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20章 月儿,对不起,我们回家吧…
    云毅连忙追了过去,临空飞起踹倒两名黑人,剩下那个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被踹倒的黑人从地上爬起来,发狠地去掏手枪,打算来个鱼死网破。

    然而云毅又怎么会给他们出手的机会?

    不等他们抽出手枪,云毅已经握着那把布里被打落的手枪,对准两名黑人扣下了扳机。

    “砰!砰!”

    两声枪响过后,黑人手下被结果了性命,无声躺倒在地。

    等云毅转身走回柴房,布里仍哀嚎着被冷月踩在脚下。

    屋内血腥味浓重,冷月体内的狼族血统被唤醒,幽绿的眼眸中布满杀戮的凶光。

    她抬起前爪,将哀嚎翻滚着的布里压制住,打算再给他致命一击!

    “不要啊!”布里妈姆跪着冲了过来,用苍老的手抱住冷月的前爪,“狼王大人,你不要杀我儿子,要杀就杀我吧!他已经得到教训了!”

    年迈的布里妈姆心痛地看着血肉模糊的布里,搂着冷月的前爪一个劲儿磕头,“求求你,放过我的儿子,放过他吧!”

    冷月浑身杀机四溢,前爪被抱住,索性张大嘴巴,朝着布里的咽喉咬去。

    她心里恨透了布里,恨不得当场撕碎了他!

    她跑了一夜,就是这个该死的混蛋劫走了阿毅。

    “不!求求你不要!”布里妈姆用身体护着血肉模糊的布里,毅然闭上眼睛,“狼王大人,求求你放过他,我愿意替他死去!”

    布里妈姆并不知道白狼冷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只是下意识想要保护住自己的儿子,生怕他会被暴怒中的白狼给吃掉。

    冷月冷冷盯视着挡在布里身上的布里妈姆,挥爪把她给掀到一旁,暴怒地扬天长啸一声,“嗷呜——!”

    令人胆颤心惊的狼啸声响彻了柴房,云毅大步来到冷月身旁,伸手拥住她灰蒙蒙的皮毛,“月儿,放开他,不要让他脏污的血污染了你的灵魂。”

    听到云毅的声音,冷月似乎才从冲天怒气中清醒了些。

    她扭头看向拥住自己的云毅,觉得他被折腾的憔悴极了,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可恶的黑人害得!

    冷月越想越心痛,低头准备再给布里一爪,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云毅心疼地看着陷入狂怒中的冷月,紧紧拥入狼狈不已的她,“月儿乖,这些败类不值得你出手,他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走,我们回家。”

    说着,云毅就弯腰抱起冷月,大步朝柴房门口走去。

    刚才还暴怒不已的冷月,在接触到云毅温暖的怀抱时,狂怒到极致的神智渐渐平复了些。

    她依赖地靠在云毅的胸膛,用毛茸茸的脑袋摩挲着云毅的下巴,眼里是说不完的爱恋,和失而复得的狂喜。

    “谢谢,谢谢你们肯放了我儿子,我感激你们的大恩大德!”布里妈姆连连冲云毅和他怀里的白狼冷月磕头,感激他们饶了布里一命。

    云毅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抱着冷月,大步走出柴房。

    然而两人刚冲出柴房,之前那名逃走的黑人手下就领人冲了进来,“就是他们打伤了老大,快拦住他们!”

    几名黑人立即掏出手枪,对着云毅和白狼冷月扣下扳机。

    云毅立即机敏地抱着冷月冲回柴房,躲过那些射过来的子弹。

    “你们是逃不掉的,乖乖举手投降!”

    持枪的黑人们嚣张地在门外叫嚣着,气得冷月当即就想从云毅怀里冲出去,撕碎外面那些混蛋的喉咙。

    云毅连忙安抚冷月,“乖,他们都是些乌合之众,不用担心,看我的。”

    说着,云毅就拎着张破桌子,从柴房内冲了出来。

    他将那张破桌子挡在面前,手里握着布里的手枪,一边往前冲,一边果断扣下扳机。

    “砰砰!砰砰砰!”

    云毅的枪法很好,每一枪都不落空,瞬间解决了那几名连枪都拿不好的黑人。

    等他确定这几名黑人都中弹倒地,这才不慌不忙将挡在身前的方桌丢在地上,上面有几枚子弹射入的坑洞。

    云毅朝着倒地的黑人们走过去,逐一确定他们有没有死透。

    他向来沉稳谨慎,不会给对方半点趁机反扑的机会。

    果然,有两名黑人只是肩膀中弹,正低声呻、吟着。

    云毅毫不犹豫再次扣下扳机,两枪了解了他们的性命,这才信步走向柴房,抱起正担忧着他的冷月,“一切都解决了,我们终于能回家了。”

    冷月早已经被云毅利落的身手看得痴迷,信赖地窝在他怀里,心里异常甜蜜。

    在这一刻,冷月早已经忘了之前一路追踪过来的艰辛,甚至都忘了脚掌被磨破的痛楚。

    只要能跟她最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在哪儿,对她来说都是天堂!

    云毅心疼地拥着冷月离开,看着她磨破的四肢,眼里满满都是心疼,“宝贝儿,都是我太粗心,害你跟着受苦了。”

    他虽然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更不清楚到底被绑来了多久。

    可是从冷月那灰扑扑的毛发,还有残破渗血的脚掌,云毅已经明白了她赶来的艰辛。

    冷月并没有觉得有多累,仰头贴在云毅脖颈前,伸出舌头舔了下他刚毅的下巴,所有的甘之如饴都写在了动作里。

    她说过的,无论云毅去了哪儿,她都会守在他的身边,绝对不允许他丢下自己一个。

    哪怕是用绑的,她也一定会把他给绑回来!

    云毅抱着怀里的冷月,走出了布里的家,外面是破旧不堪的贫民窟。

    刚才枪声惊动了住在贫民窟里的黑人们,他们早已经站在布里家门外,胆怯地往里看着。

    这些人衣衫褴褛,黑黑的脸上只有牙齿和眼仁是白色的,缩着肩膀挤在了一堆。

    当云毅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些陌生的黑人。

    “只要你们不阻拦我们离去,我就不会伤害你们。”云毅朗声说着,昂首阔步往前走去,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黑人们被云毅的气势给震撼,谁也不敢跳出来拦住他们,而是小声议论着。

    “刚才那些枪声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恶人布里呢?难道已经被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