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9章给平顺寻找教授…

    当时的达尔贝气得游走在暴走边缘,必须默念亲生的亲生的,才能够稳住几乎要爆炸的情绪。

    陆卉儿被满脸幽怨的达尔贝逗得差点笑出声,“好,你看着安排就好。”

    有了陆卉儿的支持,达尔贝满肚子的幽怨终于消散了些。

    他坐下来拿起纸笔,开始认真筹谋给小平顺请老师的事情。

    很快,他就列出一长串清单,仔细看了遍后,这才满意点头,“嗯,这些也就差不多了。”

    陆卉儿好奇看过去,被上面至少二十个人名给震惊了,“不会吧?二十几个?”

    “对,二十六个,每人负责教导一个小时,我就不信还治不住他!”达尔贝得意地扬起眉毛,“哼,臭小子想跟我斗?还嫩了点!”

    陆卉儿哭笑不得地摇头,“可是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你确定这些老师都能轮上?”

    达尔贝错愕地愣了两秒,跟着笑了起来,“看我,真是被这个小东西给折腾疯了,居然会犯这么尝试性的错误!”

    “好啦,我看你真是被气昏头了,学艺贵在精不在多。明天看看他对什么感兴趣,就让他去学什么吧!”陆卉儿向来是民、主的,愿意尊重孩子的喜好。

    达尔贝刚才是被气昏了头才乱写一通,这会儿情绪缓下来自己先笑了起来。

    他伸手将手里的纸团成一团,“嗯,明天我会在议政殿跟大臣们商议这件事,当然也会优先考虑小东西的意见。”

    “嗯。”陆卉儿温顺地点头,“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好。”达尔贝拥着陆卉儿来到床边躺下,没一会儿就蠢蠢欲动起来,“老婆,白天被那个小东西搅了兴致,咱们继续吧!”

    陆卉儿错愕地愣了下,“刚才你不是累得精疲力尽么?还能来?”

    “老婆,你是在小看我么?请不要嘀咕男人的自尊心,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的!”达尔贝十分认真地拍了下胸口,然后重重吻了下来。

    陆卉儿的话都被淹没在他深情的吻里,身子悄然跟着软了起来。

    窗外夜色正好,屋内恩爱正长,久久不能停歇。

    后半夜的时候,偃旗息鼓不久的达尔贝刚入眠,就被摔醒起来。

    他气得原地跳起,巴掌扬得高高的,可是看到闭着眼睡得香甜的小平顺,这巴掌怎么都落不下来。

    “算了,谁让是自己亲生的呢!”达尔贝无奈叹了口气,跟着躺在平顺身边,“小东西,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次日,达尔贝早早就把平顺给拎了起来,带着他朝议政殿走去。

    平顺没有达尔贝腿长,几乎是一路小跑跟在他后面,边走边问,“爹地,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平常里小平顺起的也挺早,不过跟达尔贝一起走,却是第一次。

    达尔贝淡然往前走着,并没有停下来要等小平顺的意思,而是不紧不慢回答道,“你不是总嫌闲着无聊么?爹地帮你找了几名老师,平常里教导你,陪你玩耍。”

    “真的?”平顺开心跳了起来,“耶!太好了!”

    达尔贝嘴角微微上扬,心里无声笑了起来:臭小子,看以后你笑不笑得出来!

    父子俩人很快来到议政殿,大臣们已经恭敬等在了那里。

    看到达尔贝出现,大臣们立即跪倒在地,恭敬请安,“参加国王,国王万岁。”

    “嗯,都起来吧。”达尔贝从人群中穿过去,来到自己的高位上坐下,这才继续说道,“今天把大家都喊来,是有件重要的事要宣布。”

    大臣们低声唱喏,好奇地看着摇摇晃晃走过来的小平顺,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没错,就是大家想的那样,本王要为小王子择师授课,不知道哪位爱卿愿意教授呢?”达尔贝的目光扫向站在台下的大臣们。

    大将军查玛首当其冲站了出来,“国王,小臣不才,恳请日后能够有幸教导小王子。”

    查玛性格直爽,他喜欢聪明伶俐的小平顺,希望能够教导他。

    达尔贝并没有反对,而是扭头问向平顺,“这是要为你选老师,你自己拿主意吧!”

    身为一国之主,达尔贝是开明豁达的,昨晚只是一时之气而已,他希望能为平顺找到合适的老师。

    兴趣是最大的动力,唯有真正喜爱,才能学到最真实的东西。

    平顺仰头看向身形威武的查玛,小脑袋认真地点着,“查玛大将军,平顺也想跟着你学习武艺,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当着众人的面被夸赞,向来性格直爽的查玛朗声笑了起来,“好!好!”

    眼看着查玛拔了头筹,剩下的大臣们不敢怠慢,跟着从队伍中站了出来,“小臣愿意教授小王子琴棋书画。”

    “小臣愿意教授小王子诸子百家。”

    “小臣不才,愿意教授小王子礼仪礼法。“

    看着跳出一排的大臣们,小平顺的表情变得愕然起来,“不会吧,这么多?”

    达尔贝心里暗笑,脸上却尽量保持着平静,“平顺,还是由你自己来选择要学什么吧。不过要记住,一旦开始学了,就必须坚持到底,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平顺虽然只有三岁多,可是心智和情商都远远超出了六七岁的孩子。

    他认真思索了下,这才说道,“爹地,棋琴书画孩儿不感兴趣,礼仪礼法早已经熟读成诵。所以我想跟查玛大将军学武艺强身健体,然后再跟太尉铁木大人学诸子百家。”

    在场的大臣们都震惊地看向平顺,无法相信年幼的他居然就已经能够熟读那些繁杂的礼仪礼法。

    最惊奇的莫过于太尉铁木,他倒是经常见到小王子平顺,可是两人从来没有打过招呼,刚才铁木更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

    因此太尉铁木有些想不通,到底平顺是从哪儿知道他的姓名的呢?

    “小王子殿下,老臣有件事想要向你讨教,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姓的呢?”铁木好奇地问道。

    平顺立即回答,“我曾经听到别人这样称呼你,难道是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