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凑近云毅,再次给了他一个深情的吻,霸道地宣誓,“你也不准靠近别的女人,看也不能看,以后只能看我!”

    “当然,别的女人根本没有令我注视的资格。”云毅说着,翻身将冷月压在了身下,身体力行告诉她自己的爱恋,“宝贝儿,我觉得我们还能再来一次。”

    冷月本就红润的脸更加娇艳起来,“你刚才不是已经好了么?还来?”

    “谁让你那么美好,总是在诱惑我。”云毅低声控诉着冷月,大手已经不规矩的在冷月身上游弋起来。

    冷月那颗心被云毅揉得化成了水,娇嗔着瘫软下来,“讨厌,你真是贪得无厌啊!”

    “一次怎么够,我还要爱你到白发苍苍呢。”云毅凑近冷月哄着,轻轻啃着冷月的耳垂,他知道这是冷月的敏、感点。

    果然,冷月很快变得媚眼如丝起来,小手贴上他强壮的腰身猛拧了一把,“坏蛋,为什么我什么都要听你的……唔。”

    滚烫的吻落下……

    她已经浑然忘了刚才自己才讨饶不停的惨痛经历,兴致勃勃想要征服云毅。

    对于冷月的邀约,云毅自然照单全收。

    他露出得意的笑,道出声蛊惑的低吟,“宝贝乖…”

    窗外的天色渐渐亮起,屋内的纠缠却仍在继续着,美好的令人心向神往。

    这是独属于恋人间的美好痴缠,羞得初升的朝阳都跟着晕红了脸,躲在红红的云层后面。

    窗外的天色渐渐亮起,屋内的纠缠却仍在继续着,美好的令人心向神往。

    这场痴缠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才在冷月的哀求声中,云毅草草结束。

    他心疼他心爱的女人,生怕她会疲累半分,甚至都不舍得累到她。

    等到日上三竿,云毅才帮冷月穿好了衣服,牵着她的手来到酒店餐厅用餐。

    当常青看到冷月出现在云毅身旁时,惊愕的几乎合不拢嘴,“冷月小姐,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冷月嫣然冲常青笑了下,“什么回来?我一直都留在总统套房没出去啊!”

    “什么?可是……可是我之前特意上去看过,都没有看到你在啊!”常青困惑地挠挠头,很不明白自己明明去过总统套房那么多次,却从来没看到冷月的身影。

    冷月抿嘴笑了起来,“那可能正好我出去了吧,还真是巧呢。”

    “真的是这样吗?”常青仍是困惑的不行。

    “好了,这件事不重要,常青,那艘货轮是不是已经开回来了?”云毅及时岔开话题,阻止了常青继续问下去。

    “是的云总,我已经清点过了,那些货物都在,随时我们都能起航。”

    “嗯,那就通知兄弟们整装,中午起航。”云毅淡淡吩咐了句,手里忙着为冷月切牛排。

    “是,我这就传达下去。”常青说着站起身往外走,边走边小声嘟囔着,“奇怪,那天把我扶到路边的不是冷月小姐?难道是我头晕出现的幻觉?”

    常青弄不清楚,纳闷地走了出去,不解的模样令冷月憋笑不已。

    云毅无奈地轻摇头,看向冷月的眼里满是宠溺,“真是调皮,估计常青他得懵半个月。”

    “不然呢?告诉他扶他的就是我,然后还要跟他解释那十几个小时我跑去了哪儿,多累。”冷月调皮吐了下舌头,笑得天真无邪。

    “你高兴就好,常青的想法不重要。”云毅说着,伸手帮冷月擦了下嘴角沾着的牛排酱汁,“你呀,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每次吃东西就弄到脸上。”

    “哪有?”冷月伸出舌头迅速舔了下嘴角,无心地动作撩拨的云毅心猿意马。

    他眼眸深深看着冷月,压低声音认真道,“我好饿。”

    “饿?这里不够吃啊?那多叫一份好了。”冷月并没听懂云毅话里的深意,抬手想要喊餐厅里的服务生。

    “傻瓜,不是胃里饿。”云毅一把握住冷月扬起的手,食指在她掌心里打圈转着,眼泛桃花,“等你吃饱,要好好喂饱我才行。”

    冷月这才明白云毅的意思,瞬间红了耳根。

    她快速看了眼周围,很是庆幸自己坐在贵宾区,周围并没有太多人。

    可是再怎么没有人,大庭广众下的,冷月仍是被云毅的调、情逗得面红耳赤。

    “你明明都……都吃过两次了……”冷月害羞地微嘟起樱唇,眼波流转顾盼,“哼,就不怕累到直不起腰么?”

    云毅很满意冷月羞怯的小模样,冲她笑着眨了下眼睛,“我的体力你还不清楚?嗯,或许应该再证明一下才行呢。”

    冷月被逗得有些坐不住,索性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先上船等你。”

    “上、床?好!这么迫不及待?好,我等下一定不会让月儿失望的。”云毅故意曲解冷月的意思,笑得格外开心。

    冷月狠狠瞪了云毅一眼,“我说的是船,不是床!”

    “哦——原来是船啊——”云毅继续逗着冷月,“区别并不大嘛,宝贝儿,你只管等着我就好。”

    “讨厌!”冷月娇嗔横了云毅一眼,转身朝外面走去。

    她只顾着埋头往前走,根本没仔细看前面,差点一头撞在透明的落地窗上。

    “小心啊!”好在云毅及时跟了过来,一把把她拉回自己怀里,“走路要专心,刚才多危险。”

    “谁让故意逗我。”冷月控诉着云毅的恶行,漂亮的绿眸里带着委屈的小情绪。

    这能怪她么?如果不是被他接连调侃,她当然会好好看路啊!

    “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云毅好脾气地笑着,拥着冷月的肩朝找回来的货轮走去。

    他们一路相拥而行的画面是那么的登对,令看到的游客们羡慕不已。

    “看看人家多恩爱啊,男的帅气潇洒,天呐,如果他拥着的是我就好了!”一名戴着相机的短发女满眼都是痴迷的星星。

    跟他结伴而行的男人不屑甩了下头发,“男的也就长得一般,跟我比起来勉强有些小帅。不过他怀里的女孩可真是人间尤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