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1章 海中奇怪的小岛…

    说着,他已经动作娴熟的将冷月身上的衣服给扒掉,贪恋地品尝着眼前的美味。

    冷月的抗议声被细细的亲吻给淹没,白、皙的手臂逐渐落下,放在云毅的头顶,忘我的投入起来。

    窗外海风阵阵,屋内呢喃声声,连绵长久不息。

    直到日暮十分,云毅才不舍得放开怀里的冷月,哄着她睡了过去。

    等确定冷月睡着,云毅才轻手轻脚起身,慢慢从总统套房走了出去。

    他之所以跟冷月那么厮磨,就是为了把她给留在酒店里睡觉,不想让他跟着自己去涉险。

    云毅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么大一艘货轮,就这么凭空不见,里面潜藏了致命的危险。

    他不担心那些黑恶势力,唯一惧怕的,是冷月会被卷进来。

    所有的诡计和罪恶,就让他独自来面对就好。

    他的女孩,只需要安稳活在他的羽翼下,跟他朝朝暮暮!

    云毅无声走出酒店门口,立即有跟他一起抵达里加的常青就走了过来,恭敬站在他面前,“云总。”

    “嗯,我让你准备的快艇呢?买到没有?”云毅低声问道。

    这里是人生地不熟的里加,云毅猜测他们的到来很可能已经被有心人给盯上,凡事都格外谨慎。

    早在他们还没有飞抵里加前,他就命令常青专门买来崭新的快艇,免得被有心人动了手脚。

    常青立即点头,“已经准备好了,就停在港口偏僻的角落。”

    “很好,我们过去看看。”云毅微微点头,跟着常青朝快艇走去。

    他们快步在霓虹闪烁的黑夜中穿行,一路来到停泊着快艇的海边,敏捷跳了上去。

    云毅将坐标交给常青设定好,快艇一路劈风斩浪,朝着苍茫的夜色驶去。

    浩瀚的大海无边无际,好在有经纬度坐标的指引,云毅他们航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货轮消失的地方。

    然而这里一片沉寂,只有茫茫海面,并没有倾覆的货轮。

    云毅立在游艇下,锐利的眼眸在黑夜中的海面上扫视,指向矗立在不远处的海岛,“去那里看看。”

    “是。”常青立即调转快艇方向,朝着隐约可见的海岛驶去。

    等快艇即将靠近那座海岛时,云毅抬手示意常青停下来,“先不要靠近,上面有灯光。”

    常青将快艇暂停下来,顺着云毅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在这座海岛的顶端,有星星点点的灯光闪耀。

    他和云毅对视一眼,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立即警惕地驾驶着快艇暂时离开海岛。

    公海里到处遍布着无名岛屿,而那些亡命之徒则占据着这些地势险要的岛屿,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涯。

    “我们的货船,很可能是被这帮家伙给劫去了。”云毅愤怒的眼眸盯视着不远处的岛屿,声音冷冽如霜,“准备好人手和重火器,明晚我们摸上去看看!”

    向来冷静沉稳的云毅从不打没准备的仗,尤其是这种陌生的地方,聪明如他根本就不会只身犯险。

    常青轻轻点头,驾驶着游艇载着云毅朝海边驶回。

    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身后的那座岛屿上,有道身影正死死盯视着他们,恶毒的眸光堪比毒蛇。

    等云毅和常青回到海边,已经差不多四点钟。

    “回去好好休息,白天招募好人手,晚上十一点在酒店后门等我。”云毅低声叮嘱着常青,“记得,这件事不能让月儿知道,我不想让她担心。”

    常青了然点头,“是,云总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冷月小姐发现的。”

    “那就好,这次出来主要是带她游玩,查找货轮的事情不要太着急,欲速则不达。”云毅说完,就跟常青分开,走进了入住的酒店。

    此时正值凌晨时分,酒店大堂里并没有什么人,四下里一片静寂。

    云毅搭乘电梯到了顶层,踩过长绒地毯,一路来到他和冷月的房间,刷卡走了进去。

    “啪嗒。”

    房门应声而开,云毅换过鞋子走向卧室,推开门后心却被吓得骤然停跳。

    只见那张宽大的圆床上空荡荡的,压根没有冷月的身影。

    云毅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几乎丢掉魂,立即快步走了过去,猛地掀开鼓囊囊的杯子,“月儿?月儿?!”

    就在他惊慌失措时,一双手臂从床下伸出来,紧紧箍住了云毅的双腿。

    云毅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弯腰,却对上冷月笑得灿烂的小脸,“哼,大半夜不睡觉,偷偷跑去哪儿了?”

    看到冷月那熟悉的脸庞,云毅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刚才几乎跳出来的心跟着落回了原地。

    他又好气又好笑地坐在圆床上,弯腰将冷月从床下拉出来,“你呀,真是调皮,怎么能躲在床下面呢?”

    冷月从床下钻出来,看着云毅一脸控诉,“还说我呢,明明是你大半夜睡着跑得不见人,哼!我醒来找不到你,又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就顺势躲起来,万一是外人进来呢。”

    看着嘟唇控诉自己的冷月,云毅亲昵地嘬了下她柔嫩的脸颊,“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赔不是,好不好?”

    “不好,”冷月一把将坐着的云毅推倒,然后顺势爬到他身上,做出凶神恶煞的模样逼问,“快说,你大半夜跑去哪儿了?是不是跟哪个小情人约会去了?”

    “家里养着母老虎,我不要命了才敢去找小情人吧。”云毅冲冷月眨眨眼,促狭调侃着。

    “哈,居然敢说我是母老虎?我明明是漂亮美丽温柔大方的白狼公主,哼。”冷月自卖自夸着,恶作剧冲着云毅的脖子哈气,“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云毅脖子被哈的痒痒,翻身将冷月压在身下,跟她嬉闹起来,“是么?那就来看看,到底谁最厉害。”

    说着,他就反客为主,挠起冷月的痒痒来。

    冷月最怕痒,被云毅逗得笑得喘不过气,“哈哈……哈哈哈……我认输……认输……你最厉害……”

    她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这会儿因为嬉闹散开,露出里面娇嫩的肌肤,看得云毅直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