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进来的那名黑人环视一圈,确实没什么发现,跟着走了出去,“估计是听错了,喂,你别抢我的烤蝙蝠,那个翅膀是我的!”

    两名黑人坐在地上大吃特吃起来,差点被发现的冷月被吓了一身的汗。

    她不得不藏好身形,然后伸出利爪,慢慢刨起面前的木板来。

    这次冷月不敢再拼命刨,她必须保证自己的存在不被任何人发现,这样才能出其不意救走云毅。

    只是她这样的速度,估计要刨到天黑,才能挖断一根木板吧?

    面对这样艰难的事实,冷月并没有气馁,而是继续无声挖起木板来。

    能挖到天黑更好,到时候这些坏人都睡了,她带走云毅更方便些!

    阿毅,你耐心等一等,月儿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冷月眼神坚毅地看着前面的阻碍,无声向里面的云毅承诺着。

    刚才那些黑人说云毅被绑着,就证明他们暂时不会伤害他。

    她必须在那些黑人失去耐心前,尽快救出云毅!

    明晃晃的日头渐渐西挪,逐渐落到了云层后,余晖映红了半个天幕。

    布里打着呵欠醒来,晃着脖子走到柴房,一脚提醒睡在柴房门口的两名手下,“妈的,让你们守在这儿,倒给我睡上了!”

    被踹醒的黑人立即跳起来,冲着布里点头哈腰,“嘿嘿,老大,刚眯了会儿。”

    “要是里面姓云的跑了,我弄死你们俩!”布里再次踹了手下一脚,这才凶巴巴喝道,“还不快点给我开门!”

    “好,好,这就开,就开。”

    黑人手下刚打开柴房的锁,布里已经一脚踹开了门,大步走了进去。

    他三两步来到大箱子前,用脚猛踹了下,“喂!姓云的,还没醒啊?!”

    布里的手下立即过来,手里端了瓢冷水泼进去,“老大,估计路上给他用得蒙汗药多了,嘿嘿,我这就让他醒过来!”

    冷月原本正在执着地挖着木板,听到布里说话的声音,立即停下手里的动作藏了起来。

    隔着层木板,她能清楚听到里面的动静,恨得咬牙切齿。

    这些可恶的人渣,居然给阿毅用蒙汗药!

    等她确认云毅安全后,一定要咬断他们的喉咙!

    柴房内,被冷水泼到身上的云毅悠悠醒来,才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大箱子里。

    他的双手被绑着,依旧凭着矫健的身形坐了起来,冷静地打量着四周。

    “醒啦?”布里一脸阴笑地凑近云毅,“这么远把云总请来,还真是费了不少周折。既然醒了,就赶紧写份协议,把你名下的股份送给我。”

    云毅看着布里无耻的嘴脸,差点被气笑。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

    看到云毅不出声,只是用清冷的目光看着自己,布里并没有半点难为情,“怎么?不愿意签?呵呵,云总,你不要想着能从这里走出去,这是贫民窟,你就算勉强冲出去,也找不到回去的路。甚至你想找人借部手机报警,都办不到!”

    这就是布里要把云毅困在贫民窟的真正原因,他之前特意派人调查过云毅,知道云毅身手了得。

    虽然布里带着手下,却没什么把握能看住云毅,索性把云毅困在贫民窟。

    这样就算云毅逃出去,也一时半会无法从贫民窟里获得任何帮助。

    面对狡诈的布里,云毅半个字都懒得跟他说,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云总,这是不屑于跟我说话?”布里摩挲着自己的光头,笑得更加放肆起来,“好,有骨气,我喜欢!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等等。”

    “傲骨可不是一般人有的,我布里有的是耐心,就不信熬不过他!”布里阴险地笑着,厉声命令自己的手下,“给我看紧喽,不准他喝水吃东西,我看他能扛多久!”

    布里一心只为求财,并没有想对云毅用刑。至于什么为狄柯斯家族报仇,只是他求财的托词罢了。

    富贵惯了的云毅肯定不知道挨饿的滋味,那种恨不得把自己给啃掉的饥饿感,布里相信一旦云毅尝到,就再也难维持他的傲骨。

    一旦他顺利拿到云毅的股权,当然不会放云毅活着回去!

    既然云毅迟早都会变成死人,他又何必跟个死人多费唇舌?

    布里不仅个性凶残,而且心思恶毒,邪恶的性格完美承袭了狄柯斯家族罪恶的血脉。

    他命令手下看紧云毅后,这才大摇大摆走了出去,准备去吃晚饭。

    等布里离开后,黑人手下重新将柴房锁了起来,守在了门外。

    冷月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确定他们都离开后,加快了刨门的速度。

    她并不清楚布里有多少手下,眼下唯有先不动声色帮云毅脱困,再来考虑其它的。

    云毅的双手依旧被捆着,耳朵却敏锐听到了木板给抓挠的声音。

    他立即寻声看了过去,激动地低声问道,“月儿,是你吗?”

    木板外面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抓挠木板的声音变得密集起来。

    云毅刚才还烦躁的眉心瞬间舒展,真是他的月儿,她追过来了!

    不过下一秒,云毅就担心起来,这帮人看着客客气气,为首的布里却明显是个亡命之徒。

    他必须尽快摆脱困境,不能让他们伤害到月儿!

    担心冷月安全的云毅不再犹豫,立即低下头,打算用嘴巴咬开绑在手腕上的绳索。

    门外站着的黑人并没有注意到柴房里的异常,而是一脸憧憬地规划起未来。

    “老大说了,等他拿到姓云的钱,赏给咱们一人一套别墅,那可是富人才能住上的别墅啊!”

    “谁说不是呢!呵呵,等老子搬进别墅,想睡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到时候来个双飞燕,真是爽歪歪呀!”

    “你他妈就想美事,来对姐妹花降的住嘛!老子就比你实在多了,给我个模特身材的就行。”

    两名黑人肆意放飞自我,喜不自禁地幻想着未来。

    天色一点点暗下去,布里吃过晚饭后晃了过来,顺便帮自己手下带了饭。

    他随手把端着的饭盆递给手下,眼睛扫了眼柴房,“怎么样,他开口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