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 陆少华来了(2)

    听到安琪拉提起达尔贝,陆卉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妈咪,达尔贝他……他……”

    “他到底怎么了?那个混蛋,如果敢欺负你,妈咪现在就冲过去,把他给剁了喂狗!”

    安琪拉是个急性子,早已经气得柳眉倒竖,握着电话在屋里来回打转起来。

    “不是,妈咪,达尔贝他没有欺负我,是他受伤了。”陆卉儿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情绪崩溃起来就再也控制不住,哭着说出自己心里的担忧,“妈咪,我好怕……我好怕他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呜呜呜……妈妈……我该怎么办?”

    听到电话里陆卉儿的哭声,安琪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就知道,自己凌晨时的噩梦是不好的预兆!

    “不哭不哭,卉儿不哭啊!妈咪和爹地这就飞过去,你先告诉妈咪,达尔贝到底怎么受伤的!”

    安琪拉是知道达尔贝那怪异的体质的,她有些不敢想象,强悍如达尔贝居然也会受伤,而且是昏迷不醒?!

    “他被一个叫古德公爵的给打伤了……妈咪……那个公爵不是人,好可怕……”陆卉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只见过一面的古德公爵,“他长得就像魔鬼,身上根本就没有活人气息,是个真正的吸血鬼!邪恶又残暴!”

    安琪拉光是听陆卉儿描述,就一阵的心惊胆战,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宝贝女儿看到那种邪恶的东西时,又是怎样的惧怕!

    现在就连体质怪异的达尔贝都被打得昏迷不醒,自己的女儿到底过着怎样担惊受怕的日子?

    “卉儿,你先告诉妈咪,你有没有受伤?!”安琪拉心里担心着陆卉儿的安危,“我马上就和你爹地带人飞过去,你耐心等我们几个小时。”

    “妈咪,达尔贝把我保护的很好,他就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现在就担心他醒不过来,妈咪,我好怕,真的好怕。”

    “不怕,达尔贝的体质那么强悍,一定可以快速恢复的。”安琪拉一边安抚着哭泣不已的陆卉儿,一边冲到客厅,冲着正在喝茶的陆少华怒吼,“赶紧带上人和家伙,咱们飞去P国。”

    陆少华被满脸着急的安琪拉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飞去P国?卉儿她真的出了事?”

    “不是卉儿,是达尔贝,他被吸血鬼打伤昏迷不醒,卉儿现在正六神无主,你倒是快去准备啊!”安琪拉怒吼完陆少华,这才低声安抚着听筒内的陆卉儿,“卉儿不怕,达尔贝他一定会没事的,妈咪和爹地现在就赶过去,这些都会过去的。”

    听着妈咪的安抚声,陆卉儿心里好受了许多,“嗯。”

    “没事的宝贝,这些都是人生中必须经历的波折,都会过去的。”安琪拉耐心安抚着自己的女儿,“你不要挂电话,妈咪陪你聊一会儿。再过两个小时而已,妈咪就能赶到你身边了。”

    “嗯,妈咪,我想你……”

    ————————

    经过安琪拉火急火燎的催促,陆少华带人直接开着军用直升机,只用了两个小时就飞到了P国。

    几十架军用直升机直接停在了皇宫外,差点引起民众们的恐慌。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跟着陆少华从直升机下来的,全副武装的军人时,更是吓得议论纷纷起来。

    “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当兵的?该不是要打仗吧?”

    “谁知道呢?看,这些大兵都带着武器,难道真的要打仗?”

    “听说我们的国王受伤了,他们该不会趁机想要偷袭咱们的吧?”

    “偷袭就不会大白天飞过来了,天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总不会是来抢咱们王后的吧?”

    “闭嘴吧你,这话给国王听到,你全家的脑袋都不够砍得!”

    陆少华牵着安琪拉的手站在飞机口,看着满脸恐慌的P国百姓,高声说道,“大家请放心,我是你们王后的爹地,我们并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维护你们P国的安全!”

    “天呐,居然是王后的父亲!”

    “原来是国丈大人,长得可真是英明神武啊!”

    “他身旁的那位是国母大人吧,长得跟王后简直一模一样啊!”

    “太好了,咱们P国有了这些军人的守护,会更加安定富强。”

    就在百姓议论不停时,一辆敞篷跑车停在了人群前方。

    车门被推开,书记官洛克和大将军查玛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们昨晚去了巫师艾布特那里,回来的半路上接到了王后的电话,就直接赶了过来,特意迎接陆少华和安琪拉。

    对于陆少华带来的军人们,查玛十分感激,再没有谁比他更能够明白,在这样风雨飘扬的时刻,强有力的后援是多么的重要了!

    “国丈,国母,P国人民热烈欢迎你们的到来。”查玛和洛克异口同声,欢迎着陆少华和安琪拉的到来。

    他们的话音刚落下,围观的百姓们齐刷刷鼓掌起来,齐声呐喊着,“国丈国母,P国欢迎你们!

    陆少华落落大方点头,“嗯,请带我们去王宫,我想见到我的女儿。”

    安琪拉跟着点头,心早已经飞到了陆卉儿的身边。

    他们之前知道陆卉儿是王后,却没想到他们的到来,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

    可想而知,他们的女儿平时有多么的受爱戴。

    “国丈,国母,请跟我来,这边请。”

    查玛在前方开路,指引着陆少华和安琪拉朝王宫内走去。

    陆少华点点头,握着安琪拉的手跟在后面并肩前行。

    在他们的身后,是百十名手持最新型枪械的军人,他们步伐整齐,气势如虹。

    在查玛的带领下,两人很快来到王宫,直接走进达尔贝住宿的寝殿。

    “卉儿!”

    安琪拉思女心切,还没走进门,就高声喊着陆卉儿的名字,快步朝大腹便便的她小跑了过去。

    陆卉儿自从接到安琪拉的电话后,就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这会儿听到安琪拉的呼唤,脸上瞬间绽放出抹笑容,捧着肚子朝安琪拉碎步走了过去,“妈咪,你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