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离乡背井的异国他乡,她一定要好好保护云毅,绝对不能让他出任何状况!

    冷月走得飞快,没一会儿就快走到酒店后门,遥遥看到了云毅宽厚的后背。

    “阿毅!”

    冷月轻声喊了声云毅,然而他正朝一辆黑色跑车走去,根本没听到她的呼唤。

    大晚上的鬼鬼祟祟,不知道在瞎搞些什么!

    不管了,先走过去再说,吓他一跳!

    冷月打定主意,没再呼唤云毅的名字,而是迈开轻快的步子,朝云毅追了过去。

    她距离云毅只有几十米的距离,现在云毅停了下来,相信她很快就能够追上。

    云毅并不知道冷月就在自己身后不远,他看到了常青之前开的车子就停在路边,大步来到车前,弯腰拉开车门。

    “常青,人手准备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车内就伸出一把枪,抵在了他的腰上。

    云毅这才看清楚,车内坐着的并不是常青,而是一名强壮的黑人。

    他身形高大,长得凶神恶煞,头上光溜溜的,还有道明显被刀砍出来的伤疤。

    那名光头黑人用枪抵在云毅腰上,示意他看向后车座,眼神凶狠毒辣,“不想害死你的手下,就给我乖乖坐上来。”

    云毅并没有被那把抵住自己的手枪吓破胆,而是跟着看向后方,这才发现常青正被另外两名黑人用枪抵住脑袋,脸上青肿不已,明显被狠揍过。

    常青鼻青脸肿冲云毅拼命摇头,“总裁,你不要管我,快走!”

    “嘭!”

    常青的话音刚落,其中一名黑人就用枪托狠狠砸向他的额头,硬把他砸昏了过去。

    殷红的血顺着常青的额角流下来,云毅冷漠看向坐在副驾驶的光头黑人,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的枪,“你们是什么人?不要为难我的手下。”

    黑人看见云毅的动作,立即扣动扳机,“上来!”

    “只要你乖乖坐上来,他就能活命!”光头黑人一把将云毅摔在座位上,用枪指着他的腰间。

    “丢出去。”光头黑人冲自己手下使了个眼色,被枪托砸昏的常青立即被丢出车外。

    抵住云毅腰身的枪口抽离,对准他的太阳穴,光头黑人笑得得意,“云总,我等候你的到来,已经多时了!”

    “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云毅抿紧薄唇,飞快在脑海中搜索起这名黑人来,希望能够找到有关他的资料。

    “呵呵,云总,是不是在猜测我的身份?很可惜,我们确实没见过,所以你就别白费心思了,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光头黑人眼里满是戾气,粗声低斥道,“开车!”

    黑色的车子瞬间驶离酒店门口。

    云毅知道眼下有并不是反击的好时机,他坐在车里思索对策。

    冷月原本跟在云毅身后,眼看着他钻进车内,立即加快脚步,“云毅,你去哪儿?!”

    然而隔着隔音绝佳的玻璃窗,云毅不但没听到她的呼唤,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正迎面快步赶来,车子急速离开。

    “可恶!没听到我在喊你么?!”冷月气得直跺脚,有点后悔刚才没有跟在云毅身后时喊他。

    这会儿看见那辆车走得飞快,天知道他这么晚要去哪儿!

    不行,她得跟去看看!

    冷月正准备跑过去追那辆车子,眼角突然发现云毅刚才停车的地方,似乎躺着一个人。

    她立即快步走过去,等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惊愕地立即弯下腰,“居然是常青?我没看错吧?”

    说着,冷月就将瘫倒在地上的常青半扶起来,清楚看到他青肿不已的脸,立即用力拍了下去,“常青,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被枪托砸昏的常青茫然睁开眼,看到冷月那张熟悉的脸庞,努力想要讲清楚事情的经过,“黑人……黑人劫持了车子,总裁……有危险……”

    冷月听得云里雾里,一颗心被常青的话吓得提到了嗓子眼。

    她立即用力摇晃着常青,担心地问道,“常青,你把话说清楚,什么黑人?什么危险?云毅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常青原本就被人揍得晕乎乎的,这会儿被冷月用力摇晃,再也支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喂!你说话啊!”冷月傻了眼,见唤不醒常青,只好把他扶到路边,拜托路人报警后匆忙消失在夜色中。

    虽然刚才常青没有说清楚,可是她却分明听到了那句云毅有危险!

    她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定要追上那辆车子,把云毅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冷月知道凭着自己人类的外形,是如论如何都跑不过疾驰中的车子的。

    她跑了几步拐了个弯,来到偏僻的角落,恢复了白狼的体型,朝着云毅开走的车子狂追过去。

    里加的夜色,街边霓虹闪烁不已,变成白狼模样的冷月疯了似的狂奔,一心只想追上那辆黑色的车子。

    “天呐,快看快看,路边有只白色的大狗耶!”

    “真的呢,哇,跑这么快,好漂亮的大狗!真想也养一只!”

    “赶紧拍下来,肯定有很多人也喜欢这头大狗。”

    “立耳扬尾巴,我怎么看着像一头狼呢?”

    “乱说,这可是沿海的里加,根本就没有山,怎么可能会有狼。”

    “兴许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呢,咱们追过去看看,如果真的是狼,说不定会跟咱们回去呢。”

    路边的几辆车注意到了在高速上狂奔着的冷月,车内坐着的人议论纷纷起来。

    甚至有辆红色的甲壳虫,因为太过于喜爱冷月,竟然改变了回家的航线,随着冷月奔跑的路线行驶起来。

    冷月对此一无所知,只知道埋头狂奔,拼了命想要追上只能看到尾光的那辆黑色跑车。

    负责开车的人并不知道身后有只狼在追他们的车子,而云毅也不知道冷月在追着车子跑,所有的思绪都放在身旁的黑人身上,想着该如何对付他们。

    “这位,这么晚专门过来等我,到底是想做什么?”云毅沉稳说了句,嘴角扬起抹不屑。

    光头黑人仇恨地瞪视着云毅,冷哼了声,“云毅,不用费尽心思猜了,我是你的老熟人,只是你从不知道我的存在罢了。为了能把你引来,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