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3章 逼达尔贝纳妃(1)

    “别别别,好男不跟女斗,你打我又不能还手,太吃亏了!”铁一笑呵呵钻入车内,“我呀,还是做个闭口不言的专职司机,免得等下又成了炮灰!”

    铁鸢跟着钻进去,笑着不依不饶,“讨厌,哥,你怎么这么讨厌呢!”

    “那当然啦,哥哥又不是让你怦然心动那个他,怎么能不讨厌。”铁一说着,探头喊着车外仍在跟查玛说话的铁木,“爹地,我们该回去了。”

    “好,这就来。”铁木上了车,低头扣安全带。

    铁鸢一双雾蒙蒙的眼睛写满了心事,犹豫好几次想问下达尔贝的近况,却又不知道该从哪儿问起。

    开车的铁一早已经从后视镜中看出了妹妹满腹心事,索性直接替她问了起来,“爹地,国王他现在有几个妃子?”

    虽然现在时代早已经迈入现代化,不过身为P国的国王,是被允许多娶妃子,以确保维护皇室血统。

    这种皇室传统早已经持续了几百年,所以就连是拥有博士学位的铁一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铁木并不知道宝贝女儿的心思,缓缓点了下头,“哦,他是个爱民勤政的好国王,目前只有一位王后,还没有娶妃子。”

    “好像他孩子都已经挺大了,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娶妃子?真是个重感情的男人!”铁鸢赞不绝口,更觉得自己眼光独特,没有看错人。

    铁木还是第一次听到女儿主动夸别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真难得啊,我们家铁鸢看来是真长大了,都懂得夸赞别人了。”

    “哪有?”铁鸢的脸红了下,“确实是国王人品出众我才会这么说啊!他出身贵胄,品行却高洁如云,想不令人夸赞都难呢!”

    铁木这下简直有些佩服自己女儿了,“行啊铁鸢,你就跟国王打了个招呼,居然就把他看得这么清楚,嗯,眼光独到!”

    “哈哈,爹地,鸢儿何止是眼光独到?”负责开车的铁一失笑出声,促狭的从铁木递了个眼色,“估计她也看出国王是怎么的英明神武、貌似潘安、玉树临风了!”

    “哥!讨不讨厌啊你!”铁鸢的脸红的更厉害了,狠狠瞪了铁一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总可以了吧!”铁一耸了下肩,又补了一句,“咱们早就到了适婚的年龄,真没必要害羞。”

    铁鸢这下彻底被惹毛了,挥拳砸了下铁一的肩头,“你还说!”

    兄妹俩的嬉闹声在车厢内响起,铁木这才终于明白了女儿的小心思,原来是看上了国王达尔贝。

    也难怪,外表帅气无比的达尔贝总是能吸引适龄女孩的目光,这确实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再说了,身为王室,必须要多开枝散叶才能确保皇室血统的承袭,铁木精神一振,似乎下一秒就看到了女儿正式成为皇室的成员。

    “女儿,你如果真的有意,明天我就去王宫面见国王,提议他纳妃,你看怎么样?”铁木认真询问着铁鸢的意见。

    铁鸢长得高挑漂亮,美丽的灰色眸子闪了闪,语气有些不怎么高兴,“只是纳妃?爹地,你说过我是P国的骄傲,难道我没有资格做王后?”

    心高气傲的铁鸢早已经被达尔贝所折服,尤其是他身上那霸气的王者风范,更是令铁鸢心动不已。

    她自诩外貌出众,学历能力能无人可及,做达尔贝的王后绰绰有余,根本不稀罕做什么王妃。

    “这……”铁木有些为难地愣了下,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心气那么高,“王后只能有一位,我没见过几次,一直住在后宫里,是国王从外面带回来的。”

    “是吗?”铁鸢无端的妒恨起王后来,总觉得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那她长得漂亮么?有我能力出众么?还是有什么独特的本事?”

    铁木摇摇头,“王后一直深居简出,见到的机会不多,似乎并没有什么特长。”

    对于王后陆卉儿,铁木确实知道的不多。

    他是文臣,平日里只关心国事,根本没时间打听后宫的消息,只知道聪明绝顶的平顺是王后生的而已。

    “没什么特长?呵呵……”铁鸢轻蔑地笑了,“那是国王还不知道我的好,等她知道了,这个王后也该换人坐坐了。”

    电视上不是经常演什么宫心计么?女人想要上位十分简单,只需要征服一颗男人的心,就能将所有人肆意踩在脚下。

    而她铁鸢有足够的自信,可以把那位平庸的王后给踩在脚下!

    刚才她跟国王说话时,他看自己的目光时那么的惊艳,一定是注意到了她的天生丽质。

    美貌和心计是女人上位最好的武器,而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铁鸢自信地绸缪着未来,笑得格外舒心,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美好!

    铁木看着格外自信的女儿,跟着点头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自己的女儿才是全世界最好的,确实比那个平庸的王后更有能力站在国王达尔贝身边!

    如今P国安居乐业,如果自己的女儿再成为王后,与国王达尔贝共同治理,未来的P国肯定会更加富强繁荣。

    铁木越想心里越痛苦,喜滋滋点头,“好,明天我就去向国王提议这件事。不过你要记住,王后虽然平庸,却为国王生下了个天才儿子,这是她最大的依仗。”

    “哼,”自负的铁鸢根本就没有把什么王后给放在眼里,骄傲地仰着纤细的下巴,“哪有什么了不起?生孩子谁不会呢?只要基因好,生下来的孩子肯定是天才!有着高智商的我,又怎么会输给那个平庸的王后呢?”

    听铁鸢这么说,太尉跟着精神一振,眼里布满了希冀的光。

    要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古灵精怪的小王子平顺,很多时候都恨不得他就是自己的孩子。

    现在又突然听到铁鸢说这种话,好像下一秒也能生出跟平顺类似,甚至比平顺还要出色的孩子,让他如何不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