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9章 浓情蜜意…

    就像此刻,云毅只是下来帮冷月买她最爱吃的甜点,人刚走进电梯,身后就传来羡慕不已的议论声。

    “冷月小姐实在是太幸福了,不但捡到了咱们总裁这样的黄金单身汉,而且还对她这么疼爱。”

    “就是呢,明明我们也长得不错,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事落在咱们头上呢?”

    “得了吧你,咱们能跟冷月小姐比么?不比不丢人好嘛!羡慕人家就好好说羡慕,反正我承认我是眼红到不行。”

    “谁不眼红呢,要知道那可是一向高冷优雅的总裁,现在都沦为她的跑腿小弟,连买东西都不用咱们,非要亲自去呢!”

    “得了得了,反正咱们是没有这个福气的,就只有羡慕羡慕的命。”

    前台文员们议论不已,却丝毫不敢把这种羡慕表露出来。

    因为她们比谁都清楚,她们的总裁对冷月爱得入骨,一旦发现她们对她有半点不敬,会毫不犹豫把她们给开掉的!

    比起白日做总裁夫人梦,还是能领到手的工资更划算些。

    云毅并不知道身后员工们的议论,他一路拎着刚从蛋糕房买来的千层榴莲蛋糕,喜滋滋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铺满地毯的走廊完美掩盖了云毅的脚步声,等他走到总裁室,冷月还在认真地看着财务报表。

    云毅轻轻推开门,脚步轻缓走到冷月身后,放下蛋糕蒙住她的眼睛,“快猜猜我是谁。”

    自从跟冷月在一起后,云毅觉得自己简直越活越年轻,很多时候会做出这些幼稚的举动。

    这要是放在以前,可是最令他不屑的。

    不过这样不能怪云毅,毕竟陷入爱情里的都身不由己,只顾着甜蜜恩爱,哪里还记得到底多少岁呢!

    冷月伸手抓住云毅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笑得银铃音洒落满地,“嗯,我来猜猜看,是笨狗熊!”

    云毅哭笑不得,这才知道被自己给坑了一把,无奈地继续问着,“不对,猜不对可不放手!”

    “好吧,那是,臭狐狸?”

    “也不对。”

    “哦,原来是笨兔子!”

    云毅被气得笑了起来,用下巴点了下冷月的额头,“你这都是什么答案?好好猜,猜不准不许吃蛋糕!”

    冷月早已经嗅到了最爱的千层榴莲的味道,聪明的不再调侃云毅,甜甜扬起手道,“啊,原来是我最亲爱的云宝宝!”

    云毅这才缓缓松开手,笑得一脸无奈,“月儿,我好歹也一把年纪了,你觉得称呼我宝宝合适么?”

    “当然合适啊!”冷月已经眼明手快的把榴莲蛋糕拿到自己跟前,迫不及待咬了口,这才嚼着蛋糕连连点头,“说起一把年纪,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好吧?所以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装深沉,我比你大很多很多哦!”

    “可是你看上去还不到十八岁,人类世界是看脸的。”云毅突然就有了危机感,郑重捧着埋头啃蛋糕啃得不亦乐乎的冷月,“你的容颜会一直保持不变,而我却会变得越来越老。答应我,以后不许离开我。哪怕我变成驼背没牙的老头,你都不可以离开!”

    冷月吃得嘴角满是蛋糕渣,原本想笑着再调侃云毅几句,却在看到他患得患失的脸后改变了主意。

    她知道云毅最在意的就是这个,而历经这么多波折才和他在一起的她,又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他呢?!

    冷月放下手里最爱的榴莲蛋糕,无比郑重地回视着云毅,语气格外认真,“我这辈子都缠定你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可能会放开你的!哪怕你哪天看上了别人,也不要想离开我的身边。我就算用绑的,也会把你给绑回来!”

    云毅眼神定定注视着冷月的眼眸,声音暗哑低沉,“你发誓。”

    “我发誓,这辈子我都耗定你了。”冷月认真重复着自己的誓言,“不只是这辈子,就连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不管你走到哪儿,我都会把你找回来,锁在我的身边,只能爱我一个人!”

    云毅的心这才甜蜜地沉下来,大手扣着冷月的后脑勺,贴上了她满是蛋糕屑的唇。

    他吻得小心翼翼,就像冷月是易碎的瓷器似得,呵护备至,每一下都温柔似水。

    冷月看起来柔柔弱弱,然后作风却从不文弱。

    有着狼族血性的她恩爱时向来彪悍,才不像云毅那么温斯文,而是反客为主地捧住云毅的下巴,投入地啃起他的薄唇。

    冷月像小狼似得啃着云毅的唇瓣,就像他的唇瓣是她最爱的蛋糕似得,啃得不亦乐乎。

    云毅被她撩拨的心火难耐,当即就把冷月给抱了起来,摁入怀里。

    这个火辣辣的小东西,每次都有本事令他失去冷静,恨不得当场就把她给就地正法。

    就在这时,总裁室的门突然被敲响。

    “叩叩,叩叩叩。”

    云毅正欲罢不能,眼看着就能顺利驶入港湾,没想到会有人不长眼来敲门。

    他不悦地皱起眉头,一把抱起怀里的冷月,拥着她朝总裁室的小休息室走去。

    然而门外的敲门声却变得急促起来,甚至胆大地喊了起来,“云总?云总!出事了!”

    云毅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把衣衫不整的冷月抱进休息室,自己低咒了声来到门前,黑沉着脸拉开门,“你最好有天大的事,不然就给我打包走人!”

    站在门外的,是云毅的助理常青,他被云毅那不善的眼神冻得缩起肩膀,却不得不继续说着,“云总,这次真的是出事了。我们一个礼拜前就出海的货轮不见了!“

    天知道常青多不想站在这儿,可是身为云毅的助理,他必须恪尽职守地汇报所有异常事项。

    云毅烦躁地横了常青一眼,满脸的不悦,“胡说八道,货轮就在海上航行,怎么可能不见?”

    常青被云毅的冷眼盯得浑身发毛,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云总,真的,失去联系的是发往北美的大禹号。“

    “大禹号?”云毅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大禹号的基本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