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布里之死…

    “谁知道呢?布里妈姆辛辛苦苦把他养大,谁知道长大变得无恶不作,真是慈母多败儿啊!”

    “这个男人是从哪儿来的?长得可真好看,他怀里抱着的是狗还是狼?”

    “不清楚,不过看上去不好惹,咱们还是不要去触霉头的好!”

    “之前我就说过,我看到一头白狼,可是没有人相信我……”

    黑人们低声议论着,脸上的表情千奇百怪。他们很好奇云毅能从布里家走出来,却都不敢过去布里家察看具体的情况。

    云毅任由他们议论着,脚步不停的往前走着,直到来到那辆敞着车门的白色厢车前,这才抱着冷月跳了上去。

    “月儿,我现在就带你回家。”云毅轻轻拍了下冷月毛茸茸的狼头,启动车子朝酒店驶去。

    白色的厢车刚驶出破旧的贫民窟,布里妈姆就艰难地扛着布里踉跄走了出来。

    布里身形高大,将布里妈姆压得几乎走不动,硬是咬牙硬撑到门口,还是脱力地摔在地上。

    “啊,好痛!好痛!”被摔出去的布里立即捂着脸大声喊痛,慌得布里妈姆赶紧去扶,可是试了好几次,都力竭地扶不起来。

    “妈姆,我好痛!好痛好痛啊!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布里翻滚着大声喊痛,恨不得马上死去。

    他血肉模糊的样子吓得挤在门口看热闹的黑人们一跳,齐刷刷后退了两步。

    “天呐,那是布里吗?他的脸是怎么了?”

    “不清楚,但是看起来好恐怖,真是可怕啊!”

    “这就是平时做坏事的下场,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布里妈姆看上去有点力不从心。”

    “到底是邻居,虽然布里无恶不作,但是他妈姆却是个善心的好人。”

    “那好吧,过去过去。”

    住在这里的黑人们虽然贫穷,却差不多都有颗善良的心。

    他们简单商量了下,就齐刷刷走进布里家,合力将脸上血肉模糊的布里给抬了起来。

    经过这些邻居的帮助,被撕下脸皮的布里终于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一路上都是布里撕心裂肺喊痛的声音。

    然而医院里设备简陋,医生们用尽了本事,也没能挽救失血过多的布里,关键是他脸上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

    两个小时过后,负责对布里做手术的医生们遗憾地通知布里妈姆,“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他的伤实在是太严重。”

    “不,医生,我求求你们救救他,他是我唯一的儿子啊!”布里妈姆立即跪了下来。

    医生连忙把她扶起来,“真抱歉,我们真的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实在是无能为力。你还是进去看他几眼,说说话吧。”

    说完,医生就无奈地离开了手术室。

    布里妈姆绝望到差点昏倒,幸好被陪同的邻居扶了一把。

    两行清泪从她脸颊滚落,她忍住巨大的悲痛,摇摇晃晃来到手术室内,看到虚弱躺在手术床上的布里。

    “布里,我的孩子……”布里妈哽咽不已,眼泪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喉头更是说不出话来。

    听到喊声的布里想要好好看看养大他的妈姆,可是他的眼睛早已经被鲜血给覆盖,看什么都是一片血色。

    “妈姆,对不起,是我没有听你的教诲,才会一步步走上绝路。”布里声音格外虚弱,胸脯剧烈起伏着,似乎随时都可能断气。

    布里妈姆老泪纵横,“是妈姆太娇惯你,才造成今天的恶果。儿啊,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一定要走正路。”

    听着年迈妈姆的殷殷嘱托,布里惭愧的无地自容。

    他多年来骄横跋扈惯了,从没有想到一次的贪婪会害得自己丢掉性命。

    “妈姆,对……对不……”布里努力想说抱歉,然而一口气卡在喉咙,最后一个字怎么都吐不出来。

    他的喉咙发出尖锐的鸣声,无力的四肢挣扎了两下,终于软软耷拉下来。

    布里妈姆虚脱地倒在地上,苍老的脸上满是伤心的泪,“布里,我的孩子……呜呜呜,我的孩子……”

    陪同布里妈姆的邻居亲眼看到做尽恶事的布里死去,弯腰把倒在地上的布里妈姆搀了起来,“布里已经走了,别再难过,要爱护好自己的身体。”

    “布里,我的布里,都是妈姆害了你……”布里妈姆充耳不闻,整个人都陷入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伤中。

    如果她早预料到今天会发生的一切,当年怎么都不会想着带布里回到狄柯斯家族,让年幼的布里看到那么血腥残忍的一幕。

    然而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她唯一的儿子,就这么被贪婪侵蚀,悲惨惨地丢掉了性命。

    云毅开车载着冷月朝酒店驶去,并不知道布里妈姆的悲伤。

    他对布里的遭遇并不敢兴趣,心里清楚的知道被撕下脸皮的布里就算不死,后半生也几乎废了。

    不是云毅仁慈,而是不想让那些坏人的血污秽了他的冷月。

    当时的冷月现在暴怒中,不过等她冷静下来,回想起自己曾经杀过人,心里一定会很不舒服。

    云毅不介意自己手上有多少人命,那些恶人都是咎由自取。

    他只是不愿意让自己的月儿沾染这些血腥,她是那么温柔善良,当时只是被逼急了而已。

    那些杀戮打斗由他独自来扛就好,他愿意阻挡住所有的黑暗和阴谋,只留给最爱的月儿岁月静好。

    车子徐徐前行,之前一路狂奔寻找云毅的冷月这会儿窝在他腿上,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她真的太累太累了,如今云毅终于安全,她需要好好打个盹。

    云毅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冷月,眼角的光扫过冷月血迹斑驳的四足,心头满满都是心痛。

    自己的被绑,一定吓坏了冷月,她是抱着怎样的担忧,一路狂奔找到了这里的?

    只怕中途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不然也不会累到磨破了四足。

    云毅知道带伤狂奔的痛楚,然而他的月儿却没有跟他抱怨过一句!

    他单手抚摸着冷月身上白灰色的皮毛,上面染满了风尘仆仆,更令云毅心疼了好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