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6章 达尔贝吃醋…

    为了能让陆卉儿注意到自己,铁一特意换上了具有东方风韵的衣服,他认为自己衣衫飘飘的俊朗外形一定能够令陆卉儿侧目。

    只是铁一没想到的是,自己长笛曲目换了一首又一首,从《卡门》、《小夜曲》、《梦幻曲》到东方韵律的《梁祝》、《渔舟唱晚》,吹得他腮帮子生疼,也没见到陆卉儿出来。

    不过铁一从来不是容易放弃的人,他耐着性子一直吹奏着,终于在快中午时,等到了令他魂牵梦绕的美丽倩影。

    陆卉儿的到来令铁一备受鼓舞,他精神抖擞地摆出自认为最帅的姿势,吹奏起经典曲目——《我心永恒》。

    铁一最喜欢的就是这首曲目,此时此刻,唯有它才能代他倾诉对陆卉儿的爱恋:我心属于你,爱无止境。

    荡气回肠的一首《我心永恒》奏完后,铁一这才帅气收起长笛,“喜欢吗?好不好听?”

    他故意做出不认识陆卉儿的样子,努力把她当成个普通人,这样更容易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陆卉儿是被悠扬的长笛旋律吸引来的,见铁一跟她打招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是来听曲子的,你演奏的真好听。”

    被心仪的女神夸赞,铁一瞬间心花怒放,几乎要当场跳起来。

    他努力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摆出自认最帅气的笑容,“只要你喜欢就好,现在的人太浮躁,都不愿意听这些曲子。”

    陆卉儿昨天并没有见到铁一,只是觉得他的长相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到过。

    “你……”陆卉儿本想问下铁一知不知道自己是谁,犹豫了下又改口道,“你演奏的很好听,我真的很喜欢。”

    对于陆卉儿来说,在皇宫里无论走到哪儿,看到的都是惧怕和敬畏的目光。

    眼前的这个人不认识她最好,这样聊起天来也能自在很多。

    她只是单纯觉得铁一吹奏的长笛很好听,再没有别的意思。

    然而陆卉儿那明媚的笑脸看在铁一眼里,却成了对他最大的赞许,甚至认为陆卉儿已经喜欢上了自己。

    “只要你喜欢就好,”铁一耍帅地舞着手里的长笛,露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脸,“每一曲音乐都有它独特的故事,你能够听懂这些旋律,就是我的知己。”

    说着,铁一冲陆卉儿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朋友两个字令陆卉儿有些愣怔,她在这里除了达尔贝,真的还没有任何朋友。

    “你真的确定,要跟我做朋友?”陆卉儿笑得眉眼弯弯,爽朗伸出自己的手,“好吧,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朋友。”

    看着伸向自己的纤纤玉手,铁一激动地心都差点停止跳动。

    就在他伸出去准备狠狠握住时,一只手臂突然出现,不由分说包裹住陆卉儿的小手,把她拽到了自己身边,“要干嘛?”

    陆卉儿下意识抬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达尔贝怀里,开心笑了起来,“哈哈,我刚认识了个新朋友呢。”

    铁一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怎么都想不到,会中途撞见达尔贝。

    他眼里闪过一抹慌张,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单膝跪在地上向达尔贝行礼,“国王安好。”

    “唔。”达尔贝应了声,并没有去看跪在地上的铁一,而是语气不悦地说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退下了。”

    陆卉儿立即不满的抗议起来,“达尔贝,你这是怎么了?他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吹奏的长笛可好听了。”

    达尔贝冷眼看向铁一手里握着的长笛,“哦?你擅长吹奏长笛?”

    在达尔贝锐利的目光下,铁一觉得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无所遁形。

    他满背都是冷汗,惶恐低下头,“是的,我……我喜欢音律,擅长管弦乐。”

    “很好,正好小王子这两天吵着想要学习管弦乐,你就去教他几天吧。”达尔贝两句话就给铁一找了份事做。

    他才不管这个铁一是真有心还是假无意,反正是坚决不允许铁一靠近陆卉儿。

    正好小家伙这两天闲着没事,丢铁一过去给他折腾折腾,免得打扰他和陆卉儿恩爱。

    “平顺想要学习管弦乐?我怎么不知道?”陆卉儿奇怪地看向达尔贝,“他那个坐不住的,真的想要学习音乐?”

    再没有谁比陆卉儿更了解平顺的了,那个小家伙,每天都把皇宫给搅合的鸡飞狗跳,怎么可能会斯斯文文坐在那里学音乐?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身为平顺的妈咪,陆卉儿是一百个不信的。

    “你不知道?”达尔贝冲陆卉儿笑得温柔,贴着她耳畔低语着,“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看他最近总是捣蛋,想要给他多找个老师,免得他精力太足,一天到晚惹事生非。”

    无辜的小平顺还在跟着大将军学武艺,就这么祸从天降,莫名其妙就多了个管弦乐老师。

    铁一才不想去给小王子当什么管弦乐老师,他下意识就想拒绝,却在看到陆卉儿那张明媚的笑脸时,收回了所有的不愿。

    去做管弦乐老师也好,这样就能够离自己的女神更近些了。

    打定主意后的铁一欣然同意,单膝跪地接受了达尔贝的任命,“是,小臣愿意担任小王子的管弦乐老师。”

    陆卉儿刚开始还觉得达尔贝是在胡闹,没想到铁一居然这么爽快答应了下来,有些吃惊地看向铁一,“你真的要教我的儿子?”

    看着陆卉儿惊愕地表情,铁一笑着点头,“是的,小王子聪颖无比,在整个P国,没有谁不喜欢他的。”

    没有哪位当妈咪的不喜欢自己的宝贝儿子被夸赞,陆卉儿自然也不例外。

    她开心的冲铁一笑了起来,“谢谢你肯教导我的孩子,相信他一定会很喜欢你这位新老师的。”

    平顺会不会喜欢铁一没有人知道,但是站在陆卉儿身旁的达尔贝却黑下了脸,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

    “好了,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下午的时候你就去教导平顺好了。”达尔贝语调冰冷地说了句,拽着陆卉儿离开,“走,我们也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