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今天的入宫,铁鸢专门穿了身特别修饰身材的衣服,跟铁一那一身休闲风走在一起,格外的不搭调。

    不过她才不理会这些,满心想着等下该怎么跟国王制造巧遇。

    就像铁一说的那样,他想用自己的实力征服小王子主动学习长笛,铁鸢则想展示自己最美丽的一面,获得达尔贝怦然心动的凝视。

    美丽永远是女人最有用的武器,铁鸢相信,只要达尔贝肯仔细看她一会儿,肯定会拜倒在她独特的魅力下的!

    拥有绝对自信的铁鸢跟在铁一身后,跳上敞篷跑车,各有目的的兄妹俩一起朝着皇宫驶去。

    等两人来到皇宫,铁一凭借着要教小王子长笛的理由,顺利带着铁鸢来到了后殿。

    平顺早就起来了,正在院子里背诵着太尉留下的作业,摇头晃脑地好不认真。

    铁一之前并不怎么喜欢小孩子,这会儿看到异常认真地平顺,对他的印象变得好转起来。

    没想到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小王子这么用功,真是不让人喜欢都难。

    他并没有走过去打扰平顺读书,而是抬起长笛,吹奏起悠远清新的《清晨》。

    这首曲子宛如清晨的微风,带着清新的味道,自铁一的长笛孔内逸出,拂过指尖衣角,缓缓流淌在王子寝殿的上空。

    平顺原本正在专心读书,听到悠扬的曲子下意识扭头看了过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铁一继续演奏着,似乎没有看到平顺不耐烦的脸色,那脉脉流淌的旋律犹如晨间的清风,送来淡淡荷香,令平顺的心逐渐沉淀下来,转过去继续专心读书。

    就在铁一专心为平顺吹奏长笛时,铁鸢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朝达尔贝和陆卉儿住着的寝宫走去。

    她之前做了很多调查,知道达尔贝每天都有早起的好习惯,除非哪天特别疲惫,不然都会按部就班的在这个时候去处理各种琐碎的国事。

    而她专门必须抢在达尔贝离开前,制造出跟他的偶遇,这样才能够加深他对自己的好印象。

    铁鸢一路小跑着,终于赶在掐好的时间前,守在了达尔贝必经的路口上。

    她急促地喘、息着,希望达尔贝慢几秒出来,这样自己就不会看上去那么慌乱狼狈。

    为了这次的巧遇,她足足费心画了一个多小时的妆,还特意挑选了这条特别显身材的漏肩长裙,就是为了能以最好的面貌展现在达尔贝的面前。

    就在铁鸢喘个不停时,达尔贝终于迈着跟往常一样平稳的步子,从王后寝殿里走了出来。

    他一路走得沉稳,看得铁鸢激动地握紧了手,手指甲深深陷入肉里都不自知。

    终于过来了,国王他终于要过来了!

    铁鸢在心里狂吼着,激动地几乎要跳起来,突然觉得自己怎么站都不好看似得。

    这样?还是要这样?

    铁鸢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站姿,想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在达尔贝的面前。

    就在她纠结个不停时,达尔贝终于迈着高贵的步伐,经过了她的身边。

    铁鸢紧张地握着手,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屏息静气感受着达尔贝那无人能及的强大气场。

    良久,她都没听到达尔贝跟自己打招呼,不敢置信地抬起头,这才发现达尔贝居然就那么从她眼前走了过去,却连个招呼都没有打!

    他是那么的桀骜不凡,高高在上,而她犹如卑微的蝼蚁,根本就没被他看在眼里!

    这个认知令铁鸢瞬间尴尬地红了脸,心里弥漫起委屈的酸来。

    原来她并不是那么独一无二,达尔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撒给她……

    难道是她穿的不够美丽?不够新潮?

    铁鸢不甘心地低头审视着自己,为了这次的巧遇,她特意高价购置了最新款时尚感的衣服,画了最魅惑靓眼的妆容,为什么会被视而不见?

    这一点都不科学?!

    铁鸢气恼的握紧拳头,与其被无视,倒不如主动出击。

    她深吸口气,紧走两步追上达尔贝的步伐,用最娇媚地声音说道,“国王,你好。”

    达尔贝并不是故意无视铁鸢,他是确确实实没注意到她。

    因为在达尔贝的眼里,女人只分两种,自己的女人和别人的女人。

    他从来都只看自己的女人,对于别人的女人,他根本就没有多看一眼的兴趣。

    因此铁鸢刚才的搔首弄姿,根本就没有被达尔贝收进眼里,直接被他的视线给pass掉了。

    不过身为国王,风度自然是有的。

    就像此刻,铁鸢主动跟他打招呼,达尔贝自然跟着停下来,随意点了下头,“早。”

    他根本就没去看跟自己打招呼的是谁,还以为是宫里的侍女。

    铁鸢被达尔贝无视自己的态度给气得恼火,努力压住自己的怒气,尽量柔声问道,“国王,是不是鸢儿惹你生气了?为什么你都不肯看鸢儿一眼?”

    达尔贝莫名其妙抬起头,“鸢儿?你是哪个鸢儿?”

    等他看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铁鸢,更是一脸的茫然,早就忘了她到底是谁。

    对于达尔贝这样彻彻底底的无视,铁鸢气得肩膀一个劲儿在颤抖,心里怨恨不已。

    她昨天不是没有看到达尔贝看向陆卉儿时的温柔,为什么到了自己这样,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根本就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国王,我是太尉的女儿铁鸢,之前来过皇宫的。”铁鸢柔声说着,努力让自己笑得更加柔美。

    达尔贝随意点了下头,“哦,原来是太尉的女儿,快起来吧。”

    说完,他就准备离开。

    铁鸢看着扭头就走的达尔贝,急得喊了声,“国王!”

    达尔贝不悦转头,“还有事?”

    铁鸢被达尔贝不耐烦的目光一瞪,吓得立即低下头,“没有,是……是……”

    她想了半天却词穷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达尔贝烦躁地翻了个白眼,觉得实在莫名其妙,大踏步朝议政殿走去。

    “国王,我想……”铁鸢盈盈抬头,这才愕然发现达尔贝已经走远。

    他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