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7章神童小平顺…

    好像平顺就应该这么风吹似得拔结长着,慢了迟了反而不对似得。

    天赋秉异的平顺受到了p国所有人的喜爱,尤其是性格直爽的查玛大将军,简直把平顺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每次见到他都会扬天大笑,满脸的骄傲。

    甚至查玛大将军无论走到哪儿,都会带上平顺,然后好一通夸赞。

    这天,达尔贝刚从议政殿走出来,查玛大将军就跟在了他的身后,亦步亦趋的保持着三步远的距离。

    达尔贝头疼地揉了下太阳穴,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长得虎背熊腰的查玛大将军,“说吧,你又想带平顺去哪儿?”

    被达尔贝直接点名来意,憨厚的查玛大将军有些局促地搓手笑了起来,“嘿嘿,国王,反正小王子闲着也是闲着,我昨天答应他要带他去骑马射箭玩的。”

    达尔贝觉得自己的眼角直抽搐,伸出手指轻轻摁住,这才无奈提醒着查玛大将军,“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小平顺,可是别忘了,他虽然看上去像是五六岁的孩子,可是实际上才刚刚三岁。骑马,射箭,你确定真的适合他?”

    “适合适合!”查玛大将军生怕达尔贝会不允许,头点地像啄米似得,“小臣前几天已经带小王子去过,他玩得很开心……”

    “嗯——”达尔贝轻瞥了查玛一眼,不怒自危的气势令查玛立即意识到自己居然说漏了嘴。

    不过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特别是性格向来直爽的查玛,更是不喜欢拖泥带水的。

    他直接单膝跪在达尔贝面前,右手贴在心口前诚恳道,“国王,小王子臂力惊人,反应速度能是无人能比,绝对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小臣恳请你把他教给我训练!”

    达尔贝看着诚意满满的查玛,觉得自己的头又疼了起来。

    他微微叹了口气,“你先起来,这件事我要回去跟王后商量下,明天再给你答复。”

    “国王,这是关系小王子成长的大事,绝对不能敷衍,小臣明天会再来问一遍的。”

    查玛格外认真的说着,刚想站起来又跪了下来,“所以,等下小臣是否可以带小王子外出呢?”

    达尔贝无奈地挥挥手,“可以,去吧。”

    “是!”查玛欣喜地站起来,大步朝后面的寝殿走去,速度比达尔贝还要快。

    看着满腹心思都放在小平顺身上的查玛,达尔贝再次捏了下自己的眉心,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国王居然被人给忽略了。

    等达尔贝走回寝殿时,查玛果然已经把小平顺给带了出去。

    偌大的寝殿里,只剩下在研究什么的陆卉儿。

    达尔贝奇怪地走了过去,轻声喊了句,“老婆,你在忙什么?”

    陆卉儿正专心坐着实验,冷不丁听到达尔贝的声音,吓得手一抖,捏着的试管从手心滑落下来。

    眼看着那管试剂就要跌落在地,达尔贝以光速的身影来到陆卉儿身边,弯腰稳稳接住。

    他看着试管内浅蓝色的试剂,更是奇怪起来,“老婆,你这是在做什么?”

    陆卉儿连忙接过那管试剂,拍着胸口一脸庆幸,“幸好你接住了,不然我又得跌碎一管了。”

    “又?难道刚才已经摔碎了一管?”达尔贝立即意识到什么,笃定说道,“是不是查玛吓得你摔碎了试管?”

    陆卉儿惊讶地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他刚才可是撇下我奔着这里来找平顺的。查玛性格直爽憨厚,从来不会轻声细语,吓得你跌碎试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达尔贝已经猜到了一切,继续问着,“你到底在调配什么?这个东西颜色看上去还蛮漂亮。”

    “漂亮吧?”陆卉儿笑得眉眼弯弯,“我最近闲的发慌,就想试着调配些香水,打发下时间。”

    “哦,原来是香水,不过我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达尔贝不在意地说着,“对了,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陆卉儿手里继续忙着,都没有抬头看向达尔贝,“什么事,你说。”

    达尔贝无奈地将陆卉儿手里的试剂拿过来,然后放入桌面的架子上,“这件事很重要,你拨出一点时间来给我,好不好?”

    正在研究香水怎么调配的陆卉儿被打断,又看到达尔贝满脸的认真,只好跟着认真点头,“好,你说。”

    “是这样的,今天查玛提出来要教平顺练武,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达尔贝说着自己先皱了眉头,“为什么我总觉得不太好呢?”

    别人不了解他的小儿子,他却知道的门儿清。

    那个小家伙看上去人畜无害,可是调皮捣蛋起来,真的是挡都挡不住!

    这宫里宫外的,就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就差没有上房揭瓦,下河摸鱼了!

    再加上那小子看上去身板瘦弱,却长了好一把力气,能轻而易举搬起石桌,因此达尔贝怎么想,怎么觉得跟查玛学武这件事不怎么靠谱!

    陆卉儿看着眉头都快皱成川字的达尔贝,噗嗤笑出声来,“原来就是这件小事啊?我觉得挺好啊,查玛大将军武艺高强,别人想跟着他学还学不上呢!”

    达尔贝立即摇头,“你确定咱们儿子还需要再学武?现在都已经整的整个皇宫鸡飞狗跳了啊!再多长点本事,应该就能拆皇宫了。”

    “孩子小当然调皮啊,所以我们不仅要让平顺跟着查玛大将军学武,还要再给他多请位师父,教授他知识礼仪。”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陆卉儿的话瞬间令达尔贝醍醐灌顶,他立即搂着陆卉儿,重重亲了下她的脸颊,“老婆,你果然是我的贤内助!”

    陆卉儿的脸被达尔贝印了枚红印,好一会儿才消散下去。

    她看着低下头的侍女们,娇羞地捶了达尔贝一把,“当着那么多人呢,你也没个正形!”

    “哈哈,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去安排!”达尔贝仰天大笑起来,弯腰将陆卉儿打横抱了起来,“好不容易那个破小子不在,老婆,我有些话要单独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