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4章 逼达尔贝纳妃(2)

    “好!明天,不,现在我就入宫,向国王讲明要纳妃的事情。”太尉铁木满脸的胜券在握,“这是为了繁衍皇室子嗣的大事,相信国王一定不会拒绝的。”

    “真的么爹地?”铁鸢瞬间喜出望外,连声催着开车的铁一,“哥,快载我去美发沙龙,我要去做个最新款的发型。”

    铁一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要不要这么夸张?我最亲爱的妹妹,你已经足够漂亮了!”

    “不不不,下午我要跟爹地一起入宫见国王。”铁鸢笑得很是开心,“我要将自己最完美的形象,展现在他的面前。”

    “好吧好吧,女人呐,真是无法、理解。”铁一只好听从铁鸢的意见,将车子开往P国最优秀的美发沙龙。

    而此时的皇宫里,达尔贝正单手将平顺拎了回来。

    陆卉儿站在殿门外翘首以盼,焦灼地走来走去。

    等她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父子俩,这才长长松了口气,立即迎了上去,“太好了,平顺没事就好。”

    “没事?我等下就让他的屁股开花!”达尔贝气不打一处来,黑着脸将平顺丢在地上,“这个小崽子,能耐的不行,都学会撒谎了!”

    “撒谎?”陆卉儿有些不明白地看向平顺,“平顺,你撒了什么谎?”

    平顺一路上都在认错,不过都被盛怒中的达尔贝给忽视了。

    这会儿见到最疼爱自己的妈咪,立即跪下来承认错误,“妈咪,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向太尉老师撒谎,说你同意我跟他外出?”

    陆卉儿一时有些没听懂,愣了两秒看向达尔贝,“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太尉今天正好要去接他的一双儿女,这个小家伙想跟着去。太尉就让他去征得你的同意。”

    达尔贝说着狠狠瞪了平顺一眼,“谁知道这个小东西,居然大胆撒谎,在门外转了一圈回来,说你已经同意,太尉才把他给带出皇宫的!”

    陆卉儿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啼笑皆非地摇头,“你这孩子,想出去玩可以直接过来问妈咪啊,为什么不问直接就撒谎骗人呢?你没问,又怎么知道妈咪会不同意呢?”

    “妈咪,我已经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平顺小心翼翼看着陆卉儿,生怕会气到她。

    “你呀,唉,你知道今天为了找你,宫里差点翻了天吗?”陆卉儿无奈地摇头,“以后有什么事,记得一定要告诉爹地和妈咪,你如果连我们都不能信任,还能再信任谁呢?”

    陆卉儿的话像鞭子般抽、打在平顺的心上,令他更加愧疚起来。

    他虽然看上去有七八岁的年纪,可是实际只有两三岁的智商。

    这会儿知道自己意识的谎言吓坏了那么多人,心里觉得格外愧疚,低着头承认错误,“妈咪,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看着知道错误的平顺,陆卉儿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嗯,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犯错后不敢承认,不肯改正。只要你能吸取教训,以后远离这种错误,就是最好的成长。”

    “嗯!”平顺重重点头,表情格外坚毅。

    陆卉儿看着懂事的平顺,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快起来吧!”

    平顺正想从地上站起来,一旁的达尔贝黑着脸冷哼道,“哼,先跪着吧!跪满一个小时再站起来,免得不长记性!”

    陆卉儿有些不忍心让平顺跪那么久,毕竟地上可是冰冷的大理石。

    可是想到之前答应过达尔贝的,管教孩子时夫妻俩必须站在同一立场,就只好将满心的不忍给收了起来,垂下眼眸没有多说什么。

    知道自己犯错的平顺没有半分怨言,乖巧跪在地上,将脊背挺得笔直。

    他要记住这次的教训,绝对不会再因为贪玩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

    傍晚时分。

    达尔贝陪着陆卉儿在皇宫里散步,两人走走停停,时不时相识一笑,格外温馨暖情。

    就在这时,太尉铁木领着盛装打扮的铁鸢远远走了过来。

    宫里的侍卫立即来到达尔贝面前禀告,“国王,太尉铁木大人求见。”

    达尔贝奇怪地看了眼正走过来的铁木,不明白他这个时候过来要做什么。

    不过既然人都来了,他当然要见一见,“嗯,让他等在凉亭,我稍后过去。”

    “是!”

    侍卫领命而去,拦住了正朝达尔贝和陆卉儿走来的铁木父女俩,让他们等在不远处的凉亭里。

    打发走侍卫,达尔贝这才柔声问向陆卉儿,“累不累?要不要到凉亭里坐坐?”

    “不了,太尉找你一定有重要的事商谈,我就不过去了。”陆卉儿对国事根本不感兴趣,也懒得过去听。

    达尔贝知道她一向不喜欢这些,就没有再坚持,“好,那我让侍女先送你回去。”

    “嗯。”陆卉儿跟侍女朝后殿走去,达尔贝则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凉亭。

    铁木和铁鸢等在凉亭内,两人表情各异,若有所思。

    身为上任才几年的太尉,铁木基本已经在P国站稳了脚跟,做事更是兢兢业业。

    不过他有着更远大的抱负,如果自己的女儿真的能够嫁入皇宫,以后他们就是万人尊崇的皇亲国戚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无论走到哪儿,都会享受到别人顶礼膜拜的目光,铁木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脸上怎么都绷不住笑容。

    站在他身旁的铁鸢更是满脸喜色,今天她光是做发型就用了足足三个小时,然后又去添置了最能凸显她身段的衣服,等确定自己形象无比完美,这才自信跟着爹地铁木入了宫。

    在铁鸢看来,偌大的皇宫是不可能只住王后一个女人的!

    就算是,那个王后,也只能是她铁鸢,绝对不会是其它的任何人!

    她有绝对的自信,确认自己才是最适合跟国王达尔贝并肩而立的完美女人!

    所以刚才她一路昂首阔步跟着爹地铁木来到皇宫,甚至已经把自己想象成了在宫里漫步的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