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怕成这样的陆卉儿,达尔贝心疼地整颗心几乎碎掉。

    他立即从床上坐起来,将陆卉儿整个拥入怀里,低头印上她的樱唇,“宝贝,是我,我回来了。”

    达尔贝略有些冰冷的唇贴在陆卉儿微颤的樱唇上,辗转厮磨,深情不渝。

    他的灵魂被困在黑暗中无法脱身时,曾经无数次幻想着这样的画面。

    眼前的女孩,是他奋不顾身的全部动力!

    陆卉儿刚生产过后,浑身没有多少力气,窝在达尔贝怀里被她吻着,觉得缺失的灵魂瞬间圆满。

    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只因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终于听到了她的呼唤,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

    等长长的深吻过后,陆卉儿的唇早已经变得更加诱人。

    达尔贝恋恋不舍地挪开薄唇,凝视着怀里的珍宝,“卉儿,谢谢你。”

    此时此刻,唯有谢谢才能表达达尔贝内心汹涌澎湃的感受!

    再没有谁比达尔贝更清楚,自己陷入昏睡后,P国将会是怎样风雨飘摇的局面。

    而他的女孩,却用她瘦弱的双肩顶住了所有的压力……

    “老婆,我可以进来了吧?!”

    守在寝殿门外的陆少华焦灼地大喊着,他早就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恨不得立即冲进去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

    安琪拉抱着刚出生的小王子,高兴地点头,“当然可以,进来吧!”

    “好嘞!”陆少华愉悦的声音拉得长长,阔步走了进来,却意外发现达尔贝居然已经神奇地苏醒。

    “达尔贝,你小子终于醒了!”陆少华下意识说了句,根本没工夫再跟达尔贝多说,径直走向安琪拉,“老婆,快给我看看,哭声那么嘹亮,一定是个小王子。”

    安琪拉脸上堆满了喜悦的笑,“还真是被你给猜中了,你看看,多可爱。”

    陆少华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小家伙,朗笑出声,伸手接到自己怀里,“长得真漂亮,快来给外公抱抱,一看就随外公。”

    “呸,自夸也不带这样的,真不害臊。”安琪拉笑着轻骂了陆少华一声,接过孩子朝达尔贝走了过来,“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快看看孩子吧!”

    达尔贝这才发现安琪拉和陆少华居然都在自己的寝殿里,心里十分感动。

    他的意识被困在黑暗中时,只能听到陆卉儿的声音,其他一无所知。

    想来应该是他们知道了自己受伤昏迷,才特意赶来P国的。

    达尔贝感激地看向安琪拉和陆少华,衷心表示着感谢,“妈咪,爹地,谢谢你们能赶过来。”

    “卉儿可是我们的心头肉,听说你受伤昏迷不醒,我们怎么能不过来呢?”安琪拉笑得一脸慈祥,“现在你终于醒过来,卉儿也顺利生下了孩子,真是喜上加喜啊!”

    陆少华却没安琪拉那么好说话,而是黑着脸慢慢点头,“卉儿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小子以后要是敢对她不好,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好了,你那威胁的话说了无数次了,就不要再翻来覆去的提了。”安琪拉冲陆少华摇头,对他暴躁的性格十分无奈。

    明明当年她才是性格火爆的那个,自从生下卉儿后,性格真的变得沉静许多,至少比陆少华这个动不动就会炸的火药桶强。

    陆少华却没有半点想要收敛的姿态,依旧板着脸警告达尔贝,“这是我的第一原则!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那句话,只要你对卉儿不好,我随时接她回家!”

    面对陆少华毫不客气的警告,达尔贝却笑得格外开心。

    因为他知道,不管是黑口恶面的陆少华,还是随和温婉的安琪拉,他们都是因为疼爱陆卉儿,才会这样对他。

    “爹地,妈咪,你们放心吧!我保证以后绝不会让卉儿再经历半点担忧和不安!”达尔贝郑重保证着,“此后余生,不管世事如何变幻,她都是我达尔贝最心爱的女人!我愿意为了她倾尽所有,护佑她喜乐无忧!”

    看着信誓旦旦许诺的达尔贝,安琪拉满意地点点头,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真的是嫁给了爱情。

    一旁的陆少华虽然没再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对达尔贝的这番说词也十分的满意。

    他虽然一向不怎么喜欢这个小子,不过看在宝贝女儿的面子上,就勉为其难的,暂时爱屋及乌吧!

    “好啦好啦,说这些外气话干嘛?快看看你和卉儿的孩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漂亮听话的小宝贝呢。”安琪拉说着,抱着孩子给达尔贝看。

    达尔贝这才看向襁褓里的婴儿,等他看到仍在睡着的小家伙时,听到了自己的心绽放的声音。

    眼前的小家伙有着卷卷的发,红扑扑的脸蛋看上去格外诱人,胖乎乎的小手紧握着贴在两边,看得他的心都快要化了。

    这是他和卉儿的孩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达尔贝鼻头瞬间涌起股酸涩,伸出手指点向仍在睡着的小家伙的脸颊。

    他一向沉稳自持,就算是泰山崩定都能面不改色。

    可是这一次,当他伸出手指想要触摸自己的亲骨肉时,手指却变得颤抖起来。

    这个小小的小家伙,看上去那么的弱不禁风,达尔贝生怕自己的手指会碰伤他。

    他小心了又小心,手指点缓缓点在了襁褓内男婴的鼻头。

    随着手指的碰触,一点点微弱的暖自达尔贝的指尖,蔓延到他的心头,令他不苟言笑的脸上,瞬间绽放出春天般的温暖。

    这是他达尔贝的血脉,是他达尔贝的种!

    达尔贝的体温仍是有些低,不知道是不是手指微凉的缘故,原本还闭眼睡着的小家伙,缓缓睁开了眼睛。

    童真的眼眸有些茫然地眨了下,没有牙齿的小嘴悄然上扬,露出抹足以消融冬雪的笑容。

    “他笑了?他笑了耶!”

    达尔贝被男婴无邪的笑容所震撼,有些手足无措地示意怀里的陆卉儿去看,“宝贝,你看到了么?刚才我们的宝宝在冲我笑耶!”

    陆卉儿被达尔贝孩子气的举动逗得抿嘴笑了起来,跟着看向自己的宝贝儿子,“真的,他一定很喜欢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