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知道错了?”云毅眼眸深深盯视着冷月,身体的渴望早已经昂扬起来,大手蛮霸地禁锢在她纤细的腰身,弯腰凑近她的樱唇,深深浅浅吻了下去,“可惜太晚了,你撩拨起来的火,你得负责。”

    “不要。”冷月的声音柔柔弱弱,带着几分语句还迎的娇嗔,身体已经诚实的攀迎上去。

    她深深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他微凉的体温令她通体舒畅,下意识想要贴的更近,索求更多更多。

    对于冷月的渴望,云毅瞬间了悟,化身为恶狼,不知疲倦的占有着身下的女人。

    两人在圆床上厮磨痴缠着,直到霞光冲破了云层,还在忘我地互相索取着。

    良久,云毅终于停止索取,这才拥着她重新躺了下来,“乖,好好睡一会儿。”

    他半夜出海,回来又跟冷月亲热了这么久,睡意终于涌了上来。

    冷月早已经被累的疲累不堪,乖乖躺在云毅怀里,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这一睡,两人硬是睡到了中午,才终于畅快醒来。

    云毅帮冷月穿好衣服,带着她去了里加最驰名的水上餐厅用餐。

    水上餐厅是建在海上的,整栋建筑都由高强度的钢化玻璃造就,通透感十足,脚下就是波涛翻滚的海面。

    凡是到里加来旅游的游客们,都不会错过水上餐厅的美食。

    云毅特意定了间独栋的餐厅,那是VIP客户专属,普通人根本没有资格消费。

    餐厅内有专门的厨师,负责给云毅和冷月单独做各种料理。

    诱人的美食勾得冷月馋虫四起,风卷残云般埋头吃了起来。

    她食量很大,最喜欢各种海鲜和肉食,尤其是蘸足了料汁的烤牛排,更是冷月的最爱。

    云毅优雅地吃着自己面前的菲力牛排,时不时宠溺地看着吃个不停的冷月,笑得格外舒心。

    等冷月吃饱,云毅就牵着冷月的手,在小小的里加转悠起来。

    一整个下午,云毅都在陪冷月逛街,冷月负责买买买,他负责拎包提东西。

    等到日落西山,冷月终于跟拎着大包小包的云毅满载而归。

    她自己手里抱了一堆的当地特产小吃,拎回总统套房就直接瘫软在圆床上,“啊,逛街可真累。”

    云毅无奈地笑着,“买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觉得累呢?”

    “当时我在忙着为国民生产总值贡献GDP,怎么能怕苦怕累呢?”冷月说得一本正经,“再说了,你不也逛得挺开心么?”

    云毅帮冷月倒了杯温水,端到她面前,“不只是逛街,只要跟你待在一起,去哪儿我都不会累。”

    冷月喜滋滋喝光了温水,煞有介事点头,“嗯,土味情话满分,孺子可教。”

    云毅轻揉了下冷月的发顶,“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既然这么累,还是先去洗个热水澡吧?”

    “不要,”冷月耍赖地冲云毅伸出手,“我累得走不动了,除非你把我抱过去。”

    她今天足足走了一下午,一双眼睛更是忙着看个不停,这会儿累得路都要走不动了。

    云毅宠溺地将冷月打横抱起,“既然这么累,索性我帮你洗好了。”

    冷月没有拒绝,而是理所当然地靠在他臂膀内,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

    等云毅帮冷月洗完澡,她已经舒服地睡了过去。

    “小懒猫。”云毅将冷月从浴缸内捞出来,还没帮她擦干净,冷月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给了云毅一巴掌,“别吵,耽误我睡觉!”

    这一巴掌压根没什么力气,云毅无奈地笑了下,帮冷月套好睡衣,把她抱回了卧室。

    外面已经华灯初上,云毅看了眼腕表,发现才下午六点钟,索性跟着躺下来闭目养神。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今晚将会有一场恶战。

    正好这会儿冷月睡得香甜,他也跟着睡一会儿养足体力。

    拥着冷月的云毅很快睡了过去,嘴角淡淡抿起,脸上有层不易觉察的笑。

    自从遇到了冷月,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如此的完美,有时候甚至觉得幸福到有些不真实。

    不过他期望这种不真实的幸福能够永远持续下去,直到他生命的尽头,仍能护佑冷月无忧无虑。

    夜色在窗外的徐徐海风中缓缓流逝,差不多到晚上十一点时,云毅悄然醒来。

    他低头看了眼冷月,发现她还睡得香甜,就轻手轻脚从床上下来,无声换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云毅心里想着那座岛屿的事,并没有注意到,当他从房间走出后,床上的冷月跟着醒了过来。

    “阿毅?阿毅?”冷月睡眼惺忪地喊了声,在黑暗中寻找着云毅的身影。

    然而直到她倦倦的困意退散,都没有听到云毅的回答。

    冷月摁亮房间的灯,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云毅去了哪儿。

    她立即清醒过来,想到昨晚云毅半夜里回来的事,立即警惕起来。

    昨晚云毅并没有告诉她到底去了哪儿,而是随意糊弄了过去。

    今晚又不在,肯定有问题!

    难道,是已经找到了那艘货轮的踪迹,才刻意在晚上去处理?

    冷月的大脑飞快转动,麻利从床上跳下来,套了件长体恤衫就从总统套房里走了出来。

    她一路嗅着云毅的气息,搭乘电梯来到了一楼大堂。

    大堂内人来人往,冷月并没有看到云毅,反而被人类杂乱的气味扰乱了嗅觉。

    电梯前的门童看着茫然四下张望的冷月,好心地走了过来,“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在寻找跟你一起入住的那位先生?”

    冷月连忙点头,一脸希冀地看向这位门童,“是的,麻烦你告诉我,他朝哪个方向走了?”

    门童指了下右手边,“他刚才向我询问后门的位置,刚走过去。”

    “谢谢,真是谢谢你。”冷月冲门童露出抹感激的笑脸,看得门童一脸愣神,好美的笑容。

    等门童回过神来,冷月已经走出了大堂,朝着后门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一阵慌乱,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得。

    冷月不由加快了速度,想要快点追上云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