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9章 铁鸢不死心…

    达尔贝笑着点头,“没错,等以后我们平顺长大了,也会遇到自己最心爱的人,然后情不自禁。”

    “也跟她躲在毯子里玩亲亲?”平顺认真想了下,“还是不要了,毯子看起来那么不结实,万一破了就糟糕了。”

    达尔贝尴尬地扬了下眉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平顺这个问题。

    平顺的视线在达尔贝和躲在达尔贝怀里只露出头发的陆卉儿身上扫来扫去,突然顿悟到一件事,“之前老师教过我东方礼仪,叫做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哎呀,那我现在岂不是三个非礼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走才行!”

    说着,平顺就捂着眼睛,着急的朝门口跳去。

    他小小的身板弹跳起来速度极快,再加上捂住了自己眼睛,根本看不到前方,没蹦两下就直接撞到了门框上。

    “咚!”

    在力的作用下,平顺重重摔倒在地。

    他来不及揉屁股,就直接爬起来,一溜烟跑得没了人影。

    “哈哈,哈哈哈哈!”达尔贝朗声笑了起来,“这小子居然突然懂事了,很好!哼哼,让他平时总来捣乱,没想到会有今天的惩罚吧!”

    刚才那一撞,达尔贝知道平顺肯定被撞得不轻。

    可是他心里没有半点为人父该有的心疼,反而畅快大笑起来,谁让这个小崽子每次都要在他最关键的时候冲出来破坏呢!

    陆卉儿听到声音探出头,已经看不到平顺的身影。

    她仰头看着狂笑不已的达尔贝,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奇问道,“你在傻笑什么?刚才是什么声音?是平顺撞到什么地方了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达尔贝又笑了两声,这才伸手将陆卉儿摁进毯子内,自己跟着也钻了进去,“这个小混蛋,谁让他每次都要在我最关键的时候跑过来捣乱,就当给他的教训,让他长长记性也好!”

    “真撞到了?达尔……唔……混蛋……放开……”陆卉儿在毯子里挣扎着,然而她那点力气根本拗不过达尔贝。

    薄薄的毯子抖动了几下,达尔贝再次攻城掠地起来。

    好不容易嘴巴得到解放的陆卉儿气愤地拧了把达尔贝坚实的脊背,“讨厌!不要脸!等下平顺再回来,我看你怎么解释?!”

    现在还是大白天,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就拽着她各种恩爱,明明之前还被平顺给打断过的呀!

    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么?万一等下再被撞破,陆卉儿真不知道自己的老脸要往哪儿搁!

    然而达尔贝显然没有陆卉儿这样的顾虑,而是忙碌着冲锋陷阵。

    他没忘了时不时撩拨陆卉儿一把,嘴里更是耐心解释着,“放心,那个小家伙已经知道错了,是不会再转回头了。”

    陆卉儿觉得自己被融成了一滩水,手臂无力地摊开着,就连说话的力气都细的像猫叫似得,哼哼唧唧,“万一……万一呢?”

    “没有万一,他已经知道自己阻碍了咱们恩爱,是绝对不会再回来的。”达尔贝自信地啃了陆卉儿一口。

    眼神是从未见过的妖娆,“其他人是根本不敢过来,所以我最亲爱的王后,请接收我深深的爱意吧!”

    说着,达尔贝更加投入起来,立志要将眼神变得茫然的陆卉儿给推到最巅峰!

    寝殿内的气氛再次变得暧昧起来,暖暖的甜味溢满了整个空间,几乎要顺着门缝淌出去。

    外面阳光正好,见证着这对情侣的恩爱甜蜜,将周边的云朵晒得都镀上了层粉红。

    ————————

    铁府。

    坐落在距离皇宫仅有三道街的中干道上,气派巍峨,大气磅礴。

    与笼罩在粉红云团的皇宫不同,铁府此刻正阴云密布着。

    相貌出众的铁鸢正埋头哭个不停,旁边坐着满脸心疼的铁木和铁一。

    “我说鸢儿,你都哭了两个小时了,能不能不哭了?”铁木心疼地都不忍心再看下去,这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啊!

    自从他从皇宫回来后,把达尔贝怒气离开的事情告诉铁鸢后,这个丫头就埋头一直哭。

    铁一也很疼爱自己的妹妹,见不得她这么掉眼泪,摇头劝着,“是啊,你想怎么样倒是说啊,哭并不能解决问题!”

    铁鸢的眼睛早就哭得红肿,仍在埋头痛哭着,满心都是被践踏的委屈。

    想她好歹也是三高美女,高学历高颜值高情商,怎么到了国王哪儿,就成了连考虑都不用的废人呢?

    那个可恶的王后到底有多好?居然都不用露面,就把她给踩到了尘埃里!

    铁鸢心里很不服气,把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推在了王后的身上。

    一定是那位从不敢抛头露面的王后,如果不是她善妒容不下别人,她铁鸢就不信,国王会不舍得纳妃?!

    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更何况主动送上门的!而且还是她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高学历情商绝世大美人儿!

    铁鸢越想越委屈,越哭越憋屈,脚下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

    铁木看得心都要碎了,“我的宝贝女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倒是告诉爹地啊,不能就这么哭下去,会哭坏身体的!”

    “是啊,你不累我听着都累了!觉得耳朵边有几百只蝉在不停的叫嚷。”铁一跟着点头,小心翼翼劝着,“你就消停一会儿吧,妹妹!”

    铁鸢哭得喉咙都干了,眼眶里再也挤不出眼泪,眼球更是酸疼的不行。

    她根本没心思去顾忌自己的形象,满腹委屈地抬起头,红着眼睛看向铁木和铁一,“爹地,哥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连王后的面都没见到,就这么被国王给否决了!”

    “嗯,然后呢,你想要怎样都告诉爹地,爹地给你做主!”铁木从小就格外宠爱铁鸢,这会儿看到宝贝女儿哭成了泪人,更是心疼的不行。

    他早已经将达尔贝的警告给抛在了脑后,只想倾尽所有的能力,为女儿撑起一片天空,让她重展欢颜!

    铁一跟着重重点头,“是啊妹妹,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快告诉哥哥,哥给你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