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时说什么都晚了,那名黑人猛地挥出背在身后的棒球棒,狠狠砸向云毅脖颈。

    “嘭!”

    云毅被砸中,艰难挥了一拳,身形绵软倒在了沙滩上。

    布里和另外两名黑人总算从海水中浮了出来,“妈的,差点害得我的命都丢了,把他给我弄回去!”

    “是。”负责接应的黑人立即抬起云毅,把他放进停在沙滩上的后车厢,载着布里他们扬长而去。

    而此时的冷月,正疯了似的朝这边跑过来。

    她为了寻找被带走的云毅,已经持续奔跑了大半夜。

    “这家伙可真能跑,估计咱们是等不到它停下来了。”跟在她身后的路人终于坚持不下去,调转车头放弃。

    冷月并不知道身后跟踪着无聊的人,只顾着追踪云毅的气息,发了狂的狂奔着。

    持续的奔跑早已经磨破了冷月的脚爪,留下四行浅淡的斑斑血迹,冷月却浑然不觉。

    终于,她循着云毅的气息,来到了海边的沙滩上,跟一辆车子擦肩而过。

    冷月并没有理会那辆车子捎带的一缕云毅气息,而是继续往前奔跑着,心慌得几乎要跳出来。

    在她前方不远的海水中,云毅的气息更浓重些。

    难道,他坠海……

    不!

    冷月不敢再想下去,卖力狂奔着,脚爪下的沙滩留下一窝窝殷红的爪印。

    布里的司机看到了狂奔的冷月,好奇地瞅了眼,“老大,外面好像有一只大狗。”

    “不用管它,快走!”布里并没有往外多看,厉声呵斥着自己的手下。

    车子开出沙滩上了公路,顺着宽敞的高速一路向北。

    冷月在沙滩上狂奔了几百米,终于来到了云毅气息最浓的地方。

    她胆颤心惊停下来,看到沙滩上满是脚印,还有个明显被砸出来的人形浅坑。

    冷月立即低头嗅了下,心里更是紧张的不行。

    就是这个浅坑,云毅曾经在这里倒下过!

    揪心的冷月四处张望,生怕云毅已经被人丢在了海里。

    哗啦啦的海水开始退潮,露出那辆曾被吞没的黑色豪车。

    冷月连忙奔了过去,四肢被海水浸得湿淋淋的,焦急呼唤着云毅的名字,“阿毅!阿毅!”

    然而等她跑到那辆车前,根本没有得到云毅的任何回应。

    那辆车静寂地停在海水中,露出半截被砸开的前窗。

    冷月焦急地往里看,只见车内灌满了海水,碎玻璃飘得到处都是,根本就没有云毅的身影!

    找不到云毅的冷月惶恐的厉害,急得用前爪挠着那辆黑色豪车。

    不对,云毅并没有被人丢进海里,而是从车里游出来,然后被人打昏带走了!

    是刚才那辆车!

    冷月瞬间了悟,这才知道自己刚才错过了什么!

    她立即往岸边跑去,刚退落的海水掀了过来,将她整个卷入了海水中。

    无情的海水拍在冷月身上,奇迹般将她送回到沙滩上。

    浑身湿淋淋的冷月顾不上惊魂未定,甚至顾不上甩干被打湿的毛发,循着云毅的气味继续狂奔起来。

    刚才是她大意了!

    怎么就没有停下来拦住那辆车呢?!

    云毅肯定是被一帮人带走的,他就算再厉害,又怎么斗得过那么多有备而来的坏人呢!

    冷月自责不已,只要一想到云毅正处于危险之中,一颗心就痛得快要裂开。

    阿毅,阿毅,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

    北美。

    一辆白色的厢车驶入贫民窟,停在狭窄的巷子前。

    布里从车里跳出来,身后跟着几名抬着大箱子的手下。

    他的到来令贫民窟的住户们纷纷避让,这里的人都知道布里的恶名,谁也不敢得罪他。

    布里大摇大摆走在前面,来到一处破旧的房子前停下来,一脚将门踹开,“妈姆。”

    本来就破旧不堪的木门被布里踹得散了架,直接裂开掉在地上,吓了屋里的老妇人一跳。

    她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气愤地瞪着横在门口的布里,“布里,你又想干什么?!”

    布里摇晃着走进屋,用手扇着鼻子,似乎很嫌弃周围那些酸腐的味道,“妈姆,我让你跟我去住大房子,你怎么都不愿意,每次还都要我跑过来才行。”

    “你那里充满罪恶,我宁愿老死在这里。”布里的妈妈叹息着摇头,对叛逆的儿子十分无奈,“布里啊,不要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了,会有报应的。”

    “什么报应?当年姓云的屠戮了整个狄柯斯家族,还不是过得风生水起,报应在哪里?啊?啊?!”布里蛮横地瞪大了眼睛。

    “那是因为他们先绑架了姓云的一个后生,好像是叫……叫什么来的……”布里妈迟疑地摇头,“太久了,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哈哈哈!叫云毅!”布里猖狂地笑了起来,示意跟着进屋的手下打开大箱子,“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妈姆,你看,那个倒霉鬼云毅又被我给掳来了!”

    布里妈吓得几乎站不住,幸好扶住身旁的破桌子,才没有即刻跌倒。

    她惊魂未定地看向被捆在箱子里的云毅,害怕地连声央求着布里,“布里,你听妈姆的话,赶紧把他给放了!难道当年的惨剧还没能让你警醒吗?你把这个煞星弄来干嘛?!”

    “什么煞星?他可是我们的财神爷!哈哈哈哈!”布里疯癫着将自己的妈姆给抱起来,笑得格外得意,“妈姆,等我拿到了云氏集团的股份,咱们就发达啦!哈哈哈哈,你知道他们多有钱么?随便一条船就是十几亿美金呐!”

    看着布里癫狂的模样,布里妈失望地摇头,“儿子,永远都不要去肖想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命里没有富贵,你就算拿到手,也没命花。”

    “什么没命花?!我要痛快的花,肆意挥霍!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完全可以够我们逍遥快活几辈子啊!”贪婪的布里早已经被钱财迷住了心窍,根本听不进自己妈姆的劝告。

    “儿子,不要执迷不悟,当年狄柯斯就是因为认不清事实,害得全族被屠,难道你还想走他的老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