸颊跌落,砸在达尔贝的手背上,很快打湿了一片。

    然而,达尔贝依旧无动于衷地躺着,没有半点反应。

    寝宫内依旧一片沉寂,查玛离开大殿没多久,却被一帮大臣给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