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 要见她问个清楚…

    周围的喧嚣他们都听不见,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凝滞停止似得,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而已。

    忘我投入地两人深情拥吻着,气急败坏地铁鸢已经把下唇咬出了血。

    对她来说,刚才被达尔贝无视地一幕简直是此生莫大的羞辱!

    那个她一眼就看中的男人啊,居然无视她高贵耀眼的美貌,而去拥吻那个穿的一身破烂的臭女巫?!

    简直令人不可忍受!

    铁鸢妒恨地看着被达尔贝拥在怀里的陆卉儿,眼里喷着熊熊的妒忌之火。

    因为带着女巫面具,铁鸢根本看不清陆卉儿真正的长相。

    不过她已经脑补出了陆卉儿大概的样子,也就勉强算得上中等而已。

    这样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居然让达尔贝对她这么倾心?!

    还是她真的就是获人心魄的女巫?可以人为操纵他人的思想和爱恋?

    铁鸢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每一种都对陆卉儿带着深深的恨意。

    她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将达尔贝拥吻着的陆卉儿给推开,那里原本是应该属于她的位置啊!

    不行!

    她要过去分开他们!

    铁鸢妒恨到失去了理智,大步朝正在拥吻着的达尔贝和陆卉儿走了过去。

    越是快走到跟前,铁鸢眼中的妒火烧得就越旺盛,她甚至已经忘却了一切,高高扬起了巴掌,打算狠狠给偷了她幸福的陆卉儿一巴掌。

    都是这个可恶的女人!

    都是她!

    就在这时,一双手从铁鸢身后搂住了神色疯狂的她,把她强行抱到了喷泉另一边,远远离开了仍在全身拥吻着的达尔贝和陆卉儿。

    “鸢儿,你刚才想干嘛?是不是疯了?!”铁一死死扣住铁鸢的腰,被她刚才的行为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他远远看到事情不对跑过来,这会儿舞会肯定起了轩然大、波了吧?

    铁鸢这才从癫狂中如梦初醒,她咬牙切齿地看着仍被达尔贝细心拥吻着的陆卉儿,眼圈泛红起来,“哥,那里本来应该是我的位置。”

    铁一跟铁鸢是双胞胎,他是知道自己的妹妹有多么的骄傲的。

    之前的铁鸢早已经习惯了众人的追捧和钦慕,可是从回来国后,却从来没被达尔贝多看过半眼。

    这巨大的反差,当然令她无法接受。

    “鸢儿,哥哥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先不要哭,等下被别人看到笑话。“铁一柔声安抚着自己情绪趋将崩溃的妹妹,“你是那么的优秀,只是国王还没有来得及发现而已。”

    “真的吗哥哥,确实是这样吗?”铁鸢抽着鼻子,突然就不自信起来。

    如果自己真的有这么好,为什么根本就没有被达尔贝多看过一眼呢?

    明明她才是今晚这场假面舞会上最美丽的公主啊,却被披着破麻布的女巫给踩在了脚底?!

    这样的事实令铁鸢根本无法接受,不停摇头,“哥,你是在骗我的,我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铁一目送达尔贝抱起身着女巫服饰的陆卉儿离开,这才轻轻拍着铁鸢的肩头,“我想我们需要个能接近王后的机会,跟她好好谈谈。国王毕竟不是她自己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延续皇室血脉才是最重要的,她不能这么自私。”

    身为堂堂的博士研究生,铁一的思想其实紧跟着潮流,早已经没有了百年前那种陈腐的封建思想。

    但是想到自己的妹妹可以嫁入皇宫,那就跟着封建一回又如何?

    毕竟这可是嫁给国王啊,身份将是多么的高贵。就像沧海明珠戴安娜王妃,她美得惊世绝艳,却仍是不得不委身于查尔斯王子,无视他与另外的女人亲亲我我。

    铁鸢被冲毁的理智终于冷静下来,她眼睛一亮,“哥,我们可以等到假面舞会结束,守着她出来。”

    她就不信了,身为王后,那个叫陆卉儿的平凡女人,会真的一整晚都不露面。

    铁一赞同了铁鸢的主意,两人不再在舞会上乱走,而是静静坐在一旁,等着舞会结束。

    喧嚣热闹的舞会终于在深夜时结束,来参加舞会的年轻人带着新认识的朋友,三三两两离开了皇宫。

    刚才还盛况空前的晚宴,很快变得冷清起来,只剩下负责打扫的侍女们。

    这些侍女穿着统一的制服,头发一丝不苟束在脑后,动作快速收拾着残局,麻利又勤快。

    铁鸢耐心等到舞会结束,却根本没等到陆卉儿的再次出现,终于心急的站了起来,“可恶!她居然真的不用真面目见人!”

    正在打扫卫生的侍女被吓了一跳,手里拎着的扫把差点脱手掉下来。

    铁一连忙给铁鸢使了个眼色,让她稍安勿躁,这才朝那位被吓到的侍女走过去,尽量客气问道,“舞会都结束了,难道王后真的不出来了?”

    侍女胆怯的看了铁一一眼,这才小声回答,“王后早就被国王抱走了,这个时间她是肯定不会出来的。”

    “为什么?”铁鸢奇怪地追问,语气格外不善,“是在摆谱对吧!”

    侍女却红了脸,“不是,王后她晚上都会被国王缠着,根本没时间去哪里。”

    “胡说八道!”铁鸢气得差点打人,“她以为自己有多国色天香,还被国王缠着!”

    侍女被凶巴巴的铁鸢吓得不敢出声,铁一低声问道,“对了,你知道王后白天都喜欢去哪儿么?”

    看来今晚是见不到王后了,不过铁一并没有打算放弃,而是想要问出王后的爱好,明天好去蹲守。

    侍女犹豫了下,铁一已经摘下了自己手腕上的百丽翡达,“老实回答我,这块表就是你的了。”

    “王后平时不怎么出去,只有在周五的傍晚,才会去皇宫外站站,等着小王子求学归来。”侍女快速说完,就一把抓走那块名表,飞一般跑开了。

    “周五的傍晚?”铁一轻声喃喃着,“那不就是明天下午?”

    铁鸢朝铁一看了过来,脸上浮现抹阴狠的笑。

    很好,那她就等到明天下午,看看那个藏头缩尾的王后有什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