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17章 顺着他的气息终于找来…
    第1917章 顺着他的气息终于找来…

    “够啦!”布里勃然大怒,眼睛猩红地瞪着自己的妈姆,“人既然已经被我掳过来,就绝对没有送回去的可能!妈姆,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等着跟我吃香的喝辣的好了!”

    布里妈之前是狄柯斯的女佣,这辈子都习惯了服从,年轻时听主人的吩咐,老了听儿子的喝令。

    她迫切想让布里放了云毅,可是心里比谁都明白,自己是劝不动叛逆任性的布里的。

    “把他关进后面的柴房,门给我钉死喽!”布里吩咐着自己的手下,一屁股坐在残破的凳子上,“呸!要不是为了不被追踪,我才不至于窝在这破旧的贫民窟!”

    布里妈难堪的摇头,“布里,这里再破旧,也是你长大的地方,你怎么能嫌弃呢?”

    “嫌弃?哼!等老子有了钱,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省得看着碍眼!”布里凶神恶煞地瞪着自己的妈姆,“我饿了,快给我做点东西吃!”

    布里妈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去简陋的厨房做饭。

    她切开几颗油梨果,然后把煮好的虾仁和沙拉放进去,又烧了些肉酱汁倒进蒸好的米饭拌了下,直接用盆子端了出来。

    一般住在贫民窟的黑人,多是吃便宜的木薯和玉米,根本吃不到肉和水果。

    布里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不过对于养大自己的妈姆还是很孝顺的,时常让手下拎些吃的过来。

    布里妈把吃的端在桌上,布里已经懒洋洋坐了过来,“妈姆,勺子,都说了我们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再用手抓饭吃了!”

    小时候的布里住在贫民窟,和所有人一样,习惯用手抓饭吃。

    自从他混迹出来后,就不允许自己和妈姆再持续以前的陋习。

    布里妈只好转身去厨房,拿了几把勺子出来,布里这才埋头吃起来。

    他吃了两颗沙拉油梨果,盆里的肉酱汁米饭也吃下去一个角,这才打着饱嗝丢下勺子,“饱了,你们吃吧!”

    早就等在一旁的手下们顿时围了过来,抢到勺子的就用勺子,没勺子的就用手,大口吃了起来。

    用手抓饭时他们的饮食习惯,其他黑人也不介意,一帮人风卷蚕食,硬是把一大盆冒尖的米饭给吃了光。

    布里已经歪在床上打起鼾来,他坐了那么久的车,早已经累得不行。

    看着狼藉的桌面,布里妈默默收拾好,然后又在厨房待了一会儿,端着个小盆子朝后面的柴房走去。

    拆房外守着两名黑人,他们看到布里妈走过来,立即拦住她,“老大说了,谁也不准进去。”

    “我只是想给他拿些吃的,不能饿坏了。”

    “三两顿饿不死,东西放下,等下我们拿给他吃。”两人从布里妈手里接过盆子,挥手赶她离开。

    布里妈看了眼紧锁着的柴房,无奈地转身离开。

    她刚才是想趁着儿子睡着,偷偷把云毅给放走。

    谁知道被拦在门外,连进都进不去。

    回到自己房间的布里妈跪在床上,虔诚祈祷起来,“全能的神庇佑,这次不要再让我的孩子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引导他悔悟向善,洗心革面。”

    等布里妈走后,那两名黑人掀开盆子,发现里面是烤好的蝙蝠,对视一眼塞进自己嘴里,根本就没有拿去给云毅。

    在北美,烤蝙蝠是被黑人推崇的美食,只有比较高档的餐馆才能吃到,他们才不舍得把这道美食给云毅独享。

    午后的阳光火辣辣的,贫民窟变得静怡起来,很多人都受不了毒辣的太阳,躲进了破旧的屋子午睡。

    一道灰白的身影在这时出现在贫民窟入口,停在了白色的厢车前。

    这道身影正是拼了命追寻云毅的冷月,她满身光亮的白色皮毛,早已经沾满了仆仆风尘,变得灰蒙蒙的。

    此刻的她再不像之前那样优雅美丽,就像落魄的丧家之犬。

    冷月根本顾不上这些,她执着地追踪了这么久终于追上了那辆白车,欣喜地围着车子打转,想要快点找到云毅。

    然而车门敞开着,里面根本就没有云毅的身影。

    冷月耸动着鼻翼,仔细追寻着空气中云毅留下的气息。

    她调转脚步,确认方向后,毫不犹豫朝着狭长的贫民窟走了进来。

    贫民窟遍地都是废纸屑和滚落的酒瓶,空气中满是腐朽的酸臭味。

    冷月迈着谨慎的步子,循着云毅的气味大步往前。

    好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跑去午睡,并没有谁注意到冷月的出现。

    就算如此,冷月依旧走得格外小心。

    她不想被任何人发现,免得扰乱救云毅的计划。

    就在这时,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屋内跑出来,是个不肯午睡的黑人小姑娘。

    她手里抱着个破旧的洋娃娃,嬉笑着坐在门口,扭头看到了走在狭长巷子里的冷月。

    黑人小姑娘立即顿住笑,盯视着冷月的眼睛越瞪越大,等冷月靠近自己时,终于仰头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引来了屋里的大人,一把把她抓进屋里,大声喝骂起来,“大中午不睡觉,在这里狼哭鬼嚎什么!”

    几记巴掌声下来,小姑娘哭得更厉害起来,被吓了一跳的冷月暗呼好险,快速从她家门口窜过去,拐进一道更加狭窄的巷口。

    她这次不会弄错的,云毅就被关在这个破旧的地方!

    冷月幽绿的眼眸眯起来,看着前方用简陋木头拼成的房子,感觉到了云毅身上越来越熟悉的气息。

    那些气息凝重厚实,令焦灼的冷月终于稍稍放下了提起的心。

    没错,云毅就在这道木头屏障后面!她绝对不会弄错的!

    冷月来不及歇息,立即用自己锋利的爪子去刨那些竖起的木头,想要将云毅给救出来。

    “谁?!”

    守在柴房门口的黑人听到声音,立即推开门进来查看。

    柴房内光线昏暗,里面乱七八糟堆着些柴草,中间放着困住云毅的那口大箱子。

    另一名跟着走进来,本来就小的柴房变得更加狭窄起来。

    “疑神疑鬼的,这里除了被绑着的姓云的,还能有别的东西?走走走,烤蝙蝠还没吃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