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04章 必须找到压制古德公爵恶魔的办法…
    说话间,腿长矫健的达尔贝,就已经将陆卉儿抱到了餐桌前。

    餐桌上摆着精致面点,还有几道丰盛的菜肴,都是后厨的厨师们赶着做出来的。

    “来,先吃口鲈鱼。”达尔贝先帮陆卉儿夹了筷子清蒸鲈鱼,送到了她的唇边。

    “我自己可以的……”

    不等陆卉儿拒绝,达尔贝已经趁着她说话的当口,把鲈鱼送了进去,“乖,肯定很好吃。”

    陆卉儿被达尔贝当着众人的面喂食,一张脸红得不行,扭捏着嚼着嘴里的鲈鱼。

    香甜甘醇的鲈鱼味清爽软糯,入口即化的美味令陆卉儿瞬间忘了尴尬,沉浸在怡人的美食里。

    她之前耗费了体力,这会儿饿得不行,吃起来瞬间忘我,只顾着大快朵颐。

    达尔贝不停帮陆卉儿夹菜,时不时帮她擦掉嘴角的饭渍,“慢点,不着急。”

    陆卉儿觉得自己就像三天三夜没有吃过饭似得,只顾着低头猛吃,好一会儿才终于填饱肚子。

    “来,喝点汤润润。”达尔贝体贴地帮陆卉儿拍着背。

    几盘菜被陆卉儿吃了大半,那条清蒸鲈鱼更是吃了个精、光。

    等她低头看向杯盘狼藉的餐桌时,这才慢半拍意识到,达尔贝根本就没有动筷吃。

    “都被我吃差不多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达尔贝,“我刚才是不是很没有吃像?”

    “怎么可能?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最优雅的。”达尔贝宠溺地笑着,轻声问道,“吃饱了没?”

    “嗯。”陆卉儿轻轻点头,开始想念起自己辛辛苦苦才生下的宝贝儿子,“我想看看平顺。”

    “刚才我已经让侍女去请爹地和妈咪他们,应该快过来了。”达尔贝早在陆卉儿醒来时,就已经派人去请安琪拉和陆少华,就是想到了陆卉儿醒来会想看平顺。

    他的话音刚落,安琪拉就抱着包在襁褓里的平顺,和陆少华出现在大门口。

    “卉儿,你醒了?”安琪拉快步走过来,一眼看到桌上吃剩的饭菜,“嗯,看起来胃口还不错。”

    陆少华则没有注意这些细节,而是一脸的炫耀,“哈哈,卉儿,快看看我的宝贝外孙,他总是想让我抱!”

    “瞎臭美,明明是你抱着平顺不放好吧!”安琪拉轻声说了陆少华句,这才将平顺抱给刚吃饱的陆卉儿,“快看看平顺,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乖巧的孩子。”

    陆卉儿接过平顺,疼惜地抱在怀里,怎么都看不够。

    达尔贝跟安琪拉和陆少华打了个招呼,起身站了起来,“妈咪,爹地,你们先在这里陪下卉儿,我需要去处理些事情。”

    陆卉儿扬头看向达尔贝,已经猜到了他要去做什么,轻声叮嘱了句,“一定要厚葬艾布特大师。”

    “嗯。”达尔贝郑重点头,起身走出了寝殿。

    他大步往前,朝着自己平时处理政事的地方走去,身后跟着几名侍卫。

    “把洛克和查玛都叫过来,就说我有事要跟他们商议。”达尔贝低声吩咐其中一名侍卫。

    “是!”侍卫立即顿住脚,转身领命而去。

    等达尔贝走进议政殿,洛克和查玛已经快步来到议政殿门外,恭敬弯腰行礼,“国王,我们到了。”

    “嗯,进来吧。”达尔贝挥挥手,示意两人进殿。

    大殿上空荡荡的,只有达尔贝君臣三人。

    他示意两人走到他面前,这才摊开手掌心,露出里面那块月牙形的血玉,深邃的眸光扫向洛克和查玛。

    “是血玉!”洛克惊呼一声,立即问向达尔贝,“国王,你是怎么得到的?”

    “难道你的师父没有告诉你,这块血玉的出处?它是在小王子平顺出生时发现的,就被攥在他的手掌心里。”达尔贝定定看向洛克,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

    洛克立即恭敬跪倒在地,“国王,恩师之前确实曾经提过血玉,只说过这是克制古德公爵的关键。至于血玉到底在什么地方,恩师从未提起过。”

    如果不是听达尔贝亲口说的,洛克和查玛怎么都不能相信,那块血玉居然被握在刚出生的小王子手心里。

    这实在是太玄妙了!

    查玛跟着跪下来,“国王,王子降生时手握血玉,这是吉兆啊!那个邪恶的古德公爵,这次将会被彻底毁灭!”

    达尔贝轻轻点头,“不止如此,平顺他出生时正值黎明时分,当时守候在外面的侍卫和我岳父都亲眼看到了万道霞光。”

    这样祥瑞的一幕达尔贝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但是光听他们叙述,都觉得场面十分震撼。

    洛克和查玛听得一脸振奋,齐声说道,“祥瑞普降,小王子真是P国的福星!”

    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夸赞,达尔贝心里自然乐开了花。

    不过他脸上依旧是平静无波,只淡然地微微点头,这才冲洛克问出心中的疑惑,“血玉我们已经有了,可是却缺少使用血玉击败古德公爵的办法。洛克,你确定你的师父没有再留下什么话?”

    洛克仔细想了想,茫然摇头,“没有,恩师过世突然,什么话都没有留下。”

    达尔贝惆怅地皱起眉头,低头看向静静躺在手掌心的血玉,“那这块东西,到底该怎么用呢?”

    洛克和查玛跟着陷入沉思,却没有谁能够回答达尔贝的答案。

    议政殿内静默了好一会儿,达尔贝才出声问向查玛,“王陵墓地已经全部开启,难道你也没什么收获?”

    查玛挠了下后脑勺,脸上的表情满是迷茫,“侍卫们找遍了整个陵墓群,除了陪葬的金银器皿,再没有什么别的发现了。”

    说着,查玛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确定地扬眉道,“对了,我们并不是一无所获!”

    达尔贝期待地看向查玛,“说下去!”

    “是!”查玛认真回禀着,“侍卫们仔细搜查了陵墓群的每一个角落,除了陪葬的金银器皿外,还发现了一个尘封多年的银箱子,里面似乎锁着些重要的东西。”

    这个银箱子是在其中一座陵墓的棺椁下找到的,上面布满了灰尘,原本洁白光亮的银器已经变得有些发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