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4章 不离不弃…

    看着那些神情慌乱的大臣,查玛不等他们开口发问,就猜出了他们的目的。

    不过查玛并没有出声,而是心知肚明地看着这些朝臣,眼神冷冽如霜。

    “将军啊,国王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等得是心急如焚啊!”

    “是啊,我们几次想要进去探望,都被将军的手下给拦了下来,这……这是为了什么啊?!”

    “将军,国王是不是病得很严重,所以才不允许我们探望?“

    “对呀对呀,听说打伤国王的是那个恐怖的古德公爵?等下如果他卷土重来,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才好?”

    面对群臣们的询问,查玛将脊背挺得笔直,中气十足道,“国王只是受了点轻伤,你们不要瞎猜。至于古德公爵的事,国王已经吩咐下来,让我们继续发掘王陵,尽快找到能克制那个恶魔的法器。”

    听查玛说得这么笃定,群臣们虽然心里依旧疑惑不解,却没谁再敢提出疑问。

    “既然如此,请将军快些发掘王陵吧!我们大家的安危都维系在你身上了!”

    “是啊将军,既然国王只是受了轻伤,我们就可以放心退下了。”

    “还请将军加紧发掘进度,尽快找到能克制那个恶魔的法器。”

    群臣们又说了些恭维的话,这才各自散去。

    查玛目送他们离开,正准备也跟着离开,却看到掌管皇家书库的书记官洛克并没有离开。

    洛克刚才并没有像那些朝臣们询问查玛,只是静默地站在一边。

    直到那些朝臣们纷纷离开,他这才定定看向查玛,轻声说道,“国王他受了重伤,对么?”

    查玛性格粗糙刚毅,待人接物都豪爽洒脱,性格彪悍威武。

    唯有在洛克面前,他总觉得自己做不到中气十足。

    每次洛克那双狐狸似得眼睛看向他时,查玛都觉得自己无所遁形,仿佛所有的想法都被洛克给看透了似得。

    就像这次,也是一样。

    查玛试图像敷衍那些朝臣一样,说国王达尔贝只是受了些轻伤。

    可是当他看到洛克那双清明如星的眼睛,刚才还信口拈来的谎话,却一下子梗在了嗓子眼。

    “呃……”

    “不用吞吞吐吐,你知道的,我跟他们不一样。”洛克朝查玛走近了两步,原本高挑的他到了查玛跟前,足足矮了大半个头。

    明明洛克远没有自己高大,查玛却觉得自己的气势瞬间矮了下来。

    他有些心虚地别过头,不去看洛克那双晶亮的眼眸,“还好,只是受了伤,需要时间休养。”

    洛克抿唇浅笑了下,眼眸里是了然一切的光,“查玛,我想你需要跟我去个地方。有一个人,能够令国王醒来。”

    看着笑得如同狐狸似得洛克,查玛仍是觉得有些发虚,“去……去哪儿?”

    “堂堂查玛大将军,难道还怕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记官不成?”洛克朗笑出声,“去见我的恩师,是他让我来请你过去的。”

    查玛原本有些局促的表情这才平静下来,他是知道洛克的师父艾布特的。

    艾布特是P国有名的巫师,不过已经隐退多年,早就不问世事。

    查玛只是没想到,艾布特居然会是洛克的师父。

    “他是你师父?”查玛性格直爽,心里想到这儿,当即就问了出来。

    洛克笑着点头,“这可不能假冒,走吧,查玛大将军。”

    看着明明举止落落大方的洛克,查玛总有种自己上了圈套的感觉。

    尤其是当他看到洛克笑得灿烂的脸,总令他想起诡计得逞的坏狐狸。

    查玛犹豫了下,想到洛克的人品是举国皆知的磊落,自己根本没必要惧怕,就索性答应下来,“好!”

    洛克满意地点头,伸手示意查玛跟他并肩,“这边。”

    查玛并没有立即跟上,而是跟洛克错开了半步。

    这个明明手无缚鸡之力的洛克,总令他有些抗拒。

    虽然他自己都弄不明白,这种抗拒源自哪里。

    文弱的书记官洛克,和威武的大将军查玛一前一后离开了皇宫。

    宫门外停着洛克的私家车,是辆宝蓝色的敞篷跑车。

    洛克拉开车门,“大将军,请。”

    查玛有些嫌弃地看着造型优雅的敞篷车,他的座驾是粗犷风的悍马,真怀疑这造型优雅的小车会不会被他给压垮。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想到国王达尔贝仍旧昏迷着,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到底是硬着头皮坐了上去。

    洛克等查玛坐稳,这才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他虽然看着文弱,开车却异常彪悍,速度疾如闪电,很快载着查玛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而被车子远远甩在后面的皇宫,依旧灯火通明,静寂无声。

    夜色越来越深,陆卉儿依旧没有半点睡意,执着地握着达尔贝的手,默默等待着他醒来。

    浓重的阴云在皇宫西北风笼罩着,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席卷而来……

    ————————

    F国的夜同样沉静似海,稀拉拉的星辰镶嵌在弯弯的月儿旁,洒下稀疏的银辉。

    陆家别墅内,安琪拉早已经入睡,却明显睡得不安稳,有些翻来覆去。

    一贯浅眠的陆少华被吵醒,下意识拥住安琪拉,嘴里半梦半醒嘟囔着,“乖,我在呢,做个好梦。“

    如果换成以前,只要陆少华的声音响起,安琪拉就会沉沉睡过去。

    然而今晚却明显不同,陆少华的怀抱并没有令安琪拉安眠,她的眉头反而越皱越紧,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悲伤。

    “卉儿!卉儿!”

    安琪拉挥舞着双手,猛地挣脱陆少华的怀抱,等睁开眼睛才知道,自己是做了噩梦。

    陆少华跟着坐起来,一脸关切地问道,“怎么?是不是做了噩梦?”

    安琪拉满额头都是汗珠,心有余悸地点头,“是啊,我梦到了卉儿,她挺着大肚子走在悬崖边上,我怎么喊她都不理我。”

    “没事,这都是梦而已,是反的。”陆少华连忙抽出纸巾帮安琪拉擦汗,小声安抚着她,“你肯定是想卉儿了,不如改天我带你过去看她,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