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0章 货船失联…

    冷月已经整理好凌乱的衣服从休息室走了出来,熟练报出了大禹号的各项数据,“大禹号是客货混装船,长一百八十点六米,宽二十七米,上下共计三层,一、二层装载货物,三层是游客房间,可以载重一万多吨的货物。于半个月前出发,当时船上没有游客,只有批价值十三亿美元的高科技产品,顺利抵航后毛利润五亿美元。”

    常青听得目瞪口呆,愣了两秒佩服地连连点头,“对对对,冷月小姐说的半点都不差!”

    这些数据他都随身带着,就是为了云毅问起来时好向他汇报,没想到冷月居然一字不差的全说对了!

    冷月并没有太客气,淡淡点了下头,“我只是半个月前看到了这艘货轮的数据,无意中记下来罢了。”

    她天生对数字敏、感,凡是被她看到的数据,几乎都能过目不忘。

    云毅轻拍了下冷月的肩头表示赞赏,这才冷着脸问向常青,“说吧,大禹号到底怎么了?”

    “云总,半个月前大禹号发往北美,早就应该到了的,可是从昨晚起,我们却收到了买方十几封催发邮件,他们并没有见到大禹号。”

    “然后呢?”云毅的眉头越皱越高,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公司会出这么大的岔子。

    “这艘货轮是我亲自送出海的,可是船长的电话根本就拨不通。我还去查了这艘货轮的航行记录,发现它驶入公海后,就再没有了踪迹,莫名其妙消失在海面上。”

    常青越说额头冷汗越多,云氏集团下辖货轮有十几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那可是装载了十几亿物品的货轮,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岔子,损失简直用巨大都无法形容!

    云毅眼眸微敛起来,“会不会遭遇了风暴?出了什么意外?问问途径的各国海监局,他们有没有接到什么求救信号?“

    偌大的一艘货轮,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消失。

    就算是遭遇了风暴或暗礁,也应该会发出求救信号的!

    “已经联系了,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求救信号。这艘货轮途径了三个国家的海域,可是等驶入公海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公海是指全世界人民共有的海域,任何国家都没有单独海上治理权,因此很多不法分子都会刻意选择在公海进行不法交易。

    而大禹号如果真的是在公海内消失,那事情将会变得十分棘手!

    “把它最后出现的坐标发给我,我需要亲自过去处理!”云毅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机立断下了决定。

    损失十几亿事小,但是要赶制这批货物是万般难,对方一旦起诉云氏将面临国际舆论。

    在公海上处理事情十分繁琐,稍有不慎就会被领海各利益国控告,他必须小心谨慎才行。

    常青立即将大禹号的坐标递给云毅,“这是大禹号最后发来的坐标,云总,需不需要联络领海海监局协助搜救?”

    “不用,先弄清楚具体情况再说。”云毅将坐标记在心里,敲定靠近那处坐标的小国,“立即给我预定去那里的机票,越快越好。”

    冷月生怕云毅会丢下他,立即跟着说了句,“给我定一张,我也要去。”

    常青请示地看向云毅,得到他点头首肯后,这才转身去预定机票。

    等常青走后,云毅这才转身捏了下冷月的脸颊,“你呀,我想单独出去都不行。”

    “当然不行,你别想丢下我乱跑,万一被别人给拐走怎么办?”冷月笑得眉眼弯弯,细长的手臂紧紧箍着云毅健硕的腰身,“只是去找一艘货轮,就当你带我去度蜜月了。”

    “度蜜月?”云毅赞同地点头,“嗯,这个主意真不错。”

    他和冷月都没有将货轮的失踪放在心上,觉得一定能够找回来,甚至都把这次的外出当成了蜜月旅行。

    然而世事难预料,谁又能知道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艰险呢?

    五个小时后,云毅就和冷月出现在国际机场,然后转乘客轮,抵达了里加的临海港口。

    里加是个内陆面积仅有六万平方千米的小国家,海岸线就足足有九千米长,属于温带阔叶林气候。

    云毅牵着冷月的手出了港口,入住在里加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内,顶层的总统套房将四周的景色一览无余。

    冷月站在明净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辽阔的银色沙滩,以及随波涌动的艘艘帆船,开心地转了个圈,“嗯,我喜欢这个小国家。”

    这里的气候适宜,尤其是窗口处的阵阵海风,更是吹得冷月昏昏欲睡。

    她喜欢海风的味道,略微的腥味中带着少许的甜,就像放了糖的咖啡。

    云毅伸手拥着她纤细的腰肢,“你喜欢就好,坐了那么久的船,是不是感觉有点晕?需不需要稍睡一会儿?”

    冷月转身投入云毅怀里,勾着他的脖颈,“不要,我还不累。“

    “不,你累了。”云毅说完,就打横将冷月抱起来,一把丢在宽松的大床上,“你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在飞机上就不停撩拨我,以为我会放过你?”

    之前在飞机上,冷月坐的无聊,就起了逗、弄云毅的小心思,小手时不时从他腰身滑落,然后好巧不巧落在他两腿间。

    原本云毅还以为冷月是无意的,直到看到她慧黠的眼眸,才知道自己被这个小东西给套路了。

    偏偏冷月还不懂见好就收,眼波流转的继续骚扰云毅,嘟起的红唇分外诱人,恨不得云毅当场就把她给办了。

    他在总裁室里就中途收兵,飞机上又被冷月接连撩拨,这会儿终于到了隔音绝佳的总统套房,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冷月呢?

    不把她浑身的骨头给啃一遍,云毅觉得都对不起自己的小兄弟。

    冷月嬉闹着去推搡云毅,“不要,我想去坐船玩,才不要跟你玩亲亲。”

    云毅的大手四处放火,薄唇已经印在了冷月的锁骨上,细细啃噬着,“谁跟你玩亲亲,小东西,我这次要累到你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