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气急败坏的他顺手劫了辆货轮,然后发现货轮的主人居然就是云毅,心头突然就升起疯狂的念头。

    常年混迹黑、道的布里知道,他经营打理的那些生意根本见不得光,想要逍遥快活下去,只有走正规途径。

    当他发现劫持的那艘货轮价值十几亿美金时,变得更加贪婪疯狂起来。

    一艘货轮怎么够他挥霍的?

    坐拥商业帝国的云氏企业才是他的目标啊!

    布里的胃口很大,目的也十分明确。

    他故意把货轮藏在那处隐蔽的海岛上,然后派人等候着云毅的到来。

    等云毅终于出现后,布里就尾随在常青身后,趁机制住他钻入云毅车内,持枪挟持了云毅。

    布里早已经筹谋好一切,他不仅要吞掉那艘价值十几亿美金的货轮,还要借着报仇的名头,从云毅手里得到云氏集团的大部分股份,然后坐享其成。

    “云毅,你哥哥当年为了你屠杀了整个狄柯斯家族,这是你们无法洗白的罪孽。”

    布里阴森森看着云毅,说出自己最终的目的,“现在我来报当年的杀父之仇,你只要告诉我,想不想活下去?”

    云毅冷冷看向布里,已经从他贪婪的眼神里猜到了他所有的心思,“你想要钱?”

    “不,钱花了就没有了。我想要的,是可以生钱的东西,比如你们云氏集团的股份。”布里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只是些股份而已,自然比不过你金贵的性命吧?只要你答应把云氏集团的百分之八十股份转给我,我就放你回去。”

    听着布里毫不知廉耻的要求,云毅差点失笑出声,“你想的太天真了!”

    “你!”布里恼羞成怒,手里的枪往云毅太阳穴摁了几分,“我就不信你不怕死!姓云的,你最好想清楚了,是命比较重要,还是那些死的股份重要?”

    云毅看向前面的小山坡,猛地一拳挥向开车的黑人,黑人眼睛被打,猛地踩下刹车。

    云毅趁着车子骤然停止的惯性,敏捷去夺布里的枪,“就凭你,还想要股份!”

    他他看见车子已经开到了人烟稀少的海边,就算真的发生枪战,也不会伤及无辜。

    跑车骤然停下,强大的惯性使另外没有绑安全带的三名黑人朝前窗飞了过去。

    “啊——!”

    毫无防备的三名黑人被甩到前面,云毅已经趁乱坐上驾驶室位子。

    他本想踹开车窗跑出来,但是因为开车的黑人眼睛被砸,看不见前面。

    云毅一脚将开车的黑人踢出去,将车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疯狂的一头扎进了前面的海水中,而且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节奏。

    “妈的,云毅,你是不想活了吧?!”

    布里被撞得满头是血,高声骂着云毅,攥紧拳头朝云毅挥了过来。

    云毅挡住布里的进攻,腰下立即挨了两记重拳,是那两名同样被摔得满头是血的黑人。

    跑车被海水阻挡住冲势,终于停了下来,车内三人打得难解难分,根本没注意到逐渐没过车顶的海水。

    汹涌的海水逐渐吞没了车子,强大的压力挤走了所有的空气。

    云毅跟布里三人在车里打得难分难解,等发现不对时,整辆车都被海水给吞没。

    稀薄的空气抽走了他们肺里的氧气,令云毅和布里他们变得呼吸困难。

    布里显然没预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车门。

    然而外面是不停涌动的海水,巨大的压强死死锁住车门,根本就推不开。

    另外两名黑人立即靠近过来,想要凭借他们三个力量,推开被海水裹着的车门。

    云毅并没有像布里那么愚蠢,他弯腰拎起驾驶座放着的急救锤,猛力砸向前座的车窗玻璃。

    然而坚固的玻璃却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砸,云毅用足了力气,都没能令玻璃留下半点裂痕。

    云毅并没有气馁,继续挥着急救锤,持续敲击着同一个方位。

    车内的空气早已经稀薄到几近没有,云毅的肺因为缺氧火辣辣的疼。

    云毅知道眼下是生死存亡的关键,他要活着回到他的月儿身边,绝对不能不明不白地死在车里!

    强烈的渴望支撑着缺氧到乏力的云毅,他竭尽最后的力气,砸向已经锤了二十多下的那个点。

    “哗啦!”

    坚固的玻璃终于应声而碎,终于寻到缺口的海水疯狂涌进来,毫不犹豫灌满了整辆车内。

    云毅被海水推得往后倒去,挣扎着站起来,顺着碎裂掉的前窗往外游去。

    他的身体刚探出去大半,脚踝就被两双大手给死死攥住。

    云毅不用回头都知道,抓住自己的是布里他们。

    他顺势往后退去,借着惯性踹向布里他们的胸口,趁机挣脱他们的钳制,这才游鱼般划出车外。

    云毅刚从车内游出来,布里和另外两名黑人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试图控制住云毅。

    四人在海水中缠斗起来,云毅以一敌三,却并没有落下风,好几次都借着海水的力道,狠狠教训了布里。

    他们缠斗着从海水里往浅海处游去,每个人都累得精疲力尽。

    云毅的体力也被耗损的厉害,可是他心里始终提着一口气,不敢有任何的放松。

    直到云毅将布里他们给甩下一截,这才快速来到浅海区,往岸边艰难跋涉起来。

    带着海水往前行,远没有在海水中游行来得轻松。

    云毅每往前走一步,都觉得脚步是那么的沉重,不过他仍旧以惊人的耐力坚持着,竭尽全力往岸边走去。

    他一定要回到月儿身边,一定!

    头晕眼花的云毅咬牙往岸边跋涉,双腿酸软的几乎站不住。

    突然,他眼前一亮,看到冷月朝他跑过来。

    “月儿!”

    云毅狂喜着朝冷月奔过去,然而迎接他的,却是布里的手下。

    体力透支到极点的云毅太过于思念冷月,居然把牛高马大的黑人错看成了冷月。

    那名黑人身后不远还站着几名布里的手下,他们也不点破,而是逐渐朝云毅靠近过去。

    “月儿!”云毅欣喜朝来人敞开怀抱,等定神下来,瞬间变了脸色,“你不是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