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等铁一吹奏完,就不耐烦地摆手,“我真的没兴趣学这个,你尽可以去告诉我爹地,他之前答应过的,只让我学我自己喜欢的东西。”

    铁一没想到平顺居然那么有主心骨,他来之前明明准备了一大箩筐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呢!

    “小王子,音乐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旋律,等你……”

    不等铁一说完,平顺直接扭头走掉,“真不用,请回吧,我好不容易想放松下脑袋,不想再被这东西吵来吵去的。”

    看着平顺坚定离去的背影,铁一觉得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

    说起来他还真没什么心思想要教小王子吹奏长笛,只是想多见见优雅美丽的王后陆卉儿罢了。

    既然小王子态度坚决,他也不想勉强,转身朝宫外走去。

    路过王后寝宫时,铁一远远看了眼,脑海中瞬间闪现陆卉儿那温婉可人的笑容,刚才还沮丧的心情登时一扫而光。

    刚才他说的并不全对,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比音乐更美妙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入骨相思,比如蠢蠢心动……

    铁一怀揣着对陆卉儿的爱恋走出皇宫,刚没走出多远,就被守在那里等了很久的铁鸢给拦了下来,“哥!”

    “鸢儿?你怎么会在这儿?”铁一有些惊讶,并不知道铁鸢始终跟在他身后。

    铁鸢绕着铁一转了圈,视线落在他手里握着的长笛上,“哥,你拎着长笛去了哪儿?哦,该不会是刻意吹奏曲子给王后听吧?”

    她的话音刚落,铁一就紧张地一把捂住她的嘴巴,“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知道刚才那话要是被国王听到了,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吗?”

    铁鸢无所谓地吐了下舌头,“我只是私下里说说而已,哥,你要真能把王后追到手就好了,这样我也好顺利嫁给国王。”

    “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铁一狠狠瞪了铁鸢一眼,“我只想着能够见到王后几面就好,其它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以后你不许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不然我就告诉爹地,让他把你关起来!”

    铁一语气十分严厉,脸上的表情也格外凝重。

    刚才在皇宫时,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国王达尔贝对王后的深情,甚至连手不肯让王后跟别人握。

    这样的话如果真的传到达尔贝耳朵里,他们家将会迎来灭顶之灾!

    铁鸢不服气地哼了起来,“哥,你怎么这么没用?喜欢一个人这难道有错吗?凭什么不能去争取了?”

    “如果王后没有嫁人,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去争取的。”铁一说着,眼神黯然下来,整个人消沉的不行,“只是她现在已经给国王生下了小王子,而且国王又十分宠爱她,感情身后的根本就容不下别人。我只要能远远看上她一眼,就足够了。”

    虽然铁一已经把事情的厉害关系给讲得清楚明白,铁鸢却怎么都不肯甘心。

    尤其是她听到达尔贝十分宠爱陆卉儿时,一颗心更是妒恨的快要发狂。

    她不甘心!

    不甘心呐!

    凭什么王后是陆卉儿不是她?!

    她一定会把本该属于她的东西拿到手的!

    铁鸢心里早已经打定了主意,对铁一的劝告根本无动于衷,反而更加坚定了要投入达尔贝怀抱的决心。

    不过当着铁一的面,铁鸢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及时转移了话题,“哥,既然你带着最擅长的长笛,为什么还一脸闷闷不乐的?难道王后她根本不喜欢听?”

    其实之前铁一跟陆卉儿攀谈的那一幕,铁鸢早已经远远看到了。

    只是她当时站得远,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这会儿索性拐弯抹角问了起来。

    铁一也不瞒她,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给讲述了一遍,这才摇头感叹道,“我本来以为能够教授小王子长笛也好,这样就能有更多的机会见到王后。可是小王子对音乐十分抵触,根本就不愿意去学习。”

    “哥,只是被个小孩子拒绝,你就打退堂鼓了?”铁鸢眼睛转了下,心里很快想出个好主意,“这样,明天我陪你一起进宫,说服小王子跟你学习长笛,这样你就能有机会多见到王后了。”

    铁一正在头疼这件事,听到铁鸢说要帮自己,顿时高兴地仰起头,“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第二天。

    铁一刚起床,铁鸢就过来敲门,“哥,你起来了没?我们什么时候去皇宫?”

    “你想现在就去?”铁一推开门,看着外面刚升起的朝阳,“这会儿会不会有点太早了?”

    “不早,一点都不早,听说国王都是早早就起床处理各种大事了呢。”铁鸢连拉带拽把铁鸢从房间弄出来,推着他往前走,“走吧走吧,我也好久没听到你吹奏长笛,等会儿正好一饱耳福。”

    “那也得等我吃过早饭再去,而且我刚洗好脸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呢!”铁一指着自己身上的睡衣,无奈的摇着头。自己这个妹妹,可真是听风就是雨的。

    铁鸢看过去,这才发现铁一还穿着家居服,只好挥手连声催促着,“快点快点,等下见不到小王子就糟了!”

    铁一关上门,声音从门缝里幽幽传出来,“是哦,见不到小王子没什么,等下见不到国王可就遗憾了。”

    被说中心事的铁鸢脸上一红,狠狠瞪着关上的门,“你赶紧快点,哪那么多废话!”

    铁一动作迅速地换了身得体的休闲装,这才推门走出来,“咱们可先说好,进宫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把喜欢埋在心里就好。”

    铁鸢再次登了下铁一,“哥,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啰嗦?难怪小王子不肯跟你学长笛,会怕被你给烦死吧?”

    “胡说!明明是我还没有机会展示我真正的才学。”铁一说着晃了下手里的白金长笛,“这一次,我要用我的实力来征服他。”

    铁鸢撇了下嘴,没再多说什么,心里却根本不信铁一的话。

    反正她只是想随便找个理由进宫罢了,至于小王子要不要跟着学长笛,她才没工夫关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