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6章 封印古德恶魔(1)

    阴郁漆黑的乌云内,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嚣声,“呵呵呵,是谁在大言不惭,居然敢撒布本公爵已经被处死的消息?”

    达尔贝高坐在宴席正中央,并没有因为古德公爵的到来有半分惊慌。

    他之所以这么大张旗鼓,为的就是要把古德公爵给引来!

    今晚,他要彻底拔掉这个邪恶的毒瘤!还P国一个朗朗乾坤!

    “说!是谁说处死了本公爵?我要撕吃了他!”古德公爵叫嚣着,漆黑的身形扭曲着从半空中落下,盘旋着落在宴会中央的场地内。

    在场的侍女们被丑陋的古德公爵吓得惊声尖叫起来,纷纷缩到宴会桌下躲避起来。

    就连强壮的侍卫们,都跟着握紧了手里的枪,下示意后退了几步。

    唯有达尔贝镇定自若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桀骜蔑视着眼前狰狞的古德公爵,“是我!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说着,达尔贝就拔地而起,朝古德公爵挥拳砸了过来。

    “哼!手下败将!不自量力!”古德公爵不屑地冷哼了声,挺起干瘪的胸膛,握拳朝达尔贝扑了过去。

    两人很快在夜色中缠斗起来,同样强悍的力道很快就拆掉了整个晚宴,到处都是被他们拳风砸倒或压坏的桌椅板凳。

    古德公爵原本以为自己三两下就能将达尔贝给碾压收服,却没想到今晚的他异常顽强。

    “没想到你进步的还挺快,我倒是小看你了。”古德公爵血红的眼睛阴森盯视着达尔贝,恨不得下一秒就将他挫骨扬灰,“早知道你这么难缠,当初我就不应该救你。”

    “救我?呵呵,你是想藉着我皇室的血脉趁机复苏吧!”

    达尔贝早已经明白过来,古德公爵如果不是趁他危难时吸了他的血,是不可能从封印里冲出来的!

    追根究底,如果不是他当时自暴自弃,又怎么可能会误坠入封印着古德公爵的邪恶之地呢?

    不过现在的他跟之前完全不同了!

    彼时的他心灰意冷,觉得活着就像行尸走肉,根本就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而现在的他,不仅有着深爱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儿子,生活幸福美满,对未来无限憧憬!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再被古德公爵给打败呢?!

    蓬勃向上的新生,是一定能够击败腐朽不堪的死亡的!

    面对攻势强劲的达尔贝,古德公爵还击的十分狼狈,嘴里仍在不停辩解着,“不管怎样,都是我救了你,你不能恩将仇报!”

    “你这样的恩情,不报也罢!”达尔贝从来就不是能被胁迫的人,他一拳比一拳重,每一击都砸在古德公爵干瘪的胸膛上。

    “咔嚓!咔嚓!”

    腐朽的躯壳根本承受不住达尔贝的重击,古德公爵的肋骨瞬间给打断好几根,发出朽败的声响。

    “该死!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大?!”古德公爵不敢置信地看着无比强大的达尔贝,无法接受自己只是回去休养了段时间,达尔贝却变得这么强悍。

    之前古德公爵不是不想趁机杀了达尔贝,而是在关键时刻,被陆卉儿肚子里的那道刺目白光晃瞎了眼睛。

    他藏在阴暗的角落里休养了将近一个月,才终于恢复过来。

    而古德公爵明明记得,自己当时是将达尔贝给打垮了的。

    可是现在那个混蛋不但好好站在原地,甚至变得比他还要强大!

    达尔贝蔑视看着震惊的古德公爵,朗声继续挥拳,“因为我身后有最强大的后盾,而你,一无所有!”

    这强大的后盾,就是他对妻儿厚重深沉的爱,以及护佑国民的强大信念!

    古德公爵狼狈躲避着达尔贝的进攻,然而却无法改变胸膛内的肋骨被打断的趋势。

    达尔贝一拳比一拳重,硬是将古德公爵的肋骨一根根砸断,然后是他的腿骨……

    古德公爵狼狈跪倒在地,心中却暗存着侥幸的念头。

    他是不死不灭的吸血鬼,就算全身的骨头给打断,过不多久还可以重新复原。

    哼,等他再次复原后,一定会让整个P国感受到他的恐怖!

    看着被迫跪倒在地,却依旧眼神狰狞凶狠的古德公爵,达尔贝知道,唯一能令恶魔忏悔的,只有死亡!

    他冷漠地走近跪着的古德公爵,居高临下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算打断了你全身的骨头,你也死不了?”

    古德公爵傲然仰头,血红的眼眸仇视地瞪视着达尔贝,“没错!你是杀不了我的!等我恢复过来,一定要血洗整个P国!让你为今天的错误付出血的代价!”

    达尔贝嘲讽地笑了起来,“可惜,你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说着,达尔贝拿出那枚平顺出生时攥着的血玉,在古德公爵眼前晃了晃,“你一定认得这个东西吧?”

    古德公爵刚才还是一脸的凶狠,可是当他看清楚达尔贝手里握着的东西时,瞬间慌乱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血玉!不可能是它!”古德公爵的脸色变得惨白不已,就连原本乌黑的唇都跟着苍白如纸。

    达尔贝用手捏着血玉,朝古德公爵额头凑了过去。“很可惜,你的期望落空了,它就是血玉,是专门克制你的存在!”

    “不!不会!你也是吸血鬼!如果它是血玉,你早就已经被焚烧了!”古德公爵拼命摇头,拒绝接受眼前的事实。

    明明达尔贝也是吸血鬼,是他亲自咬伤同化的!不可能达尔贝能够握着那枚血玉还安然无恙!

    “仔细看我的手,有什么不同?”达尔贝想让古德公爵死个明白,并没有立即将血玉摁在他的眉心,而是把手递到了古德公爵的面前。

    达尔贝的手光滑异常,甚至连指纹都看不到,好像涂了层油脂一样的东西。

    “我之前确实被血玉给灼伤过,手心至今还留着印记。但是后来我发现,只要我不直接接触到它,就不会被灼伤。”达尔贝看着自己那双涂了层薄蜡油的手,奚落地看着古德公爵,“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拿着血玉没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