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巫师,眼前女儿明显情绪快要崩溃,必须出手阻止!

    陆卉儿被敲昏过去,陆少华毫不犹豫抱着她走出茅草屋,“什么狗屁巫师,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我们回去!”

    安琪拉脚步匆匆跟在后面,“你脚步放慢点,不要颠着了卉儿。”

    他们很快走向山路,茅草屋内剩下洛克和查玛。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昨晚艾布特不是保证一定能够令国王醒来么?”查玛头疼地看着艾布特的尸体,觉得有口气梗在了嗓子眼。

    洛克哀伤地摇头,眼神却没有半丝怀疑,“恩师的能力你是知道的,他从来不说妄语。我相信他一定是把东西给了王后,才会遭受天谴过世,只是王后还没有察觉而已。”

    “可是你也看到了,王后身上手里,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查玛说着叹气摇头,“唉,早知道就不应该带着王后过来,你知道希望落空的那种滋味么?她已经够坚强了,却还要遭受这样的打击!”

    “我当然知道,”洛克眼神定定看向查玛,“就像我,不得不放弃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样,痛彻心扉。”

    不算宽大的茅草屋内,洛克就这样眼眸似海地凝视着查玛,令他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他的眼神有毒!

    查玛被洛克的眼神灼到,立即别脸,逃也似得朝门外走去,“总之后面的烂摊子你来收拾,我去看看王后。”

    洛克目送查玛离去,这才转身跪在了艾布特跟前,“恩师,我送你一程。”

    ————————

    当陆卉儿醒来时,已经躺在了P国的寝殿里。

    她觉得自己的头格外沉重,眼皮子也厚重的几乎掀不开,却仍是艰难地想要起来。

    “卉儿,你醒了?”

    一直守在她身边的安琪拉立即走过来,阻止她坐起来,“孩子,你累坏了,再多睡一会儿吧!”

    陆卉儿却固执地摇头,“不,妈咪,我要去看看达尔贝,他是不是已经醒了?”

    等问出这句话后,陆卉儿自己就苦涩地笑了起来,“肯定还没有,不然他不会不守在我身边的。”

    安琪拉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自从陆少华把陆卉儿敲昏抱回来,她就昏睡了整整两天一夜,直到现在才睡醒。

    “卉儿,妈咪知道你在担心达尔贝。可是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让妈咪担心,好不好?”安琪拉柔声安抚着陆卉儿,“我相信达尔贝肯定能挺过来的,难道你想他醒来后,却看到你倒下么?”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妈咪,我就是想看到他。”陆卉儿说着,眼里已经有了泪光,“我已经做了能做的一切,可是达尔贝还是醒不过来。妈咪,我好怕,好怕他就这么一直睡下去……”

    “不会的孩子,他知道你在等他,一定会用尽所有的力量醒过来的。”安琪拉到底是不忍心看着陆卉儿掉泪,只好将她扶了起来,“你就睡在里面这间,实在想过去看他,妈咪这就扶你过去。但是你要保证不可以再哭,不然以后孩子会跟着变成爱哭鬼的。”

    “嗯!”陆卉儿连连点头,“妈咪,谢谢你。”

    “傻孩子,唉——”安琪拉心疼地叹了口气,不明白自己的宝贝女儿为什么要遭遇这样的劫难。

    她小心翼翼将陆卉儿扶了过去,示意一旁的侍女端过来一把软椅,“慢慢坐下,小心肚子。”

    陆卉儿坐在软椅上,目光痴痴看着依旧昏睡不行的达尔贝,眼泪无法控制地横流下来。

    看着扑簌簌掉泪的陆卉儿,安琪拉心疼的帮她用纸巾擦拭,“卉儿,你答应了妈咪,不要再哭的。”

    “嗯,我不哭,真的没哭。”陆卉儿努力想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哽咽着模糊了视线,“可是我管不住它们,怎么办妈咪?”

    听着陆卉儿无助的哭腔,安琪拉跟着落泪起来。

    她转身擦掉泪珠,努力让自己露出笑容,“卉儿乖,你再这样哭下去,达尔贝肯定会心疼的。”

    陆卉儿伸手握住达尔贝冰冷的手掌,跟他十指相扣,“真的吗?你如果真的心疼我,就快点睁开眼睛,好不好?”

    然而达尔贝的手指冰冷如霜,毫无知觉地任由陆卉儿扣紧他的手指,脸色依旧惨白不已。

    突然,陆卉儿的肚子传来阵紧缩,令她闷哼了声,“嗯。”

    “怎么了,卉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琪拉立即关切地问道。

    陆卉儿连忙摇头,“没事,妈咪,宝宝刚才可能踢了我一脚。”

    “都说让你不要太难过,这样对你和孩子都不好。乖,不要再哭了。”

    “好……”陆卉儿还没来得及点头,就觉得肚皮传来一阵阵紧缩,越绷越紧,原本挺着的肚子往下急坠起来。

    “妈咪,我的肚子,肚子好像在往下坠一样,好痛……”

    陆卉儿眉头紧缩,断断续续描述着自己的痛楚,身形早已经坐不稳靠在了软椅背上。

    “肚子痛?该不是要生了吧?”安琪拉顿时着急起来,下一刻立即摇头,“不可能啊,这才七个月啊!”

    陆卉儿只觉得肚脐下方传来一阵阵刮骨般的紧缩,肚子也跟着一点点往盆骨里沉。

    “妈咪,我好痛……肚子……痛……”

    她努力表达着自己的感受,手指早就已经痛楚捏得根根泛白。

    “不是真的要生了吧?来人,快把那些专家和医官叫过来,你们王后要生了!”

    安琪拉高声喊了句,连忙扶住陆卉儿,“卉儿,你先不要紧张,试着吸气,来,跟着妈咪,吸……”

    陆卉儿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可是小腹那里的疼痛一阵接一阵,好像骨头要被拆掉似得痛。

    她的额头和鼻尖瞬间渗出密麻的汗珠,艰难地试着吸气,肺里缺氧似得痛到快要爆炸。

    陆少华领着医生们冲了过来,“卉儿呢?卉儿她要生了?”

    “出去!快出去!只留下懂接生的医生就行!”安琪拉大声将还没走到陆卉儿身边的陆少华给赶了出去,“卉儿很可能要早产,你给我站在外面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