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7章 封印古德恶魔(2)

    “你这场宴会,根本就是特意为了阴我才摆的?!”古德公爵气得咬牙切齿,本来就丑陋的面容变得更加扭曲,“可恶!你这个阴险狡诈的混蛋!我要杀了你!”

    说着,古德公爵就扬起手臂,拼死朝达尔贝扑了过去。

    他今天就是拼着魂飞魄散,也要把在他面前嚣张跋扈的达尔贝给掐死!

    面对古德公爵穷凶极恶的袭击,达尔贝脸上并没有半点惊慌,而是单手钳制住古德公爵的手臂,像折朽木似得轻松扭断。

    “啊——!”

    就算是凶狠至极的古德公爵,硬生生被折断胳膊,也不免狼狈惨叫起来。

    然而这还不算完,达尔贝嫌弃地松开痛到浑身颤抖的古德公爵,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咚!”

    四肢尽断的古德公爵像只破了气的大口袋,狼狈倒在地上。

    四肢扭曲的他宛如濒临死亡的恶狗,大口大口喘着气,“不可能!血玉是圣洁的,就算是蜡油也阻挡不住!你手里那块根本就不是血玉!呵呵,等我彻底恢复,我要让你百倍偿还今天的折磨!”

    古德公爵越说越阴鹜,眼里蓄满了疯狂的仇恨,恨不得将达尔贝扒皮拆骨,整个嚼碎了吞下去!

    “呵呵,可惜你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达尔贝淡然轻笑,捏着手里的血玉,弯腰将它摁向古德公爵的眉心。

    “它是假的!是假的!我一定会没事!一定会没事!”

    看着越来越近的那块血玉,古德公爵疯了似的歇斯底里,面容扭曲到更加恐怖渗人。

    然而不管他内心如何惶恐,都无法阻止那块血玉的逐渐逼近!

    月牙形的血玉殷红似血,被达尔贝捏在指尖,离古德公爵越来越近。

    “古德公爵可怖的脸因着血玉的逼近变得更加扭曲,脸色灰白不堪,尖着嗓子拼命摇头,“走开!不要靠近我!”

    古德公爵疯狂的眼神被逐渐逼近的血玉逼得逐步绝望,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被他同化的达尔贝可以捏着血玉!

    明明血玉的力量是那么强大,如果裹着蜡油就能避免被灼伤,当年他就把那块血玉给抢走了!

    可是没有谁能够回答他这个问题,那块令他胆颤心惊的血玉已经来到了他的眉心,缓缓落了下去。

    “不!不!它是假的!啊——!”

    随着古德公爵的惨叫声响起,那块血玉像融化的冰雪似得,瞬间消失在他的眉心。

    脸色白到吓人的古德公爵痛苦地张大嘴巴,刚才还嘶吼着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有什么东西卡在了他的喉咙似得。

    他猩红的眼睛瞪得可怕,眼球因为痛苦爆凸、起来,似乎下一秒就会从眼眶里飞出来似得。

    而他的身体,正因为疼痛疯狂扭曲着,如果不是四肢尽断,他恐怕早已经了解自己的性命了!

    “轰——!”

    下一秒,腾人的火舌从古德公爵的七窍里蹿出来,很快蔓延至他的手指尖和脚指尖,将他整个都笼罩在熊熊烈火里!

    这火烧得旺盛,周围都被腾的热乎乎的,摇曳的火苗映在里每个人的眼里,绽放出绚烂的烟花。

    古德公爵无声在那堆烈火里滚了几滚,就再也没有力气动弹,很快像干柴似得,被火苗焚烧成了灰烬。

    飘摇的飞烟落尽,达尔贝这才低头看向地上那团灰烬,发现那块血玉仍完好无损,只是原本的血红色中央,有一团扭曲的黑。

    他捡起那块血玉,仔细看了眼,心里已经明白,血玉中央裹着的那团黑,就是灵魂被封存起来的古德公爵。

    “这次我把你封在绝对不会有人涉足的地方,看你还怎么害人!”达尔贝郑重将血玉守在一个小盒子内,这才转身问向一旁的洛克,“那把挂锁还能用么?”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洛克冷不丁被问了句,有些发蒙的点头,“啊?什么挂锁?哦哦哦,还在还在。”

    “连着那个银盒子一起送过来,我要彻底断绝了古德公爵复生的所有机会!”达尔贝眼眸冷漠的下了道命令,洛克立即回去取那个曾经装着半卷人皮卷的古老银盒子。

    他很快将银盒子送到达尔贝面前,等那块封印着古德公爵邪恶灵魂的血玉放进去后,就用巧妙的手法锁上了那把难开的挂锁。

    “好了,万无一失!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懂开这箱子的手法。”洛克自信地拍拍手,将箱子抱了起来,“国王,需不需要把它沉入海底?”

    “不,海水会腐蚀银器,百年后箱子很可能还会被打开。我把这件事全权交给你和查玛,把它放在任何人都无法接近的地方,让古德公爵永远被封印!”达尔贝信赖地看着洛克和查玛,他们两个是他最忠诚的手下。

    看着达尔贝信任的目光,洛克和查玛将身形挺得笔直,握拳贴在心口处发誓,“是!我们一定会秘密处理好这件事,不让任何人知道!”

    “嗯,特批给你们一个月带薪假期,办不好这件事,不要回来见我。”达尔贝安排好这些,就转身朝自己的寝宫走去,“总算解决了古德公爵,我也该回去看小平顺了!”

    终于结果了邪恶的古德公爵,达尔贝步子迈得轻快,走起路来一身轻松。

    洛克和查玛则领命带走了那个古旧的银盒子,趁着夜色离开了王宫,驱车朝着P国北部驶去。

    等他们都离开后,那些躲在桌子下的侍女们才终于满血复活,欢呼着从下面钻了出来。

    “天呐,刚才那是我们的国王么?他真的是太帅了!”

    “嗯嗯,我都看傻了眼!国王、刚才的身手实在是太厉害太炫酷了,那个什么公爵到他手里就像臭虫似得,根本就不够看!“

    “这下糟了,我的心被国王给迷住了,天,该怎么办?”

    “你就别发花痴了,国王是我们王后的,快醒醒吧你!”

    “对啊,还是快看看这些侍卫有没有哪个干活勤快的,还能挑挑拣拣下!”

    侍女们嬉闹着收拾起宴会残局,早已经将刚才的害怕抛到了脑后,哪里还有半点被吓得钻到桌子底下的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