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5章 此生只有卉儿一人…

    眼高于顶的铁鸢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刚才跟达尔贝并肩前行的陆卉儿,不过她并没有多看陆卉儿一眼,更不知道陆卉儿就是令她妒恨不已的王后。

    因为一身素雅的陆卉儿在铁鸢看来根本毫无风情,直接被忽略,以为她是王宫里的侍女。

    铁鸢一双眼睛只痴痴凝望着正朝她走来的达尔贝,他是那样的耀眼夺目,举手抬足都散发出璀璨光芒,是唯一令她怦然心动的男人!

    唯有这样的男人,才是她铁鸢最完美的伴侣!

    随着铁鸢的注视,达尔贝慢慢走进了凉亭,站定后不解问向太尉铁木,“太尉,是什么事找我?”

    铁木立即拽着身后站着的铁鸢,一起跪在地上,“国王,小臣有件关乎P国国运的大事,不得不说。”

    “哦——?”达尔贝奇怪地拉长尾音,“是什么事?”

    铁木毅然答道,“自国王执政以来,后宫就只有王后一人。为了皇室血脉延续,小臣恳请国王纳妃。”

    听了铁木的话,达尔贝又看了眼跪在铁木身后的铁鸢,瞬间明白了他们父女来这趟的目的。

    说什么为了皇室血脉延续这种冠冕堂皇的大话,其实无非是想为女儿嫁入皇宫铺路。

    达尔贝一向是很敬重太尉铁木的,之前铁木担任地方官,因为尽职尽力才被达尔贝升调成了太尉。

    没想到才这么几年,原本耿直的太尉已经也被官场给黑化了……

    达尔贝的眼里闪过抹失望,并没有直接戳破太尉铁木的真正目的,而是淡然问道,“那依太尉所见,本王应该纳谁为妃呢?”

    铁木脸上瞬间铺满笑容,他就知道,只要自己提起皇室血脉延续的问题,国王就不会坐视不理。

    跪在铁木身后的铁鸢则没有铁木的老成持重,立即抬起头,娇媚地冲达尔贝浅笑了下。

    她觉得自己这一下简直是百媚生娇,眼波流转顾盼,似乎已经牢牢攥住了达尔贝的心。

    “陛下,自古举贤不避亲,小臣都敢举荐自己的爱女铁鸢。”铁木说着,跪着往旁边挪了下,以免挡住身后的铁鸢,“小女聪颖贴心,秀外慧中,端庄识大体,是为妃的不二人选。”

    看着铁木越说越离谱,达尔贝的脸色跟着越来越黑。

    他静静看着跪在地上的铁木,冷声道,“还有吗?”

    “小女性格温顺,大度无私,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孩。”铁木根本没有抬头看达尔贝,而是自顾夸着自己的女儿,“小女曾经远赴S国求学,攻读了博士学位,如果为妃,一定能够更加全心全力为P国的繁荣做出贡献。”

    “很好,不错。”达尔贝不咸不淡地拍了两下巴掌,转身朝凉亭外走去,“本王曾经在婚礼上向王后许下誓言,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件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铁木正得意谋划着未来,怎么都没想到会落到这么个结果。

    他立即从地上站起来,扬声呼唤着正走下凉亭的达尔贝,“国王,皇室血脉是重中之重,绝对不能无视儿戏啊!”

    铁鸢也惊诧的跟着站起,本能想要站住达尔贝,却被他的迫人气势给震撼住,不敢造次。

    达尔贝脚步不停地继续往前走,压根没有想要停下来继续解释的意思。

    他的态度已经摆的很明显了,这辈子除了卉儿,他是不可能再去娶任何人的!

    希望太尉铁木能够适可而止,不要做出令他厌烦的举动来。

    铁木和铁鸢无奈地目送达尔贝远去,原本期待满满的心被当头冷水泼得凉到了脚心。

    周围的侍卫跟着达尔贝离开,凉亭内只剩下大眼看小眼的父女两人。

    铁鸢描画精致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无法接受自己还没来得及上场就惨白的现实。

    她恨恨咬住下唇,气急败坏道,“爹地,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我不甘心!”

    其实不止是铁鸢不甘心,太尉铁木又怎么会甘心?

    他烦躁地背着手,在凉亭里转来转去,“按理说不可能是这样啊!为国王纳妃是咱们P国多年来的传统,为的就是确保皇室血脉能够繁荣不息,怎么就被拒绝了呢?”

    “爹地,我不管,这件事你都已经开了口,很快就会传到别人的耳朵里。无论如何,你都要把我送进宫,我丢不起这个人!”铁鸢气得满脸通红,无法接受自己这样的绝世美颜居然被达尔贝无视掉的残忍一幕。

    铁木紧皱着眉头,满脸的不悦,“你丢不起这个人?难道我就丢得起这个人?!不行,看来我得联系几名大臣商议下,咱们走!”

    铁鸢正瞅着金碧辉煌的皇宫艳羡不已,这会儿听到要走,有些愣怔,“走?去哪儿?”

    铁木不耐烦地甩了下袖子,“还能去哪儿?当然是联系跟我关系不错的大臣,让他们帮我加把劲儿,早点把这件事给定下来!”

    铁鸢立即喜笑颜开,亲热挽住铁木的袖子撒娇,“爹地,我就知道,全世界只有你对我最最好!”

    最疼爱的女儿软着嗓子撒娇,令刚才还心烦不已的铁木缓和了少许情绪。

    他无奈地摇头,“那谁知道哦,说不定某人的心早已经已经插上翅膀飞走了!”

    刚才铁鸢对达尔贝爱慕的眼神,铁木已经全部看了个一清二楚,这会儿忍不住拿来调侃了句。

    铁鸢的脸瞬间红到耳根,不依地晃着铁木的胳膊,“爹地啊,你怎么能像哥哥一样取笑我?哼,我生气了!”

    “好好好,不生气不生气,我的铁鸢那么优秀,从来都是别人对我们倾心的份儿,怎么会对别人动心呢?”铁木笑得一脸慈爱,完全不见了之前满腹算计的精明样。

    铁鸢高兴地扬起下巴,“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爹地是最疼最疼铁鸢的!”

    “那当然,别说你想入住这皇宫,就算你是想要天上的星星,爹地也肯定给你摘来!”

    父女俩说笑着走出了皇宫,早已经将刚才被达尔贝拒绝的不快甩到了后脑勺。

    次日一大早,铁木就和他联系好的几名大臣跪在了大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