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945章 这辈子,下辈子,你都是我的…
    第1945章 这辈子,下辈子,你都是我的…

    “事在人为,哥,有些事不去争取,你怎么就知道不可以呢?”铁鸢继续给铁一洗脑,“这可是为了爱情啊,难道你想当现实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可是……”铁一有些犹豫,“昨晚的舞会你也看到了,国王和王后看上去似乎很相爱。而我,只是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那只是看上去而已,哥,之前你无论做什么都是勇往直前的,怎么到了这儿却犹豫不决了呢?”

    铁鸢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视了铁一一眼,“很多事情并不能只看表面,你真的确定王后是真的爱国王的?如果真的爱他,为什么不为他着想,不允许他纳妃呢?”

    如今的铁鸢满脑子都是对陆卉儿的怨恨,自动把陆卉儿黑化成了不择手段的毒妇,根本就配不上达尔贝。

    她恨不得自己的哥哥立即带走陆卉儿,离开她的视线,不要阻碍她成为P国未来的王后!

    面对铁鸢颠倒黑白式的洗脑,铁一却仍有一丝理智,“不,我虽然并不认识王后,却知道她是个温柔恬静的女孩。她现在已经有了自己幸福的生活,我不应该去打扰她。”

    “哥!”铁鸢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么多都白费了,气哼哼瞪了铁一一眼,扭头就走,“算了!你自己没出息不愿意争取,我也懒得管你!随你的便!”

    铁一看着生气走远的妹妹,无奈叹了口气,心情落寞地跟了上去。

    他当然想让王后也爱上自己,可是却比谁都清楚,自己根本就无法跟达尔贝相比!

    既然根本没有竞争的资本,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铁一对自身认识的很深刻,却无法影响到疯了似的想要嫁入皇宫的铁鸢。

    在铁鸢看来,陆卉儿就是她嫁入皇宫的阻碍,只要没了陆卉儿,她一定会成为P国万人敬仰的王后。

    差不多每个晚上,她都会做梦梦到自己穿着漂亮的红色嫁衣,和达尔贝共同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四周都是仰慕艳羡的视线,然后从笑声中醒过来。

    今晚也不例外,铁鸢从美梦中醒来,看到周围是熟悉的卧室,立即黑沉下脸。

    她一定会将被陆卉儿夺走的一切给抢回来!

    而此时的皇宫内,陆卉儿正软绵绵躺在圆床上,眼神慵懒不已,手指头都懒得动。

    达尔贝刚正耐心帮陆卉儿清洁着,等收拾好一切,这才躺下把她拥入怀里,“宝贝,你真美。”

    陆卉儿细嫩的手臂搭在达尔贝肩上,娇嗔地横了的达尔贝一眼,“这句话我都听了无数遍了,你还没说够?”

    “当然说不够,”达尔贝手臂一横,紧紧箍着陆卉儿,手指点在她娇嫩的鼻头上,“生生世世,我都要说给你听,直到你听够我还要说。”

    “哈哈,还是饶了我吧,”陆卉儿轻声笑了起来,突然打了个寒噤,“哈啾。”

    “怎么了?着凉了么?”达尔贝立即紧张起来。

    陆卉儿吸了下鼻子,疑惑地摇摇头,“没有,就是突然感觉有点冷,现在已经好多了。”

    达尔贝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我还以为是我害得你感冒了,没事就好。”

    陆卉儿伸手捏了下达尔贝的手背,“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被你缠到半夜,想要感冒呢。”

    这样娇嗔的指控令达尔贝心神荡漾起来,他看着笑成星星眼地陆卉儿,贴过来轻啃了下她完美的天鹅颈,“既然想要感冒,不如我们再运动一会儿,驱散那些感冒病毒。”

    下一秒,达尔贝已经翻身将陆卉儿给压在了身下,某处早已经蓄势待发。

    陆卉儿受不了地嘟唇求饶,“天呐,还来?我尊敬的国王陛下,你就放了我吧。”

    佳人的娇嗔令达尔贝更是心潮澎湃,他如饿虎般直接扑了下去,彻彻底底搜刮着最爱的女孩,眼眸深深,“不,这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别想……”

    撩人的情侣私话在寝殿内低低响起,偶尔伴着几声羞人的异响声,夜色在这领人面红耳赤的厮磨中,渐渐亮起了鱼白色。

    彻夜的纠缠令陆卉儿疲累到不行,足足睡到半中午才醒过来,达尔贝已经不在身边。

    陆卉儿知道他是忙着去处理事情,拖着酸疼的身子从圆床上下来洗漱,收拾打理好一切后,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

    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陆卉儿突然就想去外面走一走。

    她信步在皇宫里游荡着,突然听到一阵悦耳的长笛声。

    陆卉儿愣了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怎么可能还有人吹长笛这么古朴的东西?

    悠扬的长笛声更加清晰的传来,每一个音符都令人赞叹不已。

    陆卉儿好奇地不行,立即循着那曼妙的笛声走了过去。

    笛声越来越近,等陆卉儿终于接近那优美的旋律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快走到皇宫外。

    眼前是涂着新漆的城墙,一名身形高挑的男人正斜靠着,专注吹着手里握着的长笛。

    铂金长笛在阳光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音质动感好听,声音婉转悠扬。

    陆卉儿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好听的音乐了,她并没有多关注吹奏长笛的男子,而是站在一旁静静聆听着美妙的音乐。

    吹奏长笛的不是别人,正是恋慕着陆卉儿的铁一。

    他昨晚跟铁鸢一样,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无路睁眼还是闭眼,脑海里都晃着陆卉儿的身影。

    辗转难眠的铁一想起铁鸢的话,觉得她说的没错。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去试着争取才行。

    面对这样牵人心魄的女孩,他怎么都不应该不声不响的沉默,而是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尝试了!

    打定主意的铁一认清自己的心,天一亮就带着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长笛,来到皇宫外吹奏起来。

    铁一擅长音律,在外求学时曾经与人组建过现代管弦乐团,长笛、小提琴、架子鼓都玩得得心应手。

    而他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手中的铂金长笛,曾为他带来无数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