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口箱子呢?”达尔贝隐隐觉得那口箱子就是解决所有一切的关键,立即扬声问了起来。

    查玛知道事关重大,立即回答道,“那口银箱子已经被小臣收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打开。”

    “立即送过来!”达尔贝振奋地站起来,“不,还是我们过去看吧!”

    他之所以会这么激动,就是迫切想要铲除掉邪恶的古德公爵。

    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存在一天不覆灭,达尔贝就寝食难安。

    之前他跟古德公爵拼死一战吃了亏,如今绝对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因为从现在开始,他的生命中不仅有最重要的爱人,还有延续他生命的儿子!

    他们是他人生的全部,哪怕拼尽所有的一切,他都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威胁到他们的东西存在!

    查玛立即领着达尔贝和洛克出了宫,开车朝王陵墓地驶去。

    所有的王陵都已经被挖掘,那口银箱子,就放在查玛的临时指挥帐篷内。

    三人很快来到查玛的临时指挥所,看到了那口尘埃遍布的古银箱子。

    箱子只有三尺见方,上面镶满繁复怪异的花纹,侧面挂着古老的挂锁。

    达尔贝和查玛、洛克围着那口银箱子转了两圈,也没能看出来它是做什么用的。

    “把它打开。”达尔贝沉稳地下着命令,隐隐觉得里面就放着能制服古德公爵的关键。

    查玛立即点头,拿来工具走到箱子前,打算用蛮力撬开那把看上去早已经被锈蚀的挂锁。

    然而事情却没有如他预料的那么顺利,孔武有力的查玛忙碌到脸都红了,各种工具也用了一遍,那把挂锁却纹丝不动。

    他不甘心地拿起一旁的锤子,就不信柔、软的银器能经得起自己的蛮力。

    “嘭!”

    锤子重重落在那把古老的挂锁上,崩裂出火花,却仍旧纹丝未动,半点没有动静。

    达尔贝看着那枚异常坚固的挂锁,试探着用手捶了下。

    然而结果仍旧是一样的,哪怕是臂力惊人的达尔贝,也没能使那把挂锁动摇半分。

    “国王,你先别急,这上面有字。”洛克眼尖地看到那把银锁上绘着两行小字,连忙低头查看起来。

    然而他研究了半天,却没能看懂什么写的什么。

    “这是失传很久的古文字,我需要时间破译。”洛克眼里写满跃跃欲试,对这些古老的文字十分感兴趣。

    “那就把它交给你了,必须尽快破译出来。这里面一定藏着能收服古德公爵的关键。”达尔贝点头把箱子赐给洛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这口箱子。”

    “是,”洛克恭敬点头,细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扬,“不过小臣收藏的古籍繁多,可能需要大将军查玛的帮助。”

    “准了!”达尔贝说完,就转身走出查玛简陋的指挥所。

    查玛看着笑得宛如狐狸的洛克,总觉得自己又被算计了。

    两日后,洛克按照达尔贝的旨意,为恩师艾布特举行了隆重肃穆的葬礼。

    沉痛的追悼持续了三天三夜后,艾布特被葬入了P国英烈的墓地,由专人负责看守。

    这位早已经隐世多年的巫师,为了挽救风雨飘摇的P国,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力挽狂澜,亦得到了他应有的荣耀。

    葬礼过后,达尔贝才公布了小王子平顺的降生,同时宣布减免税费三年。

    小王子的降生,令整个P国都陷入到盛大的狂欢中。

    每一个热情善良的P国人,都在为着他们小王子的诞生而欢呼雀跃。

    王宫内更是不用说,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热情洋溢的笑。

    可爱的平顺赢得了所有人的喜爱,原本被阴云笼罩着的P国,变得祥和一片。

    达尔贝和陆卉儿对平顺格外的疼爱,两人的感情变得越发如胶似漆,简直一刻都不能分离。

    看到达尔贝如此疼爱着陆卉儿和刚出生的平顺,安琪拉和陆少华终于彻底放了心。

    他们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帮着陆卉儿照顾着乖巧的小平顺,准备等平顺满月后再离开。

    平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平顺就快要满月了。

    这天中午,达尔贝正在议政殿跟大臣们商议着,该如何为小平顺筹办满月酒宴,洛克就拽着查玛匆忙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满是喜色,硬是一路将身形高大的查玛给拖在身后,“国王!小臣已经成功打开了那个盒子!”

    “什么?”达尔贝惊喜地站起,“盒子呢?”

    洛克定住脚,从怀里掏出一卷古朴的人、皮书卷,“盒子里只有这半卷书卷,请国王过目。”

    达尔贝环视了下议政殿里的大臣,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只留下洛克和查玛。

    等大臣们走后,达尔贝才缓缓展开那半卷人、皮书卷,上面是褐红色的密麻古文字。

    达尔贝根本看不懂,索性直接问向洛克,“说吧,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彻底杀死古德公爵这个恶魔?”

    “国王,这半卷人、皮书卷上写得很清楚,只有把血玉摁在古德公爵眉心,他的躯体就会被地狱之火焚烧,灵魂被禁锢在血玉内。”

    洛克足足研究了一个月,才成功打开了那把牢不可破的银挂锁。

    而里面果然不负众望的记载着杀死古德公爵的方法,只是有些太过冒险。

    只要一想到古德公爵的邪恶,谁又能够有强大的自持力,能在他靠近时,成功将血玉摁在他的眉心正中央呢?

    达尔贝听完洛克的讲述,仰头朗笑起来,胜券在握道,“很好,宣布出去,今晚就举行晚宴,庆贺我们终于消灭了古德公爵的盛事!”

    洛克和查玛错愕地对视一眼,很快明白达尔贝是在请君入瓮。

    他们恭敬地退下,立即按照达尔贝的要求,将古德公爵已经被彻底处死的消息散播了出去。

    当晚,王宫内果然举行着盛大的庆典,到处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然而庆典还没结束,原本晴朗的夜空就笼罩了一大片乌云,张牙舞爪扑向了王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