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陆少华来了(1)

    安琪拉仍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回过神来,眼里甚至泛起几丝泪花。

    她膝下只有陆卉儿这一个独女,娇惯着像公主似得养大,最后却仍是违逆不过,任由陆卉儿嫁去了P国。

    山高路远的,就是有个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安琪拉也无法尽快得知。

    这也是当初安琪拉和陆少华持反对意见的原因,他们不在乎女儿能不能守在他们身边,只担心宝贝女儿受了委屈,不能够及时知道。

    “好啦好啦,梦都是反的,赶紧再睡一会儿,这天还没亮呢。”陆少华轻声劝道。

    然而安琪拉想到刚才的噩梦,心里怎么都不安稳。

    她犹豫了下,征询着陆少华的意见,“不行,我这心里很不踏实,总觉得卉儿遇到了什么困难。这样,我打个电话给她。”

    说着,安琪拉就伸手去捞自己的手机。

    然而她的手刚摸到手机,就被陆少华给阻止了。

    “现在天还没亮,你这会儿打过去,反而会害得卉儿担心。再等会儿吧,至少等天亮以后。”陆少华说着看了眼时间,“现在才凌晨四点,卉儿那边也才刚刚早上七点钟,说不定她还没起床,不要吵她睡觉。”

    安琪拉想到陆卉儿有着身孕,确实会嗜睡些,说不定这个时候还没醒来,就只好无奈地点头,“好吧,等到天亮。”

    陆少华不想让安琪拉这么紧张,伸手帮她捏着肩头,“你呀,就把心给放宽,卉儿不会有什么事的。虽然我不太喜欢达尔贝那个家伙,不过他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有他在,卉儿怎么可能会受委屈呢?”

    安琪拉想到达尔贝对陆卉儿的疼爱,赞同地点点头,“好吧,希望只是我想多了。”

    “当然是你想多了,乖,再睡一会儿。等天亮了,咱们再给卉儿打电话。”陆少华拥着安琪拉躺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哄她入眠。

    有了陆少华的安抚,安琪拉那颗担忧的心这才逐渐宁静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和陆少华不知道的是,远在P国的陆卉儿并没有赖在床上,而是守在达尔贝床边,一夜未眠。

    七点钟的P国早已经旭日东升,灿烂的晨曦从窗口、射入宫殿内,落下一抹金灿。

    陆卉儿挺着大肚子坐在达尔贝床边,手掌始终与达尔贝十指相扣。

    她等了整整一夜,无数次期望着下一秒达尔贝就能够睁开眼睛,然而最终都落了空……

    一旁站立的侍女实在看不过去,小心翼翼说道,“王后,你已经熬了整整一夜,要不要去休息下?”

    “不用,我不累。”陆卉儿轻轻摇头,低头看向仍在昏迷中的达尔贝,眼神痴情不已,“我想等他醒过来,看到的第一眼就是我。”

    侍女犹豫了下,壮胆劝道,“可是你怀着身孕,这样下去身体承受不住啊。”

    “没关系,我相信宝宝肯定能够理解我的心情。”陆卉儿说着,右手贴上自己耸起的腹部,低声喃喃着,“是不是宝贝?你也跟妈咪一样,在等着爹地醒来吧?”

    陆卉儿的话音落下,她的肚皮就轻轻动了下,似乎里面的宝宝在回答她的问题似得。

    “我就知道,我的宝宝肯定能够理解妈咪的。”陆卉儿欣慰地笑了,原本晦暗的心情因为胎动变得晴朗了几分。

    “王后,你就算不休息,多少也吃些东西吧。”侍女不敢再劝她回去睡觉,而是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了过来,“你不饿,小王子总是需要营养的啊。”

    陆卉儿实在没什么胃口,可是想到侍女说的有道理,只好勉为其难吃了些早餐。

    侍女看着只吃了小半碗的陆卉儿,耐心劝着,“王后,多少再吃一点吧?”

    “真的吃不下去了,撤下去吧,饿了我再叫你。”陆卉儿挥挥手,示意侍女退下去。

    “是。”侍女不敢再多说什么,端着根本没动几筷子的早餐退了下去。

    “等一下,帮我打一盆温水过来。”陆卉儿出声喊住快要走出宫殿的侍女,声音温柔似水,“他爱干净,我帮他洗下脸。”

    “是。”侍女屈膝退下,没一会儿就端了盆温水过来。

    陆卉儿拧干毛巾,小心帮达尔贝擦拭着脸庞,低声喃喃着,“快睁开眼睛哦,不然我就要帮你洗脸了,洗不干净不能怪我。”

    她心里希冀着达尔贝能睁开眼睛,调皮地冲她眨眼,可是希望到底是落了空。

    眼前的达尔贝始终紧闭着双目,像睡着了似得无动于衷。

    陆卉儿心里扬起抹无声的叹息,仔细帮达尔贝擦拭脸庞,动作格外的温柔。

    等她帮达尔贝清洗干净,这才满意的将毛巾放入水盆,“拿下去吧。”

    “是。”侍女端走了水盆和毛巾,屋内再度变得静寂起来。

    陆卉儿看了眼窗外越来越灿烂的朝阳,笑着冲达尔贝低语,“快起来啦懒猫,太阳都晒屁股了。”

    “我知道你最近很累,特别想休息会儿。不过你要答应我,等睡够了,一定要赶紧醒过来啊。”

    “你看,我们的宝宝也在等着你醒来,都踢了我好几次呢。”

    陆卉儿低低的独语在宫殿内响起,引得守在殿门外的侍卫跟着红了眼眶。

    他们知道国王和王后感情深厚,却没想到王后却这么重情,怀着身孕都要整夜守着国王。

    日头越升越高,阳光格外明媚。

    就在这时,陆卉儿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有些茫然地将手机掏出来,不知道这时候谁会打电话过来。

    等看清了屏幕上的备注,倍感无助的陆卉儿瞬间有些哽咽,摁下了接听键,“妈咪?”

    “卉儿!有没有想妈咪啊!”安琪拉的声音从电话听筒内响起,一如既往的爽朗清脆。

    安琪拉从半夜惊醒后,就怎么都睡不安稳。

    好不容易熬到那边天亮了,就赶紧拨了陆卉儿的电话。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卉儿鼻头都跟着红了。

    她轻捏了下酸涩的鼻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想。”

    虽然陆卉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却仍是被安琪拉听出不对来。

    “卉儿,你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是不是哭过?”安琪拉顿时着急起来,“你快告诉妈咪,是不是达尔贝那个混蛋小子欺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