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36章 铁木,你好大的胆子!
    不等铁木开口,达尔贝就黑着脸说道,“太尉大人,如果你想要说的是昨天的事,那就到此为止吧!”

    铁木昨天费了不少唇舌才说动那些大臣帮自己,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他跪在地上,将身体挺得笔直,好像这样就能更加理直气壮似得。

    “国王,小臣也是为了皇室着想。为了皇室的血脉能够繁荣不息,小臣恳求国王纳妃!”

    铁木的话音刚落,跪在他身后的几名大臣们跟着齐声道,“请国王纳妃!”

    达尔贝冷眼看着那些大臣,语调冰冷道,“本王要是不纳呢?”

    “国王,自古皇室都不仅只有王后一人,纳妃是完全合乎祖宗礼法的大事。小臣斗胆恳求国王为了皇室血脉,纳……”

    “啪!”

    达尔贝拿起摆在面前的水晶杯,重重摔在铁木跟前。

    通透晶莹的玻璃杯瞬间被摔得粉碎,达尔贝脸色铁青怒斥着,“斗胆?!铁木,我看你胆子不小!”

    铁木昨天以为达尔贝拒绝纳妃只是托词,怎么都想不到达尔贝会动这么大的火。

    他胆怯地缩起肩膀,跪着弯腰叩头,“小臣不敢,小臣不敢。”

    “哼!好一个不敢!昨天我已经明确拒绝了你,说不会考虑纳妃的事情,今天你却把这件事搬到议政殿来了!”

    达尔贝气得满肚子火,“铁木,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敢插手小王的家事?!”

    这个大帽子扣下来,吓得铁木更是拼命磕头起来,“国王,小臣不是这个意思,小臣是想让你纳妃解忧,为皇室开枝散叶。”

    “纳妃解忧?开枝散叶?”达尔贝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本王跟王后感情弥坚金贵,有什么忧愁好解?至于皇室血脉这件事,不用你们操心,本王这辈子的孩子,只有王后才有资格生!”

    达尔贝的话一出,满室皆惊。

    之前这些大臣都以为达尔贝只是不满意铁木的女儿,这才不想纳妃而已。

    没想到达尔贝根本就没想过要纳妃的事!甚至连孩子都只允许王后为他孕育。

    这下可吓坏了那些大臣们,对皇室来说,人丁兴旺是头等大事。

    就算王后再能生,又能生下几个呢?

    一旦国王或小王子发生不测,整个P国都将会掀起新的动乱。

    这些大臣们思前醒后,顶着达尔贝的怒气跟着跪在地上,“国王,臣等也恳请国王纳妃。”

    看着呼啦啦跪满地的大臣们,达尔贝被气得冒火,“好!很好!你们这是想要硬逼本王点头?”

    大臣们齐刷刷再次叩头,“小臣不敢。”

    “不敢?我看没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达尔贝怒不可遏,“你们以为这里离了你们不行?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儿,这辈子我只会有王后一人,后宫永不纳妃!如果谁还想继续恳求,立即给我滚出王宫!”

    说完,达尔贝就怒气冲冲离开了议政殿,剩下一帮大臣们面面相觑。

    眼看着达尔贝几步走得没了人影,跪在地上的大臣们尴尬对视起来。

    跟皇室血脉延续比起来,当然是他们的官位比较重要!

    大臣们心照不宣地站起身,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鱼贯离开了议政殿。

    偌大的殿内,很快走得只剩下铁木一人。

    他面色铁青地站起来,后背和额头早已经沁满了冷汗。

    国王的态度那么坚决,看来他是做不了国丈梦了!

    ————————

    达尔贝怒气冲冲从议政殿离开,快步走回后宫寝殿。

    陆卉儿正看着小平顺练拳,时不时柔声鼓励着,“嗯,马步很稳,拳风也有劲,很不错。”

    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和孩子,达尔贝满心的怒气渐渐平息下来。

    他放慢速度来到陆卉儿面前,从后面拥住她的纤细腰身,“你一直站在这里?累不累?”

    “不累,我坐了很久,刚站起来。”陆卉儿轻轻摇头,“倒是你,就不能端庄点?孩子在这儿呢。”

    达尔贝不以为意地摇头,“哪有什么?就是因为当着孩子的面,我才更应该表达对你的爱意。”

    说着,达尔贝冲平顺招招手,“小东西,练功认真点,等下跟爹地较量下。”

    平顺早已经见惯了爹地和妈咪的亲昵,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是欣然应下了达尔贝的挑战,“好!等下输了不许耍赖哟!”

    达尔贝被童稚的平顺逗得笑了起来,“好,一言为定!”

    说完,他拥着陆卉儿坐在一旁的躺椅上,看平顺练拳。

    陆卉儿顺手递给达尔贝一颗鳄梨,轻声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平常达尔贝一旦去议政殿,不到中午是回不来的,这会儿才十点多,确实是回来早多了。

    达尔贝狠狠咬了口手中的鳄梨,“没事。”

    看着达尔贝皱起的眉头,陆卉儿根本不相信没事发生。

    她温柔地笑了下,“有事闷在心里可不好,还不如说出来的痛快。”

    达尔贝三两口吃掉手里的鳄梨,这才无奈叹了口气,“还不是那些老顽固,说什么为了皇室血脉延续,想要让我纳妃。”

    陆卉儿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停了好一会儿才不开心地说着,“哦,那你就纳呀!”

    “看看,你光是听听都不开心了,我怎么可能会纳妃嘛!”达尔贝就知道说出来陆卉儿会不开心。

    不过这些风言风语肯定会传进她的耳朵里,还不如他早早说出来的好。

    “既然那些大臣都这么恳求了,你就顺水推舟去纳妃好了,一个不够纳两个,两个不够纳四个,反正你是国王,养得起。”陆卉儿酸溜溜地说着。

    她知道自己吃了醋,反正听达尔贝被人怂恿着纳妃,她心里就是不舒服,就像有根刺刺在心尖儿上似得。

    达尔贝偏头看着陆卉儿吃醋的小模样,伸手捏了下她鼓鼓的脸颊,“你看,还吃起醋来了。我承诺过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答应纳妃嘛。”

    陆卉儿从听到纳妃两个字心里就很不开心,就算达尔贝这么说了,她心里还是特别的不痛快,而且是哄不好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