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贝始终在意自己之前茹毛饮血的过往,那些往事就像挥之不散的苍蝇,始终缭绕在他心头,令他如鲠在喉。

    “卉儿,我还是担心会对平顺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你要不要为他做个检查,真的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好吧,”见达尔贝坚持,陆卉儿只好点头,“既然你坚持,那就带平顺去做个身体检查也好。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我们的平顺绝对不会有任何异常的!”

    达尔贝顺从点头,却仍是坚持自己的观点,“等下我就让医官过来,帮平顺好好检查下。”

    陆卉儿拗不过达尔贝,为了让他彻底放下心来,索性任由他去,“好,小心别吓到平顺。”

    医官很快被传唤了过来,他谨慎地为平顺检查着,简直使出了十八般技能。

    小平顺蹒跚着来回走动,并没有半点被吓到的迹象,反而时不时会笑上几声。

    达尔贝则有些紧张地站在一旁,生怕会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相比起达尔贝的紧张,陆卉儿的表情格外沉静,她相信自己的宝贝儿子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医官仔细地为小平顺检查着,不敢有半点疏忽,硬是忙碌了一个小时才终于忙完。

    他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恭敬地跪在达尔贝面前,“国王,小臣刚才已经仔细为小王子检查过了。”

    “结果怎么样?”达尔贝心急地问着,“快告诉我!”

    “是,是,”医官被达尔贝的威压吓得颤了下肩膀,这才回答道,“国王,小王子的体质确实异于常人,远远高出寻常幼童的各项指标。”

    达尔贝被这句话说的心里一凉,差点站不稳,急切地扬声问道,“异于常人会怎样?!对平顺的健康有没有影响?”

    医官惶恐地擦着脸上的汗,真希望自己此时此刻能够昏过去,“国王,小王子的各项指标都远远朝前于同龄人,包括健康状况,比任何人都要完美的多!”

    达尔贝拧着眉头,“不要跟我说这些术语,讲清楚点,平顺现在的发育速度,对以后的健康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从目前来看不会,小王子的体质健康到几乎不像话,实在太过于完美了!”医官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健康数据,不由得不惊叹连连,“小臣行医几十年,从未见过这样完美的检查数据,国王完全不用为小王子的健康担心。”

    听了医生的话,达尔贝这才总算彻底安心下来。

    只要自己怪异的体质不会影响到小平顺的健康就好,其它都不重要!

    他什么都不求,只求小家伙能够健健康康长大,平安度过这一生!

    “很好,你先下去吧!”达尔贝示意医官可以离开,刚才还阴郁的脸上瞬间变得晴空万里。

    他弯腰将小平顺抱在怀里,亲昵地亲向平顺娇嫩的脸颊,“太好了,只要你没事就好。”

    “爹地胡子好扎,”平顺用胖乎乎的小手去推达尔贝,小眉头跟着皱起来,“平顺喜欢被妈咪抱,妈咪亲亲一点都不扎。”

    才只有五个多月的平顺,已经可以蹒跚学步,说话也已经连词成句,一套一套的,逗得达尔贝笑得更加开怀起来。

    这些天达尔贝一直担心自己异常的体质会给平顺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现在这种顾虑终于可以被抛开,达尔贝觉得自己一身轻松。

    “那好,那就让妈咪亲亲你,爹地等刮好胡子再亲,好不好?”达尔贝宠溺地看着怀里的小平顺,觉得此生真的格外圆满。

    小平顺看了看达尔贝,又看了下身旁不远的陆卉儿,小眉头纠结地皱了起来,“不要!妈咪说男女生亲亲才是真爱,爹地是男生,平顺也是男生,亲来亲去不害羞!”

    说着,他还用小手指头刮着自己嫩嫩的脸颊,“害羞害羞!”

    达尔贝差点笑掉大牙,一边笑一边看向身旁的陆卉儿,“卉儿,你平时都跟这个小家伙说了些什么?”

    陆卉儿一脸的黑线,表示被冤枉的太惨,“天地良心啊!这个小屁孩,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啊!”

    小平顺居然煞有介事地点起头来,“真的,就是上次妈咪说的,说亲吻是表达恩爱的方式。我又问她什么是恩爱,她说就是男生亲吻女生,男生亲男生会被羞羞脸的。”

    看着小平顺一脸认真的小模样,陆卉儿被气得哭笑不得,“天呐,我只是随口说说,谁让你一天到晚问东问西的!而且我跟你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好么!”

    平顺立即偏过头问向陆卉儿,“不是一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呢?妈咪,难道是你说错了,男生可以亲吻男生?”

    “当然不是啊!”陆卉儿又好气又好笑,“你这个小坏蛋,专门抢话胡说,妈咪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妈咪,你倒是告诉我啊!”平顺绕来绕去的,又把话给绕了回来。

    陆卉儿头大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有气无力道,“没什么意思,等你长大就会明白的。”

    “可是我现在离长大还有很久很久,会不会来不及弄明白呢?妈咪,你就告诉我好不好?”

    平顺软著嗓子问着,见陆卉儿压根不搭理自己,只好将幽怨的眼神投向达尔贝,“或者爹地来告诉平顺好了,我知道爹地懂得很多很多。”

    达尔贝被平顺一通马屁给拍得心花怒放,抱着他嘚瑟起来,“呐,你妈咪的意思呢,就是说亲吻是件很神圣的事情,不可以随便乱亲别人。尤其是不认识的异性,更不可以这么随便,懂了么?”

    小平顺似懂非懂窝在达尔贝怀里点点头,“哦,好像懂了……”

    日子在平顺飞速的成长中快速逝去,似乎只是一转眼的时间,平顺都已经过了三岁的生日。

    他的成长速度远远比同龄人高出许多,明明实际年龄只有三岁,却已经长到一米二高,怎么看怎么像五六岁的孩子。

    皇宫内的人们早已经对平顺匪夷所思的成长速度所折服,从一开始的无法接受,慢慢过渡到视若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