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32章 铁鸢对达尔贝一见钟情…
    达尔贝听了查玛的汇报,瞬间哭笑不停。

    原本他好好待在王宫里漫步,陆卉儿突然跑来,说小平顺失踪了,吓得他差点丢了半个魂,立即带人把守住P国所有的出入口,逐一搜车检查。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达尔贝跟着不安起来,一度甚至怀疑是邪恶的古德公爵死灰复燃,而进行的恶意报复。

    好在他并没有担心多久,查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那个调皮的小家伙偷溜去玩了。

    “好,我这就过去。”达尔贝想了下查玛离自己并不远,决定过去好好给贪玩的平顺上一课,好让他长长记性。

    “是。”查玛谦卑的回答,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太尉,麻烦你把车靠边停下,国王马上就会过来。”查玛说完转身吩咐手下,“撤掉路障,让其他车辆顺利通行。”

    等查玛的手下摆弄好路障,太尉的车已经靠到了路边。

    他们只等了一小会儿,达尔贝就开车赶到。

    平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头站在车旁,等着达尔贝到来认错。

    “哼!”达尔贝黑着脸走过来,看到做乖巧样子的平顺,被气得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真能耐啊!都敢偷溜出宫啦!长本事了啊!”

    平顺低着头,愧疚地承认错误,“对不起爹地,我没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

    他只是在宫里闷得太久,恰好太尉要去机场,他才趁机跟了过来的。

    达尔贝狠狠瞪了平顺一眼,这才板着脸看向太尉,“铁木,你也太不谨慎了,怎么能让他这么胡来呢?”

    铁木看了下几乎将头埋在胸口的平顺,这才知道刚才小王子根本没有去找王后,而是故意忽悠自己。

    不过当着达尔贝和这么多人的面,铁木并没有戳破平顺的谎言,而是和善的帮他隐瞒了真相,“国王,是小臣的错,不应该擅自做主带走小王子。”

    “你知道就好!”达尔贝是真动过了怒,“知错还犯,这个月俸禄减半,以示警醒!”

    “是。”铁木不敢有任何异议,低眉顺眼接受了达尔贝的惩罚。

    听到自己的老师要被罚钱,平顺终于内疚说了实话,“爹地,这件事跟铁木老师无关,是我自己想要跟来机场的。当时铁木老师特意让我去征得妈咪的同意,可是我怕被妈咪拒绝,直接跑回来撒了谎……”

    “你还学会了撒谎?真是厉害啊!”达尔贝原本还没那么生气,听平顺这么一解释,直接黑沉下脸,“等回宫再收拾你,哼!”

    “爹地,我知道错了,保证以后都不会再犯!你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原谅我呢?”平顺小声问着,底气明显不足。

    达尔贝却看也不再看平顺一眼,而是转身朝一旁走去,“这句话你还是留着给你妈咪说吧!我是没你有本事,教不了你了。”

    “国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小王子已经认识到了错误,你又何必揪着不放呢?”

    一道水嫩的声音响起,达尔贝下意识看过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她,“你是?”

    铁鸢得体地笑着,轻声介绍着自己,“国王,我是太尉铁木的女儿铁鸢,在S国求学五年,终于拿到博士学位归来。”

    “居然是位女博士?”达尔贝礼貌地点了下头,“欢迎回家,也希望你能够用自己所学为我们P国做贡献。”

    “当然,能够将毕生所学回报百姓,是我最大的心愿。”铁鸢回答的滴水不漏,一双眼睛狐媚地盯着达尔贝看,早已经春心萌动。

    在国外求学的这五年来,想要铁鸢的几乎排成了长龙。只是她眼光高,一个都没看上而已。

    铁鸢自诩清高,择偶的标准更是苛刻的不行,硬是拖到现在还没有半个男朋友。

    不过她所有的标准,在看到达尔贝的那一瞬间,顷刻间化为了乌有。

    铁鸢觉得高大帅气的达尔贝,简直就是上天为她预备的男人!

    他完美挺拔的身形,帅气不已的脸庞,每一项都令她心动,犹如小鹿般擂鼓起来。

    铁鸢清楚的知道,自己是真的心动了!

    她从达尔贝出现开始,所有的目光都被他给吸引。她听到了自己怦然心动的声音,不可自拔地深深陷了下去。

    原来他就是P国的王,如果早知道,她又何苦要在外面求学那么多年?应该在他继位时就应该回来,说不定此刻的自己已经成为了令众人尊敬的王后!

    铁鸢心里幻想着自己穿着圣洁的王后礼服,在众人的瞩目下嫁给帅气卓然的达尔贝,一张脸更是红成了粉面桃花,娇羞地冲达尔贝暗送秋波。

    达尔贝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对铁鸢毫不顾忌看着自己的目光十分反感。

    不过看在她是太尉铁木的爱女的份儿上,达尔贝绝对不多计较,而是单手拎起平顺后背的衣服,提着他朝自己的车走去,“你这个小坏蛋,真是淘气的不行,等回去一定揍得你屁股开花。”

    “爹地,我已经这么大了,能不能给我点自尊?”平顺被提溜着,滴溜溜的小眼睛转的飞快,努力想赢得达尔贝的好感,“爹地,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惩罚我?至少不要打我屁股,实在太丢人了。”

    “你还知道丢人?不打不长记性!”达尔贝满肚子火,打定主意回去后狠狠给平顺一番教训,免得他再有下次。

    高大帅气的达尔贝一路拎着平顺上了车,然后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铁鸢眼神痴痴目送那辆敞篷跑车远去,好半天都没有回过身来。

    同为双胞胎的铁一伸出手指在铁鸢面前晃了晃,“喂,回魂啦!”

    “啊?”铁鸢这才恍然醒转,回头看到铁一促狭的眼神,“哥,你怎么这么讨厌!”

    “嘿嘿,我好像嗅到了空气中有恋爱的味道。”铁一夸张地用手臂比了个爱心,调侃着自己的亲妹妹,“某人好像春心萌动了哦!”

    “你再说,小心我打你!”铁鸢被说中心事,立即挥着拳头跑过来,作势要打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