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28章 爹地,你是在欺负妈咪么?
    第1928章爹地,你是在欺负妈咪么?

    寝殿内的侍女立即识趣地退了下去,出去后还带好了门。

    陆卉儿瞬间满脸通红起来,“讨厌,大白天的,你总是爱乱来。”

    “什么乱来!还不是被那个小屁孩给害的!”达尔贝满脸委屈,“他白天霸着你也就算了,晚上还来捣乱,赶都赶不走,害得我只能睡在你们床下,多委屈啊!”

    好歹他也是p国的国王吧!如果告诉别人自己每晚都会被二三岁的儿子踹下床,肯定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可是那个小祖宗简直是混世魔王,白天缠着陆卉儿陪他玩耍,晚上赖着要讲故事。

    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吧,达尔贝才能搂着陆卉儿入眠。

    可是每到半夜小家伙起夜,就会从隔壁的房间溜进来,把他从床上给踹下去!

    之前达尔贝还以为是自己睡觉不小心,两三次后终于抓到了调皮的小坏蛋,气得牙根直痒痒。

    可是面对平顺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他在怎么都下不去手惩罚,只能装作不知情,把满肚子火给硬咽下去!

    而平顺半夜溜进来把他踹下去后,还会直接倒在陆卉儿身旁睡下,达尔贝再偷偷溜上去睡到一旁,等早上再睁开眼睛,仍是睡在床下面……

    这样的恶作剧简直是甜蜜的负担,达尔贝每次提起来都几乎泪眼婆娑。

    好在随着平顺的逐渐长大,最近这样的行为已经收敛了许多许多。

    “老婆,小东西好不容易不在,留给我们自由的空间,我觉得应该好好把握。”达尔贝笑得一脸暧昧,大手已经不规矩探入陆卉儿裙底。

    陆卉儿婉拒了两次,最终拗不过心血来潮的达尔贝,只好半推半就躺了下来。

    其实随着平顺的降生,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这么疯狂过了,每次恩爱都是趁着夜深人静才能如愿。

    今天突然重温旧梦,两人都明显有些激动,投入到寝殿的门开了都没有发现。

    达尔贝忙着不停,一颗小脑袋突然探了过来,“爹地,你是在欺负妈咪么?”

    童稚的问询声这才惊醒浓情蜜意中的两人,当场石化在原地。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达尔贝满脸惊愕,连忙拉过一旁的蚕丝薄被盖住他和陆卉儿身上。

    平顺满脸都是好奇,自顾自说道,“我知道了,爹地是在骑大马,就像我刚才跟着查玛去骑马一样。”

    说着平顺突然瘪起嘴来,“不对,爹地在欺负妈咪,他把妈咪当大马在骑!爹地是坏人!”

    达尔贝倒吸一口气,差点被平顺的话气得昏过去。

    他连忙将平顺拽到身边,小声哄着他,“我的小祖宗,你看错了,爹地是在跟妈咪闹着玩呢。”

    “不对,爹地撒谎!”平顺是个十分认真的孩子,他将那条蚕丝被掀开,找到满脸通红的陆卉儿,“妈咪,你告诉平顺,爹地刚才是不是在欺负你?他在骗人对不对?!”

    陆卉儿怎么也没想到会遭遇到这么尴尬的局面,羞怯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都怪荒唐的达尔贝,非要缠着她大白天运动,现在好了,被孩子抓了个正着,看这些脸皮往哪儿摆!

    陆卉儿又羞又急,躲在被窝里的手狠狠扭了把达尔贝的脊背,发泄着心里的不满:让你荒唐!让你荒唐!

    “嘶——”达尔贝被拧疼了,再次倒抽口冷气,脸上却依旧带着僵硬的笑,“平顺乖,先出去,爹地马上就过来陪你玩好不好?”

    “那等下我也要骑大马,刚才查玛带我去玩都不尽兴,那些马太弱了,跑得太慢!”平顺仰头提出要求,明显达尔贝不答应他就不准备离开。

    达尔贝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点头,硬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答应下来,“好好好,骑大马,这下总行了吧!”

    “哦!可以再骑大马了,哈哈!”平顺这才开心地跑了出去,守在外面的侍女们连忙关上门,请罪跪在地上。

    刚才她们当然知道屋里正忙着什么,可是怎么都拦不住横冲直撞的平顺,有心想要提醒两句,又怕会被责骂。

    这下等国王出来,她们估计都得被罚。

    侍女们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的,达尔贝很快帮自己和陆卉儿穿好衣服,气冲冲走了出来。

    他看着跪了一地的侍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难道都是摆设么?!这个月的工资减半!不,罚打扫大殿卫生一个月!”

    达尔贝虽然对外人高冷漠然,对皇宫里的侍女和侍卫们还是很好的。

    他刚才气急了想要扣她们工资,下一秒久改了主意。

    毕竟对这些侍女们来说,扣工资就等于白干了半个月。

    她们平时伺候的也是尽心尽力,达尔贝就只罚她们洒扫,略作惩罚。

    “谢谢国王。”侍女们感激地齐声说着,等抬起头时,陆卉儿已经红着脸走了出来。

    她不自然地眼神躲闪几下,这才清了下嗓子,“都起来吧,不用跪在这里,该忙什么忙什么。还有,罚扫大殿卫生的事免了,就说是我说的。”

    侍女们立即欣喜叩头,“谢谢王后!谢谢王后!”

    “嗯,去忙吧。”陆卉儿仍没从刚才的尴尬里缓过来,表情不自然地走出了寝殿,朝达尔贝和平顺走了过去。

    “哈哈哈,爹地,跑快点,再跑快一点啊!”平顺正骑在达尔贝脖颈上,任由他驮着自己跳来纵去。

    达尔贝每次都能跳出几米高,然后稳稳落下,逗得本就胆大的平顺开心地直拍手。

    陆卉儿看到父子俩玩得真这么开心,似乎早已经忘了刚才的小插曲,这才放心地走回寝殿,重新开始自己无聊的香水调配。

    入夜时分,玩闹了一整天的平顺终于睡下,达尔贝拖着累到疲惫的身体来到陆卉儿身边,十分坚毅说道,“老婆,我认为,我们有必要给小家伙多请几名老师教导。”

    天知道今天下午达尔贝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不是他体力惊人,估计早就被自己儿子给玩死了!

    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硬是让他驮着跳了将近四个小时!

    苍天呐,大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