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899章 只有血玉才能将他压制…
    第1899章 只有血玉才能将他压制…

    “古德公爵当年为了争夺皇室宝座,不惜把灵魂卖给魔鬼,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邪恶吸血鬼。我的祖先经过数代的努力,终于通过一枚血玉,把他给镇压在了王室墓地的最边缘,让他为自己当年血腥杀戮的罪过赎罪。只是谁也没想到,那场大海啸震裂了地壳,又被他趁机逃了出来。”

    艾布特并没有立即解答陆卉儿的疑惑,而是娓娓讲起了古德公爵的来历。

    “大师,我现在只想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令达尔贝醒过来?”陆卉儿急切地询问着,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艾布特笑得更加神秘莫测,“王后,你不用着急,因为能令国王醒来的关键,就在你的身上。”

    “我?”陆卉儿不解地低头看着自己,“可是我什么都没有。”

    “不,你有。”艾布特赞赏地看向陆卉儿,“你那颗坚贞不渝的心,就是唤醒国王的唯一密匙。刚才的长途跋涉,你也已经得到了能够克制古德公爵的法宝。”

    艾布特的这番话更是令陆卉儿茫然不已,难道世外高人都是这样,说话只说一半?

    她刚才只是走了一段路而已,根本就没有在路上捡到什么东西!

    对了,血玉!

    刚才她听到艾布特说,他的祖先就是依靠血玉将古德公爵给封印起来的。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捡到血玉啊,甚至连血玉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大师,我比较笨,你可不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够令达尔贝醒来。”陆卉儿情绪激动地站起来,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满心酸楚不已,“只要你能够让他醒来,我愿意生下孩子就长睡不醒!”

    “王后,你已经做得很完美了。剩下的,就是静等命运的轮盘到来。”艾布特却没有再继续多说,而是缓缓闭上眼睛,“能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王后请回吧!”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陆卉儿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根本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

    她来之前是抱着满心期望,以为自己只要摆出诚心,就能够得到令达尔贝醒来的办法。

    可是为什么等她真的来到这里,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令达尔贝苏醒的办法呢?

    到底在哪里?!

    “大师,请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够让达尔贝醒过来!求求你,你告诉我啊!”

    满心的期望落空,陆卉儿原本晶亮的眼神瞬间变得茫然起来。

    她就像落水的人看到唯一的救命稻草,伸手拽住艾布特身上的旧布袍。

    “求求你,你帮帮我,帮我让达尔贝醒来啊!只要你能够让他醒过来,什么条件我都愿意答应的!”

    “大师,我的孩子就快要出生了,他不能没有爹地啊!你帮帮我好不好?”

    “我拜托你,我宁愿把所有的寿命都抵给你,只求你让达尔贝醒过来!”

    然而不管陆卉儿怎么央求,艾布特都不再回答,甚至连眼皮都没有再睁开过。

    她不甘心地继续央求着,无助的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大师,求求你……”

    守在茅草屋外的陆少华和安琪拉听到了陆卉儿的哭声,立即从门口冲了进来,“卉儿,你怎么哭了?!”

    没拦住他们的洛克跟着走进来,身后跟着大将军查玛。

    陆少华一个健步走到陆卉儿身旁,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卉儿,先不要哭,告诉爹地,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啊,卉儿,你怀着身孕,不能这么哭,对身体不好。”安琪拉跟着轻声劝着,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卉儿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劝告,只记得死死拽住艾布特的长袍,痛哭着央求,“大师,拜托你,你一定有办法让达尔贝醒过来的,一定可以!”

    洛克的脸色却在看到屋内的情形后,瞬间变得惨白。

    他朝着艾布特走过去,伸出手指放在艾布特的鼻子下方,哀伤地摇头,“王后,请不要再哭了,恩师他……已经过世了……”

    “什么?!死啦?!”陆少华吃了一惊。

    刚才他不是没看到这名神经兮兮的巫师,分明看上去还能再活二十年没问题的,怎么可能突然就死了!

    他立即将手探向艾布特的脖颈,确认大动脉真的没有半点跳动,这才愕然惊叹,“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居然真的死了?”

    安琪拉跟着瞪大眼睛,“不是吧?刚才看着他还挺有精神,难道是心梗?”

    “不!不可能的,大师刚才还在跟我说话!”陆卉儿同样无法接受听到的一切,拼命摇头,“他不可能死!不可能死的!”

    洛克无奈,只好将昨晚的事情讲了出来,“王后,其实昨晚我和大将军查玛就已经见了恩师,他坚持我们把你请过来,而且提前预测了今天的死亡。”

    查玛跟着点头,“是的,昨晚我们过来时,艾布特巫师确实说过,等他见到王后后,就会因为泄露天机遭到天罚辞世。”

    昨晚查玛还有些不信,直到看到艾布特确实咽了气,不得不对艾布特的本事推崇敬佩了三分。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啊!”陆卉儿拼命回想着艾布特告诉她的话,“他说我已经得到了唤醒达尔贝和克制古德公爵的法宝,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拿到啊!”

    说着,陆卉儿拼命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我口袋里什么都没有装,路上也没有捡到什么,什么都没有!没有啊!”

    看着情绪激动的陆卉儿,陆少华只好将她抱了起来,“卉儿乖,不要相信这些无稽之谈,这根本就是故意在装神弄鬼!走,爹地送你回去!”

    “不,爹地,我不要走,我还没有找到能令达尔贝苏醒的办法,我要留在这里。”陆卉儿挣扎着想要从陆少华怀里跳下来,“艾布特大师说过的,达尔贝一定能够醒来,只是我还没有找到那样东西,它一定就在这件茅草屋里!”

    陆少华和安琪拉对视一眼,猛地伸出手,敲向了陆卉儿的后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