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03章 血玉竟然在小王子的手里…
    “那当然了,”达尔贝宠溺地说着,看着眼前小家伙紧握的拳头,示意陆卉儿去看,“你看,他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多可爱。”

    “小孩子出生都是这样的,这样会令他们觉得安全。”一旁的安琪拉笑着说道,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当年初为人母的她,也和这对年轻的父母一样欣喜若狂。

    陆少华跟着点头,“是啊,卉儿当年刚出生时也是这么的可爱,一转眼都有了自己的宝贝,时间过得可真快。卉儿,你们还是快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陆卉儿看向达尔贝,“你说,叫什么名字好?”

    “只要是你起的,我都喜欢。”达尔贝眼里盛满似海柔情,将起名的事情全权交给陆卉儿。

    陆卉儿也不推辞,稍微想了下,有些感触道,“那就叫平顺,怎么样?我希望他能够平安顺遂的长大,一生喜乐无忧。”

    “平顺?嗯,是个好名字。”达尔贝赞赏地点头,伸出手指轻点向男婴紧握的小拳头,“平顺,你喜欢这个名字么?”

    谁也没想到,就在达尔贝的手刚碰触到平顺时,他紧握的小拳头突然打开,手心里发出道耀眼的红光。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齐刷刷看向发出红光的地方,这才看到在平顺的右手手掌上,赫然躺着一块月牙形的红色玉石。

    “这是什么?”达尔贝惊讶地用手指捏起那枚小小的玉石,仔细看了起来。

    那枚月牙形的玉石只有小手指肚那枚大,外形流畅,通体血红,里面似乎有殷红的鲜血在流动似得。

    陆卉儿怔怔看着那枚小小的玉石,突然想起猝死在自己面前的巫师艾布特,惊讶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血玉,这是血玉!”

    “什么?”达尔贝有些不明白地看向陆卉儿,“宝贝,你怎么知道这块是血玉?”

    陆卉儿将自己之前遇到艾布特的事情娓娓道来,说完时语气已经有几分哽咽,“当时艾布特大师就说过,我已经得到了能让你醒来的法宝,而他也将会因为泄露天机受到天谴。当时我还以为他在骗我。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我的央求,或许大师就不会突然猝死。”

    当时她在那间茅草屋里曾经喝了一杯奇怪的红色茶水,没等凑近那些茶水就主动入喉。

    现在想起来,平顺手里之所以会握着这枚通体血红的玉石,肯定是因为那杯茶水的原因!

    陆卉儿心里自责不已,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艾布特。

    听完陆卉儿的讲述,达尔贝才知道在自己陷入昏迷的这段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他生性凉薄,对什么都不在意,心里唯一记挂的,唯有陆卉儿的安危。

    对于艾布特的猝死,达尔贝只是稍稍哀叹了声,心里想的最多的,是对陆卉儿的疼惜。

    他无法想象,当时已经怀着七个月身孕的她,是怎么坚持走完那七八里崎岖的山路的。

    如果不是那趟艰难跋涉的旅程,她肯定不会突然早产的!

    “宝贝,不要难过,我会命人为艾布特巫师举行宏大的葬礼的。”达尔贝说着将那枚血玉收进手心,却陡然觉得一阵灼热。

    他惊讶地将血玉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这枚血玉居然有温度?明明刚才我捏着还是好好的。”

    陆卉儿轻轻摇头,“我也不清楚,艾布特大师当时告诉过我,说这枚血玉是能够克制古德公爵的唯一法宝。”

    达尔贝心里一动,认真问向陆卉儿,“艾布特还说了什么?”

    陆卉儿仔细想了下,却再没想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好像没有了,不过洛克是艾布特大师的徒弟,他应该知道里面的内情。”

    “洛克?”如果不是听陆卉儿说起,达尔贝还真不知道洛克居然是艾布特的徒弟。

    他暗暗记下这档子事,没再继续说起艾布特,而是轻轻拍着陆卉儿的肩头,“这些等以后再说,你肯定很累了,先睡一会儿吧。”

    “嗯。”陆卉儿在达尔贝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猫儿似得蜷缩着,“达尔贝,你不要离开,陪着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经历了刚才艰难的产程,陆卉儿早已经疲惫不已。

    可是她不敢去睡,生怕自己睡着后醒来,达尔贝就不见了。

    就像现在,明明她整个人都偎依在达尔贝的怀里,可是心里却仍是不踏实的厉害。

    达尔贝明白陆卉儿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手臂紧紧拥着她单薄的肩头,“好,我陪你,睡吧。”

    他说着,右手轻轻拍着陆卉儿的肩头,很快就把她哄入了梦乡。

    而乖巧的平顺,也早已经被识趣的安琪拉和陆少华给抱了出去,生怕会吵到疲累入睡的陆卉儿。

    整个寝殿再次安静下来,殿外阳光格外明媚,之前悬挂在P国上空中的阴云也悄然缩成一团,躲在了最偏僻的角落。

    陆卉儿睡得格外香甜,达尔贝生怕会吵到睡梦中的她,拥着她纹丝不动。

    这一觉,陆卉儿足足睡到下午,才慢慢睁开眼睛。

    她一扫之前的疲惫,脸色也变得红润许多,晶亮的眼睛冲着达尔贝笑,“你就这样一直抱着我?”

    达尔贝笑而不语,低头轻吻了下陆卉儿光洁的额头,“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好多了,”陆卉儿说着,脸颊浮现两朵羞涩的红晕,“我好像有点饿了……”

    “看我,都忘了你需要吃东西补充体力。”达尔贝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笨拙,立即吩咐一旁的侍女,“立即让后厨做些王后爱吃的送过来,酸辣暂时忌口。”

    “是。”

    侍女领命下去,转身走出了寝殿。

    很快,她就端着厨房特意为陆卉儿做的饭菜走了过来,恭敬将食物摆放在餐桌上,“国王,王后,请用餐。”

    “嗯。”达尔贝轻轻点头,抱起陆卉儿朝餐桌走去。

    陆卉儿有些不好意思,挣扎着想从达尔贝怀里下来,“侍女们都在呢,快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那可不行。”达尔贝毫不犹豫地拒绝,“你刚生下平顺,体力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充沛。而且她们肯定早已经习惯看到我抱你了,没什么好害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