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只有你才能救他…

    陆少华还想再说什么,被安琪拉狠狠瞪了一眼,只好无奈地收起想冲口而出的反对意见,“走,爹地陪你一起去。你实在走不动,爹地就把你抱过去。”

    一行人立即乘车出了皇宫,经过半个小时的行驶,几辆车子在山脚下停了下来。

    看着前方蜿蜒崎岖的山路,陆卉儿眼里没有半点退缩,“走吧,我们上去。”

    安琪拉和陆少华一左一右扶住自己的宝贝女儿,陪着她走起坑坑洼洼的山路。

    既然这是他们女儿选择的路,那么不管前面再怎么艰险,他们都会陪着她走下去。

    洛克和查玛并肩走在前面,为他们带路,时不时回头查看陆卉儿的状况,生怕她支撑不住。

    好在陆卉儿之前并不是什么娇娇女,之前又喜欢到处野营搞科研,体力还算不错。

    即便是怀着七个月的身孕,走起山路来仍是稳健有力。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七八里的山路可不是那么容易走完的,眼看着绕过一圈又一圈羊肠小径,陆卉儿终于累得气喘吁吁。

    洛克看到累得满头大汗的陆卉儿,恭敬回头说道,“王后,你要是累了我们就歇一会儿。”

    “没关系的,我还不累。”陆卉儿微喘着摇头,根本就不愿意停下来。

    见陆卉儿坚持,洛克只好继续在前面带路,“我们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前面的路比这儿还要难走。”

    “真的没事,我还不累。”陆卉儿脸上始终带着笑,心里恨不得早一点走到巫师的茅草屋。

    陆少华看着明明累到气喘却仍固执往前走的女儿,心疼地直摇头,“这个傻孩子,什么巫师,分明就是装神弄鬼糊弄人的!直接把他抓过来就好了,还非要傻乎乎地走过去!等下他如果没有办法、令达尔贝醒过来,看我不当场毙了他!”

    “好了,你少说两句,别在这搅乱军心!”安琪拉横了陆少华一眼,实在不忍心打碎陆卉儿的希望。

    “我这不是心疼卉儿么?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嫁给达尔贝这个混小子,害得她现在挺着大肚子还得走这么远的山路。”

    陆少华满肚子火没处发,弯腰想要把累到气喘的陆卉儿给抱起来,“卉儿,咱们不走了,爹地抱你过去!”

    陆卉儿固执地摇头,“不,爹地,我可以走过去,真的没问题的。”

    既然那位巫师想要看她的诚意,她就一定会坚持走完这一段山路的。

    随着脚下的山路越走越远,陆卉儿的脚步也跟着越来越沉重,小腹也有些隐隐作痛起来。

    即便如此,她仍旧咬牙坚持着,继续坚定地往前走着。

    只要能够令达尔贝醒来,一切的付出都将是值得的!

    七八里的山路,就是正常人走起来,都难免会累到气喘吁吁,更不用说已经怀有七个月身孕的陆卉儿了。

    洛克和查玛对她更加敬佩起来,可是想到昨晚艾布特的嘱托,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在前面带路。

    好在路再长终有尽头,在他们坚定不移的脚步中,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处简陋的茅草屋。

    “到了,就在那儿!”洛克指向那处茅草屋,由衷赞叹着陆卉儿,“王后,你的毅力真是令我叹服!”

    陆卉儿并没有听洛克说的什么,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的茅草屋,“太好了,终于到了!”

    她的两条大腿早已经累得酸痛不已,几乎抬不起来。

    直到看到前方的茅草屋,体内瞬间涌起无穷的力量,大步朝那里走了过去。

    陆少华和安琪拉一路都为坚强的女儿心疼不已,无数次想要说服陆卉儿停下来,都被她给拒绝。

    如今终于到了巫师的住处,他们这才终于舒了口气。

    他们很快走到茅屋前,还没站稳脚跟,就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洛克的恩师艾布特。

    艾布特早已经老得不行,头发和眉毛都分外雪白,唯有脸上红润光亮,透着几分世外高人的味道。

    他并没有像洛克那样穿着西装,而是一身洗得褪了色的长袍,笑起来仙风道骨,“王后,请跟我进来。”

    陆卉儿下意识点头,跟着艾布特走进那间简陋的茅草屋。

    安琪拉和陆少华下意识想要跟过去,却被洛克给拦了下来,“抱歉,我恩师性格怪异,只接待他想接待的人。”

    “可恶,分明就是江湖骗子。”陆少华顿时气炸了肺,恨不得一脚将眼前的破茅屋给踹翻。

    可是他想到宝贝女儿那希冀的目光,硬将心头的那头恶气给咽了下去。

    安琪拉还算好些,只是垫着脚往里张望,然而门口垂下的布帘挡住了她的视线,只能看到隐约的人影。

    茅草屋内。

    艾布特示意陆卉儿坐下,然后递给她一杯仍冒着热气的茶,“王后,请喝茶。”

    陆卉儿看着眼前古旧的茶盏,礼貌接了过去,“谢谢。”

    她走了这么远的路,喉咙里早已经渴得冒烟,却仍是优雅地低头喝起茶来。

    那杯茶水冒着热气,茶汤红润清澈,好像甜如甘泉。

    说来也怪,陆卉儿的嘴唇刚凑近茶盏,里面盛着的红色茶水却像有生命似得,瞬间蹿入她的喉咙,消失的无影无踪。

    茶水入喉冰凉,瞬间消了陆卉儿喉头的干渴。

    如果说来之前陆卉儿还对艾布特有些怀疑,现在这杯茶落肚,瞬间令她相信,艾布特确实是名有能力的巫师。

    艾布特看着陆卉儿喝完那杯茶水,满意地笑了起来,“王后,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坚持要让你走这么远的山路过来呢?”

    陆卉儿将空茶杯放在桌子上,诚实地点头,“听说大师早已经归隐多年,应该是想看看我的诚意吧?”

    “对,也不对。”艾布特先是点头,然后又轻轻摇头,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我早已经通过占卜预测到了国王这次的劫难,然而这是他命里的劫数,无法避免。唯有你,才是帮他渡劫的唯一希望。”

    陆卉儿听得云里雾里,“大师,我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