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19章 冷月瞬间揭下他的脸皮…
    “没有,老大,他连话都没说。”黑人手下接过饭盆,狼吞虎咽起来。

    “这么厉害,几个小时了,至少也该撒泡尿吧?”布里狡诈的眼睛转了下,“把门开开,我进去看看,别给他跑了。”

    一名黑人手下里面打开锁,布里踹门走了进去,看到仍旧被绑在箱子里的云毅。

    “啧啧啧,还真是有耐力啊!云总,你打算委屈自己到什么时候?赶紧写份股权书给我,我好放你逍遥自在。”布里叼着根牙签,围着云毅晃悠起来。

    云毅冷冷看了布里一眼,直接戳穿了他虚伪的假笑,“是吗?只怕我写了股权书给你,下一秒你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吧?”

    布里的计谋被戳穿,瞬间恼羞成怒起来。

    他恶狠狠瞪着云毅,凶相毕露,“不管结果如何,你的财富都只能是我布里的!这是你们当年屠杀狄柯斯家族的报应!”

    “报应?呵呵,狄柯斯家族罪有应得,而你,是个连名分都没有的私生子。”云毅故意想要激怒布里,“幸好你当年没有名分,不然早已经跟着狄柯斯长眠地下了。”

    这几句话云毅说得残忍,气得布里当场跳脚起来,一把揪住云毅的衣领,“你找死!”

    云毅满意地勾起唇,他等得就是这个机会,刚才之所以故意激怒布里,就是想要让布里靠近。

    “找死的是你!”云毅淡然说了句,猛地从箱子里站起,巍峨如天神降临。

    就在布里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云毅的右手已经疾如闪电,锁住了布里的咽喉!

    这突然的变故令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包括布里自己,直到云毅锁紧他的咽喉,才慢半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云毅给反制住!

    “可恶,姓云的,你放开我!”布里气急败坏地嘶吼着,双手拼命朝云毅打过来。

    然而云毅的长胳膊直接锁住布里的脖子,手臂太短的布里根本就够不到云毅!

    眼前的一幕令人有些啼笑皆非,布里的手下憋住不敢笑,努力绷住嘴角的笑,持枪对准云毅,“放开我们老大!”

    云毅丝毫不被他们威胁,只紧紧锁住布里的咽喉,轻蔑地冷哼了声,“跳梁小丑,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不要!求你放过他吧!”一道苍老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双膝跪在地上。

    她是布里的妈姆,连连向云毅磕头,“求求你放过我儿子,他已经知道错了,请不要伤害他!”

    云毅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女人,“有些错不能犯,错了,丢的就是性命。”

    “求求你,我儿子只是小的时候看到了那场大屠杀,受了刺激,请你放过他,我愿意替他去赎罪,求求你。”布里的妈姆仍跪在地上祈求着,向云毅跪爬了过来。

    云毅并没有参与当年对狄柯斯家族的屠戮,眼看着布里妈姆跪着过来,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两步。

    而布里的手下已经趁着这个空档,用枪抵在了云毅的太阳穴,“放了我们老大,不然子弹可不长眼。”

    “求求你,放了我儿子,我保证他们不会再伤害你。”布里妈姆仍跪在地上哀求着,连头都没有抬,卑微祈求着云毅能够放过布里。

    云毅眼眸紧缩起来,并没有放开钳制住布里咽喉的右手,而是扭头直视着持枪的黑人手下,“有胆你就开枪,对准了开。”

    他冷戾的眼眸威风凛凛,看得那名黑人不自觉胆怯起来,持枪的手跟着轻颤。

    就在这时,柴房的木板突然折断,一道毛茸茸的白色巨爪露了出来。

    陡然出现的狼爪吓坏了布里和他的手下,布里哆嗦到几乎站不稳,“那……那是什么东西?”

    云毅则已经松开布里,跑向了那处断开的木板,“月儿危险,不要进来!”

    柴房里的几人云毅倒没有放在眼里,他只担心冷月的安危,生怕她会有半点危险。

    被丢开的布里觉得自己从鬼门关打转了一圈,他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打掉心里的胆怯,从后腰掏出把手枪,“哈哈,姓云的,你也太自大了吧?这下我看你死不死!”

    说着,布里对准云毅的方向扣下了扳机。

    呼啸的子弹朝着云毅飞去,一道木板迎着挡了过来,凭着惊人的力道,居然奇迹般撞开了那枚子弹。

    白狼冷月跟着从缺口处跳进来,毅然挡在云毅面前,尖利的獠牙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仰头咆哮起来。

    “嗷——呜——”

    都是屋里这些混蛋害了云毅,她要撕碎了他们!

    震耳欲聋的狼啸几乎将柴房顶给掀掉,也吓得布里他们魂不附体。

    “它居然是狼!有狼!”黑人手下惧怕地喊着,连连后退。

    “该死,我的手怎么不听使唤?妈的!”布里跟着往后退去,色厉内荏命令自己的手下,“快打死那头狼,上啊!”

    然而布里的手下虽然手里握着手枪,却被眼神凶狠的白狼冷月吓得不敢动,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狼!

    “该死,你们这些软蛋!”布里咒骂了句,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持枪瞄准冷月,“不就是一头狼么?看老子一枪崩了它!”

    布里刚站起来,云毅已经瞬间来到他跟前,抬脚扫掉了他手中的枪,“找死!”

    冷月从云毅身后蹿出来,巨大的前爪将布里拍倒,锋利的利爪立即在他脸上带出几道血痕。

    柴房里瞬间一片骚臭,原来是布里被吓得尿了裤子。

    他用手捂住自己受伤的脸,跪在地上向冷月磕头,“别……别过来……”

    然而冷月心里恨透了他,根本不肯放过!

    她居高临下冲着布里大吼,獠牙狰狞刺目,直接挥爪撕下了布里的脸皮!

    “啊——!我的脸,我的脸!”

    冷月这下是真动了气,她十分憎恶布里,直接抓掉了他的脸皮。

    巨大的痛楚令布里差点昏厥过去,翻滚着在地上哀嚎,“我的脸好痛,好痛啊!”

    他的几名黑人手下本来就有些胆怯,这会儿看到布里被凶悍的白狼直接揭下脸皮,吓得连忙跑出去叫人,“快来人啊!老大被白狼抓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