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外形出挑的兄妹俩开着拉风的跑车,吸引了无数人或赞赏或羡慕的目光。

    “快点看呐,那是对双胞胎吧?长得太漂亮了,就像一对瓷娃娃那样精致。”

    “是呢,好漂亮的两人,谁家有这么好的福气哟,能养育这么优秀的一双儿女。”

    “这好像是太尉家的吧?啧啧,儿子帅气女儿漂亮,太尉可真是好福气啊!”

    “谁说不是呢,不过他们也只是相对出众而已,是没有办法跟咱们的国王和王后相比的。”

    路边人群赞不绝耳的称赞传到铁一盒铁鸢耳中,令他们得意地仰头大笑起来。

    不过等他们听到自己没办法跟国王和王后对比,气得当场就黑了脸,加快跑车的速度开了过去。

    等他们来到皇宫时,外面早已经亮满了闪烁的霓虹,在逐渐黑沉的夜幕下格外明亮。

    铁一穿着洁白的骑士装,从车后座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面具罩在脸上,这才推开车门走下去。

    为了搭配他的骑士装,铁一戴着的面具是以完美著称的白马王子,加上他高大的身形,更显得风度翩然。

    铁鸢跟着戴着面具下了车,她今天特意穿着露背的晚礼服,下摆的鱼尾美轮美奂,脸上则罩着美人鱼公主的面具。

    在铁鸢看来,自己就是运气不好的小人鱼公主,被可恶的巫婆王后抢走了本应该属于她的国王!

    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亲手把国王抢回来的!

    P国之前倒也办过晚宴,但是却很少开这种假面party,会场上站着的都是神采飞扬的年轻人,那些守旧的大臣们并没有到来。

    而达尔贝举办这次假面party的目的,一来是想藉着热闹哄陆卉儿开心;二来则是希望撮合各家大臣们的儿女,让他们别再把目光都盯在他的身上。

    会场上流淌着悠扬的小提琴声,打扮成各式童话人物的俊男靓女们三三两两站着,举杯开怀畅饮,场面确实十分热闹。

    今晚达尔贝的装扮格外与众不同,他穿着一身纯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将完美挺拔的身形映衬的更加挺拔如松。

    随着他的走动,那身黑色西装上点缀着的点点星钻,在灯光照耀下烁烁生辉,瞬间成为整个宴会的焦点。

    达尔贝的脸上带着半张紫色面具,魅惑的颜色遮住了他高、挺的鼻梁,只露出冷漠的薄唇,以及深邃到冰冷的眼眸,令人望而生畏,升起顶礼膜拜的敬意。

    宴会上带着假面面具的男男女女们都在肆意嬉闹着,偶尔目光投在达尔贝身上,都会相当识趣地收回去。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带着神秘面具的黑衣人,是他们根本惹不起的大人物。他身上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势,令他们本能地退避三舍。

    达尔贝并不在意众人的避让,而是脚步淡然地在宴会内穿行起来,目光在每一个人身上扫过,似乎在搜寻什么似得。

    在今晚的假面舞会开始前,陆卉儿就淘气了一把,提前藏了起来。

    她并没有告诉达尔贝自己的打扮,想让他在众人中一眼就能把她给找出来。

    这个任务对达尔贝来说一点都不困难,别说陆卉儿只是带着面具,就算她全身都被裹在麻袋里,他也能一眼就能够把她给认出来!

    她是他的女孩,无论做着怎样的伪装,都无法瞒过他锐利的眼神!

    达尔贝大踏步朝着舞会中央的喷水泉走去,脚步毅然自信,很快就走了过来。

    灯光闪烁的喷水泉边,正立着一位穿着湖蓝色露背晚礼服的女孩,她带着美人鱼公主的面具,正紧张地注视着朝自己走来的达尔贝,“国……国王……”

    这位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静心打扮后的铁鸢。

    她从达尔贝出现后,目光就一直紧紧锁在他身上。

    不是她的目光有多锐利,而是达尔贝的气场太强,在场的所有男性都被他给比了下去,就连铁鸢平时最引以自豪的哥哥也不例外!

    铁鸢看着达尔贝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一颗芳心狂跳不已。

    她就知道,今天这身美人鱼晚礼服一定会得到达尔贝的青睐!

    铁鸢的眼里写满了志在必得,冲达尔贝伸出手臂,“我最敬爱的国王……”

    然而铁鸢的话还没说完,笑容就瞬间凝滞在脸上。

    因为达尔贝虽然来到了她的面前,却并没有做任何停留,而是越过她弯下腰,“哈哈哈,你以为我抓不到你?”

    达尔贝笑得格外得意,弯腰将喷水泉旁蹲着的一名女巫打扮的女孩给抱在了怀里。

    那名套着破抹布,带着假红鼻子的女巫笑闹着在达尔贝怀里挣扎起来,“讨厌,一下就被你找到了,真没有意思!重来!重来!”

    “我明明找到你了,你就要心甘情愿接受惩罚,怎么能够重来呢?耍赖皮!”达尔贝宠溺笑着,脸上的面具都没有揭开,就低头吻上了怀里的女巫。

    站在他们身后的铁鸢看着眼前这一幕,气得浑身发抖。

    刚才还以为自己徘徊在天堂门口的她,瞬间被打入地狱!

    那种狂喜被瞬间覆灭的绝望,不是一般的难受,犹如烈火般炙烤着铁鸢的心口!

    她死死攥着拳头,紧紧咬着下唇,眼里满是妒恨和不甘!

    怎么可以!

    他们怎么可以?!

    为什么要在她的面前秀恩爱?为什么要在她以为自己拥有了全世界时,残忍撕碎了她的美梦?!

    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啊!!!

    而达尔贝并不知道身后站着铁鸢,他甚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只是深情拥吻着怀里的小女巫。

    不用说,这名女巫就是调皮的陆卉儿装扮的。

    之前假面舞会没开始前,达尔贝就已经猜到了结果,无论他的女孩装扮成什么模样,他都可以在茫茫人群众瞬间把她给认出来。

    现在他兑现了自己之前的承诺,而他的女孩,也理所应当给他最甜蜜的奖励!

    爱人间的拥吻总是那么投入,可以令人遗忘周遭的一切,无论声音还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