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38章 卧室门被平顺大力踢开闯入…
    陆卉儿的气话成功逗乐了达尔贝,他宠溺地翻过身,将陆卉儿坐在身上,目光定定注视着她娇嫩的脸庞,“好,那就请我的王后尽情凌虐我吧,不用客气!”

    “脸皮真厚,子弹都打不透!”陆卉儿气得轻骂了达尔贝一声,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幼稚,伸手捏了下达尔贝的胳膊,“都怪你这个讨厌鬼,好好的心情都被你给破坏了!”

    “是是是,都怪我,我在这里给亲爱的王后大人赔不是啦!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达尔贝笑得月朗风清,柔声哄着气哼哼的陆卉儿。

    自己发了那么久的脾气,达尔贝一直都是陪着笑脸,陆卉儿总是有再多的气也消散了。

    她伸出手,捏了下达尔贝高、挺的鼻梁,宣誓着自己的所有权,“反正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不许纳妃!更不许别的女人!半点心思都不准动!”

    达尔贝眼里闪烁着晶亮的光,表情郑重许诺道,“遵命,我的王后大人!”

    看着一本正经的达尔贝,陆卉儿终于有了笑脸。

    她细嫩的手指轻点过达尔贝的眉心,顺着他俊朗的五官游走,滑过下巴,沿着脖颈来到心窝前,“记住你许下的誓言,否则,我就让你这里痛到窒息!”

    陆卉儿爱得深沉,也爱得单一,她无法接受两人的爱情中出现任何的杂质。

    当初结婚时达尔贝许诺过要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她当了真,就绝对不会容忍感情上有半点瑕疵!

    她坚信自己和达尔贝的爱情是纯洁的,根本容不下半点污浊。

    否则这样的爱情,她不要也罢!

    达尔贝抓住陆卉儿的手,放在唇边轻咬了下,沉声许下最郑重的誓言,“宝贝,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都只有你一个女人而已!其他人根本无法、令我侧目,她们再如何优秀,都跟我无关。因为我整个人,早已经将灵魂都献给了你。”

    脉脉的情话总是令人怦然心动,哪怕陆卉儿早已经嫁给达尔贝那么久,当她看到他眼里蕴含着的深情时,终于满意地靠在他怀里,“这还差不多!反正你是我的,看都不许多看别人一眼!”

    达尔贝搂紧陆卉儿,他喜欢她偶尔刁蛮任性的小脾气,喜欢她的偶尔的霸道不讲理。

    她的所有缺点在他的眼里,都被放大成了优点,闪烁着致命的光芒,深深吸引着他。

    “宝贝儿,躺着累不累?需不需要我来帮你按摩?”达尔贝说着,身体已经相当自觉地靠了过来,让陆卉儿感觉自己早已经按耐不住的渴望。

    心情大好的陆卉儿反客为主,主动翻身上去,媚眼如丝,掀起爱的乐章。

    两人沉、沦在相爱的曼妙海洋里,肆意掀腾起道道海浪,投入到忘我境界,不知疲倦的互相索取着。

    就在这时,被锁上的寝殿门被暴力踹开,力道惊人的小平顺宛如一颗炮弹般跳了进来。

    他小小的脸上满是喜悦,高声喊着达尔贝,“爹地!爹地!你看我!我终于能跳起来了!”

    早在寝殿门发出巨响时,达尔贝已经熟门熟路地抓起一旁的毯子,牢牢盖住了他和陆卉儿。

    等他忙完一切,这才不爽地瞪着破坏气氛的小恶魔,没好气地冷哼了声,“跳起来谁不会,值得这么炫耀么?”

    “不是的爹地!你看我!快看我啊!”小平顺根本还是个小孩子,只想吸引注视的目光。

    他高声嚷着,确定达尔贝把视线投了过来,这才得意地顿足,然后竟然真的拔地而起。

    达尔贝原本还在不爽地瞪着小平顺,等看到他居然真的弹跳了起来,而且足足有一米多高时,简直惊掉了下巴。

    要知道当年他自己弹跳到半空中时,那种新鲜感和狂喜是多么的令人震撼。

    可是跟现在亲眼看到小平顺跳起来,简直无法比较!

    那种引以为荣的骄傲,那种满满的自豪,令他想要长啸一声,宣告给全世界知道!

    这是他达尔贝的儿子,是他达尔贝的种!

    这个还不足四岁的小家伙,有着比他还要厉害的潜力,未来更是不可限量!

    被达尔贝箍在怀里的陆卉儿也看傻了眼,愣了好一会儿才惊叹出声,“宝贝,你刚才是怎么跳起来的?”

    “就这么一顿脚,然后就起来了啊!”平顺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反而觉得这是本来就应该做到的事似得,“爹地之前就是这样做的,然后就飞起来了。我是爹地的儿子,他能做到的,我也一样可以做到的!”

    陆卉儿久久无法出声,搞不清楚平顺也能弹跳到半空中,到底是因为遗传基因,还是源自于潜意识的自信。

    都说人类的潜力无限,当你有足够的自信深信自己可以做到时,就一定可以取得成功!

    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小儿子看上去简直太酷了!

    “宝贝,你真厉害,妈咪为你骄傲!”陆卉儿笑着称赞小平顺,眼里蓄着跟达尔贝一样的骄傲。

    如愿得到了爹地和妈咪的夸奖,小平顺高兴地摇头晃脑。

    他索性在寝殿里弹跳起来,三两下就挪到了达尔贝和陆卉儿睡着的圆床上,澄净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好奇问道,“爹地,妈咪,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们,你们都披着毯子躺在床上?”

    陆卉儿被平顺稚气的问话问得抬不起头,脸瞬间变得滚烫起来,整个人都缩进了达尔贝怀里。

    似乎这样做,小平顺就会遗忘了她的存在似得。

    看着陆卉儿犹如掩耳盗铃的可爱举动,达尔贝无声笑了起来。

    他伸手将陆卉儿拥入怀里,搂得密不透风,这才轻声跟平顺解释这样,“因为爹地和妈咪是相爱的人,只有相爱的人才会这么亲密地躺在一起。”

    “那你们是在玩亲亲么?”平顺好奇地眨着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只有最相爱的人才能够亲亲,这是最私、密的事情,所以要用毯子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