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7章 太吵了,不喜欢…

    陆卉儿有些不情愿地看了眼铁一手里握着的长笛,其实更愿意留下来再听一曲的,“可是我……”

    “如果你想说留下来,我一定会一路把你吻回去。”达尔贝低声贴在陆卉儿耳畔说,看着她瞬间红了半边的脸,恨不得立即执行这个想法。

    陆卉儿知道达尔贝说到做到的性格,生怕他真的当着还不熟的铁一的面做出这些亲昵举动,立即答应下来,“好吧,我们走。”

    说着,陆卉儿挥手跟铁一道别,“你的长笛真的吹得很棒,再见。”

    铁一跟着挥手,想要跟陆卉儿说声再见,然而佳人已经被达尔贝牵着手走远了。

    他定定看着陆卉儿纤细的身影,暗暗攥紧了拳头,或许事情并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毫无转机,至少她喜欢自己吹奏的长笛呢!

    铁一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被躲在一旁的铁鸢尽收眼底。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残酷的冷笑,呵呵,真是天助她也,达尔贝居然让哥哥去皇宫里给小王子当老师?这样岂不是让哥哥对陆卉儿爱得更加不可自拔?

    这样更好,等哥哥真的把陆卉儿弄到手的那那天,就是她铁鸢嫁入皇宫的好时机!

    各有所图的兄妹俩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幻想里,这边达尔贝已经牵着陆卉儿的手,把她拽回了寝宫。

    陆卉儿一路被他拽回来,十分莫名其妙,“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走那么快?”

    达尔贝本来就有点生气,转身看到陆卉儿一脸奇怪地表情,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呀,以后不要随便看到谁都笑。”

    “我?”陆卉儿更是纳闷的不行,她刚才好像并没有对谁笑吧?

    “对,就是你。”达尔贝不满的控诉着,“你刚才对铁一笑得那么开心,如果不是我走过来,你还准备跟人家握手吧。”

    “我听了人家的长笛,就随便聊了几句,笑是最基本的礼貌呀。”陆卉儿说完,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哈,你该不是在吃醋吧?”

    达尔贝被戳中心事,直接爽朗承认下来,“没错,我就是看不得你对别的男人笑,谁也不行。”

    他才不管刚才的铁一是有心还是无意接近,总之卉儿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就连笑容都不可以给别人!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美!

    陆卉儿看着气鼓鼓的达尔贝,觉得他这个样子简直可爱极了,忍不住伸出手捏了下他的脸,“哟,还真生气了?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

    调皮的陆卉儿令达尔贝心情变好了些,一把将她扣在怀里,低头吻上她柔、软的唇,“明明是你放的火,还不肯承认?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人笑,很容易勾走别人的魂魄?”

    达尔贝说的声音低沉,所有的声音都淹没在两人厮磨着的唇瓣里,啃噬的陆卉儿从心尖儿到手指肚,没有一处不酥、麻的。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爱自己爱的深沉,也从没想过要向别的男人示好。

    刚才对铁一,她真的纯粹是因为欣赏,才客气的笑了下而已。

    这个家伙吃醋就吃成了这样,是不是有些蛮不讲理?

    陆卉儿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索性踮起脚尖,主动回应起达尔贝的浅吻,调皮地用贝齿啃回去,“霸道的家伙,看来以后我连笑都不可以了。”

    “当然可以,但是只能对我笑。”达尔贝心神早就荡漾的不行,干脆打横把陆卉儿抱起来,大步朝床边走去。

    这个娇柔妖媚的小东西,他一定要好好给她点惩罚,让她记得以后不可以随便对别人露出笑容才行!

    午后的暖阳柔柔挥洒着热情,室内的气氛暖的令人羞红了脸颊,一场抵足厮磨正在脉脉上演。

    与王后寝殿不同的是,小王子住着的地方正刮起了风暴。

    小平顺刚从查玛大将军那里练武回来,就发现自己住的地方多了个人。

    那人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服,手里还拎着个白铁棍子。

    小平顺仔细看了下那人,觉得他十分面熟,回忆了好一会儿终于想了起来,“我知道了,你就是昨天拦住我妈咪的那个讨厌鬼!”

    等在王子住处的,正是奉命前来教习管弦乐的铁一。

    他把长笛握在手里,脸上的表情十分疑惑。

    昨天铁鸢拦住陆卉儿大放厥词时,铁一只沉浸在对陆卉儿美貌的震撼中,并不知道有这回事。

    “我什么时候拦住你妈咪?”铁一迷惑不解,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这里面的误会。

    他跟铁鸢是双胞胎,除了性别不同外,长相和身高都有七八分像,估计小王子是认错了。

    为了不让自己被小王子讨厌,铁一连忙解释起来,“小王子,你认错人了,昨天你见到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妹妹铁鸢,我叫铁一,是你的管弦乐老师。”

    平顺这是已经看清楚铁一是个男人,也知道是弄错了。

    不过在他听到自己又多了个老师时,瞬间炸了毛,“什么老师?!”

    铁一握着手里的白金长笛,在平顺眼前晃了晃,“管弦乐老师,这是长笛,可以奏出无数令人神往的曲目,你是不是很想学?”

    平顺立即不爽地抱肩,脸上带着跟他的年龄严重不符的冷笑,“呵呵,我一定都不想学。”

    铁一瞬间表情呆滞,事情的发展似乎跟他预想的有些不一样呢。

    之前铁一之所以那么痛快就答应了达尔贝,是因为想借机能多接触到王后。

    可是现在小王子平顺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他是不是弄错了方向?

    “小王子,你真的不喜欢音乐?”铁一并没有知难而退,而是决定换个方式,他就不信自己连个小孩都搞不定。

    平顺毫不犹豫摇头,“太吵了,不喜欢。”

    “音乐能够陶冶情操、触动心灵、洗涤灵魂,你真的不想学?”铁一决定用自己的特长吸引平顺,直接吹奏起长笛来,“还是等你听完这一曲,再来做决定吧。”

    平顺上了一整天的课,回来还要继续学习,满脸都是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