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43章 如果是你,你会让其他女人分享你的丈夫?
    第1943章 如果是你,你会让其他女人分享你的丈夫?

    次日傍晚,火烧云挂在皇宫上空,映红了大半个天幕。

    陆卉儿昨晚被达尔贝折腾了一宿,这会儿走路还有些腰酸。

    她穿着优雅的白色长裙,边走边捶着自己的细腰,小声埋怨着,“达尔贝这个混蛋啊,肯定是对我有意见,才会这么折腾我!”

    跟在她身后的侍女连忙捂住嘴,生怕不小心笑出声来。

    她们这里谁不知道,国王达尔贝爱王后爱得发狂,怎么舍得折腾她呢?

    至于床第上的狂野,难道不是因为真心相爱才情不自禁的么?

    她们的王后上辈子肯定拯救了全世界,不然这辈子怎么会这么幸福?

    不过这种话谁也没胆说出来,只是红着脸小心走在陆卉儿身后,格外羡慕备受宠爱的陆卉儿。

    陆卉儿又往前走了几步,实在是腰酸的难受,索性不再往前走,斜靠在皇宫外的墙壁上。

    最近平顺都会出去跟查玛学习,差不多要到傍晚才能回来,而陆卉儿就会站在这里等着他。

    “妈咪!”

    小王子平顺被大将军查玛送了过来,看到等在那里的陆卉儿,立即张开双手跑了过来,就像只奔向春天的小燕子。

    看着平顺无忧无虑的笑脸,陆卉儿心里格外的开心,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她等平顺跑到跟前,就一把把他抱入怀里,伸手揉着他被风吹得凌乱的短发,“在外面学了一整天,累不累?”

    平顺满头是汗,眼里却没有半点疲惫,“不累,妈咪,我今天骑马得了第一名,是不是很厉害?”

    其实在现代社会,出行都是车接车送,根本用不到骑马。

    不过为了锻炼平顺的体魄和反应能力,陆卉儿并没有发对他学习骑马。

    毕竟男孩子嘛,刻在骨子里的天性就是冒险。

    “嗯,妈咪的平顺真的很厉害。”陆卉儿真心夸赞了句,拉着平顺的手往回走去,“走,我们快去跟你爹地说说这个好消息。”

    “好!”平顺开心地跳起来,“我还要跟爹地比一比,到底谁骑马厉害呢!”

    “那还真是了不起的志向,”陆卉儿赞赏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一路柔声跟他攀谈往回走。

    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在了两双别有用心的人眼里。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专门在这里蹲守陆卉儿的铁一和铁鸢。

    昨晚的舞会他们没有等到陆卉儿,这会儿早早就过了,硬是足足等了一下午,生怕会错过去。

    只是兄妹俩没想到的是,陆卉儿的出现像夏日清风般,深深震撼了他们的心灵。

    铁鸢原本以为陆卉儿只是姿色一般的普通人,等她真的看到穿着白裙的陆卉儿,眼神不由更加妒恨起来。

    因为陆卉儿身上那种恬静的美,根本是她从未有过的。

    穿着白裙的她气质淡然超群,就像遗世独立的佳人,跨过悠远的时空而来。

    不只是铁鸢这么想,一旁的铁一甚至早就已经因为陆卉儿的出现看呆了视线。

    他多年在外求学,见过无数的美女,却是第一次见到像陆卉儿这么与众不同的女孩。

    一身洁白素雅的她脸上不施脂粉,柔顺的长发瀑布般披散在身后,发顶箍着根细细的碎钻发夹,在黄昏的余晖里闪闪发光。

    这样的陆卉儿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光,犹如淡淡盛开的紫荆花,美的妖娆恬静,深深吸引住了铁一所有的视线,和他从未曾为谁心动过的悸动。

    “哥,她马上就要回去了,咱们快过去!”铁鸢催促着铁一,却发现他双眼定格般凝视着陆卉儿,根本无视了她的呼唤。

    “好,你真是立场坚定啊!”铁鸢恨铁不成钢瞪了铁一一眼,知道眼下肯定指望不了明显一脸痴迷的哥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她深吸口气,从拐角处走出来,拦在了陆卉儿面前,“王后,我是铁鸢。”

    陆卉儿有些意外地看向铁鸢,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却没想起在哪儿听过。

    “王后是不是很好奇我是谁?我是太尉铁木的女儿。”铁鸢直接讲明身份,以不爽地口气质问道,“我这次来是想问问王后,为什么不允许国王纳妃?”

    如果说刚才陆卉儿还不明白铁鸢拦住自己的目的,现在把话听到这个份儿上,也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个眼神凌厉的女孩是专程来堵自己的,难怪她总觉得名字熟悉,看来她就是那个想要加入皇宫成为妃子的女孩。

    “我在跟你说话,你不回答我也就算了,在哪儿一直笑是什么意思?!”铁鸢受不了的瞪了陆卉儿一眼,总觉得她脸上的饿笑容太过碍眼。

    陆卉儿并不想跟这个陌生的女孩说太多,根本不想在她身上浪费自己的精力,“我并不认识你,所以觉得也没必要跟你解释太多,因为这些是我的私事。”

    说着,陆卉儿就想牵着平顺的手离开,却被铁鸢再次拦了下来,“不行!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不能离开!”

    陆卉儿越是笑得优雅得体,铁鸢就越是气急败坏,她讨厌陆卉儿脸上那完美的笑容,恨不得亲手给打碎了。

    “那么,你想要听什么呢?听我说允许国王纳妃?”陆卉儿笑着摇头,“这是什么年代了?难道你没有接受过教育么?怎么还思想还残留在旧时代?就算这里是君主制,也没必要承袭那些旧风俗,让国王娶一堆女人吧?”

    “又或者你希望自己的丈夫让别的女人去分享?”

    对陆卉儿来说,国王纳妃这件事,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她接受的所有教育中,男女都是平等的,无论是从婚姻还是工作,都没有谁高贵过谁。

    相爱的夫妻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相互携手,直到白发苍苍,这中间哪里有多余的空间给别的女人存在呢?

    陆卉儿想的通透,然而痴迷着想要成为王妃的铁鸢却根本接受不了。

    “不管到了什么年代,哪怕到了世界末日,皇室的血统都远远高过普通人!而我们就是为了延续皇室血脉而存在的!”铁鸢说着,甚至得意地挺了下胸脯,“如果我是王后,早就已经亲自为国王挑选好合适的妃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