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这是达尔贝的劫难…

    “慢慢走,小心点,别颠坏了孩子。”安琪拉连忙加快脚步跑了几步,赶到陆卉儿跟前,扶住了她的手臂,“你呀,都已经七个月了,就不知道注意身体。以后走路必须小心谨慎,不能迈大步知道吗?”

    “嗯。”陆卉儿乖巧点头,伸手拥住自己的妈咪,声音已经带了哭腔,“妈咪,我好想你。”

    “乖,妈咪也想你。”安琪拉轻拍着陆卉儿的肩头,“可怜的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母女俩相拥低泣,一旁的陆少华心里低叹了声,看向躺在床上的达尔贝,“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来?”

    陆卉儿连忙擦掉眼角的泪痕,抽泣着回答,“宫里的医官也说不清楚……不知道他多久才能醒来。”

    看着身形笨拙的宝贝女儿,陆少华紧紧皱起眉头,“身为医生,怎么能判断不了病情呢?幸好我来时特意带了专家,还是让他给达尔贝诊治吧。”

    陆少华带着安琪拉飞抵P国之前,特意邀请了几名医术闻名的医生,就是专门为了解决眼前这种情况。

    如果说是基因突变的人类他还相信,压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吸血鬼,简直是无稽之谈。

    陆卉儿早就因为达尔贝一直无法醒来揪心不已,这时听到陆少华专门带了医生,连忙点头,“好,爹地,你快让他们给达尔贝诊治下吧!”

    “嗯。”陆少华点点头,挥手命令自己身后的士官,“去把那几名医生请过来。”

    士官立正敬礼,转身走出寝宫,没一会儿就带来了几名医学专家。

    “这位就是我的女婿,麻烦各位了。”陆少华有礼貌地冲专家们点点头,简单介绍了下达尔贝的身份。

    专家们不敢怠慢,立即认真地为达尔贝进行各项检查。

    然而他们忙碌了大半个小时,最后却茫然摇头,“这……我们已经尽力,实在是找不出他昏迷不醒的根源……”

    陆少华瞬间来了火气,当场暴跳如雷,“身为医生,居然找不到原因?这简直是对你们身份的侮辱!”

    几名专家羞愧地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陆少华说得并没有错,身为声名赫赫的医学专家,却找不出病人的病症,确实是对他们身份的莫大羞辱。

    陆卉儿原本还抱着几分期待,这会儿也只能无奈地摇头,“爹地,这不能怪他们,达尔贝他是被吸血鬼给打伤的,我们这里的医官也是束手无策呀。”

    “不要跟我提什么吸血鬼,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明明是他们医术不够,才胡乱编造的说辞。”

    陆少华火大地来回踱步,“把他们,还有你们的医官都关起来,直到找到能令达尔贝醒来的办法为止!”

    他就不信了,不给这些庸医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会尽心尽力的!

    “你在这儿耍什么威风?快闭嘴吧!”安琪拉不满地拽了下陆少华的衣袖,这才扭头看向陆卉儿,“卉儿,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陆卉儿眼睛红肿的厉害,眼神幽怨不已。

    如果有能够令达尔贝醒来的办法,她又怎么会无助地等下去呢?

    不过这句话陆卉儿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无声摇摇头。

    就在这时,书记官洛克冲陆卉儿行了个礼,“王后,我的恩师早已经通过占卜预测到了今天的一切,他或许有办法……”

    “真的?”不等洛克说完,陆卉儿就欣喜地走到他面前,“那快把他请过来,我需要他的帮助。”

    洛克却面有难色地摇摇头,“王后,自从我恩师归隐后,就从没有走出过他的那间茅屋。”

    “没关系的,我可以去请他,麻烦你带我过去!”陆卉儿眼里满是希冀的光,只要能够让达尔贝醒来,别说是让她去茅屋拜访,就是让她住在那里她都愿意!

    站在洛克身旁的查玛却有些犹豫,“王后,你身份尊贵,怎么能屈尊降贵去艾布特那里?”

    陆少华也明显持反对意见,“搞得神神秘秘的,一看就是江湖骗子,根本不能相信。”

    面对两人的反对,陆卉儿笑得风轻云淡“不,只要他能令达尔贝能醒来,我就愿意去尝试。”

    查玛犹豫了下,提出早已经憋了好一会儿的疑问,“可是艾布特住在半山腰,山路崎岖颠簸,王后又怀着身孕,你确定要让王后亲自过去?”

    昨晚查玛已经跟着洛克去了趟艾布特那里,两人本想将艾布特请到皇宫里面来。

    可是无论查玛和洛克怎么央求,都没办法说服固执的艾布特,只好无奈地折返。

    查玛对性格古怪的艾布特倒没什么太大的意见,只是对去那里的山路记忆犹新。

    盘山路崎岖不平,坑坑洼洼,昨晚来回的路上几乎把查玛的胃都给颠出来了。

    他严重怀疑怀着身孕的王后能不能撑到艾布特的那间小茅屋。

    洛克跟着皱起眉头,显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陆卉儿却轻声笑了起来,“没关系的,只是一段山路而已,我完全可以走过去。”

    “可是那段山路,足足有七八里。”查玛想起来就心里发憷,“平常人走久了都会脚板疼,更不用说还怀着身孕的王后您了。”

    “真的没关系,不要小看我,之前我可是野外生存的一把好手,有长途跋涉的体力。”

    陆卉儿半点都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心,只是走些山路而已,这根本就不算难事!

    “好吧,”查玛无奈点头,突然眼前一亮,有了好主意,“或者我们可以做顶软轿,让侍卫们抬着。”

    “不用,我想那位大师想看的,就是我的诚意。如果我坐着轿子过去,像什么样?”陆卉儿的眼神格外坚定,“只要他真的有令达尔贝醒来的办法,就算是需要我跪着去请,我都愿意。”

    既然陆卉儿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查玛也不好再说什么。

    洛克则敬佩地点头,“好,王后,相信你的诚心一定能够感动上天,请允许我为你在前面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