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0章 假面舞会…

    铁鸢抽泣着长喘了口气,这才红着眼睛道,“既然国王那里行不通,我要面见王后!当面质问她,凭什么阻拦国王纳妃!她到底有什么资本可以那么自私!”

    她就不信了,那个从不敢抛头露面的王后到底有多高明的手段,可以将人中之龙的国王玩弄于股掌中!

    铁鸢的话一语惊醒了铁木,对啊,国王那里行不通,他怎么就忘了给王后做做工作呢?

    听宫里的人说,王后是个十分宽厚识大体的人。

    只要他们工作做得到位,到时候由王后来劝国王纳妃,哼哼,他的宝贝女儿嫁入皇宫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说的对,女儿,爹地之前就没想到,到底是学问多的人脑子转得快啊!”铁木兴冲冲站起来,“我现在就去宫里安排,让你尽快见到王后,好好跟她谈谈。”

    铁鸢欣喜点头,“是的,爹地,我相信只要等我见到王后,肯定能够凭着高情商碾压她,说服她让国王纳妾的!”

    之前还伤心不已的铁鸢重新涌起新的希望,她相信自己绝对有能力说服王后。

    要知道在外求学时,她就是相当当的辩论天才,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方的说成圆的。

    那位王后常年不露面,估计口才和学识都中等靠下,到时候还不是被她说得服服帖帖?

    铁鸢越想越自信,脸上的悲伤被自信所取代,脸上催促铁木,“爹地,你快去办这件事,最好不要惊动国王,免得被他低试。”

    “那当然了,放心吧,这次爹地一定给你安排的妥妥的。”铁木有了新方向,脚步生风的出了门,很快走得没了人影。

    铁一看着像换了个人似得铁鸢,轻轻为她鼓掌叫好,“对嘛,这才是我铁一的妹妹,认准了目标就不畏艰险去争取!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轻易就能得到的东西!”

    “没错,所以我要牢牢把幸福掌握在自己手心!”铁鸢眼神坚毅的点点头,心里已经描绘好了未来,而且信心十足!

    一连好几天,铁木都在努力为女儿铁鸢创造时机,想要帮她见到王后。

    只是每次铁木都见不到王后,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了泡影。

    眼看着铁鸢已经回来了小半个月,可是却始终不能靠近王后半步,这令她整个人都变得暴躁起来。

    “啪!”

    铁鸢将一杯咖啡重重摔在地上,左手猛里打向家里的佣人,“一杯咖啡都泡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胆小的佣人被一巴掌扇翻倒地,吓得魂不附体,“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小姐。”

    铁鸢这几天心里都不痛快,看什么都不顺眼,老想发大小姐脾气。

    刚才她让女佣给她冲了杯咖啡,刚喝了一口就嫌糖块放得太少,狠狠砸在了地上。

    “对不起有什么用?养你干什么吃的?真是废物!”铁鸢心情不爽到极点,站起来来到佣人跟前,居高临下命令道,“还不快点把那些玻璃碎片给捡起来!”

    “是,大小姐,我这就捡。”女佣都不敢站起来,跪坐着去捡跌成碎片的咖啡杯。

    就在这时,铁鸢狭长的眼眸一转,硬是踩着三寸高跟鞋,直接踩在了女佣手背上。

    “啊!好疼!”女佣被踩得直接哭了起来,小声哀求着,“大小姐,对不起,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哎呀,踩到了啦?真是对不起呀!”铁鸢装模作样地看着哭着求饶的女佣,心里才多少痛快了点,“收拾干净了就赶紧下去,别在这里让我看着碍眼!”

    女佣颤着被踩得红肿的右手去捡地上的咖啡杯碎片,肩膀微微颤抖着,哭都不敢哭出声。

    她们是知道铁鸢刁蛮的性格的,被踩手是最轻的惩罚了。

    铁一开车从外面回来,走进客厅就看到女佣红肿着眼捧着碎玻璃走出来。

    他无视地走过去,人还没到客厅就扬声喊了起来,“鸢儿,快跟我出去一趟!”

    铁鸢心情一直不太好,听到喊声懒懒应了句,“去哪儿?不想去。”

    “今晚皇宫里有假面party,听说是国王专门为王后举行的,你真的确定不去?”铁一兴致勃勃说着,“我也十分好奇王后的长相,看看她到底有多漂亮,才能把国王给收的服服帖帖的。”

    听到铁一提起王后,铁鸢的脸瞬间黑沉起来,“我不去,要去你去!”

    “随便你,听说这次的假面舞会会持续到清晨,我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这种纯粹的宫廷狂欢了!”

    铁一走回房间去换衣服,“你不去就算了,反正我是要去的。向那些单身少女展示下真正贵族的优雅风采。”

    说着,铁一就跨上楼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他静心搭配了一套白色的骑士装,看上去洒脱干练,这才喜滋滋从楼上下来。

    等铁一来到客厅,才发现刚才还赌气说不去的铁鸢,已经换上了一件露背晚礼服,正在让女佣为她盘着适合晚宴的发型。

    “啧啧啧,女人啊,真是口是心非。”铁一笑着摇头,不过还是相当给面子地夸奖着自己的妹妹,“鸢儿,你身上这套公主裙真是漂亮极了,肯定会成为晚宴上最耀眼的明珠。”

    铁鸢高傲地扬起下巴,“那当然,无论我走到哪儿,注定都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个!今晚,我要展现我真正的魅力,让国王彻底爱上我!”

    “好,有志气!”铁一竖起大拇指夸赞着自己的妹妹,低声问道,“平常王后都不抛头露面,肯定长得其丑无比。等下你再去参加假面舞会,估计王后更不敢出来了。”

    铁鸢赞同地点点头,“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究竟谁才是最适合待在皇宫的哪一个!唯有我铁鸢,才是最能配得上国王的那一个!”

    铁一赞赏地为铁鸢鼓掌,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双胞胎妹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他从来都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她更完美的女人存在!

    兄妹俩上了铁一的敞篷跑车,朝着皇宫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